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七十三章 劇毒無比的蠍尾蛇

第七十三章 劇毒無比的蠍尾蛇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晚上六點,羅非約了胡美在天州五大道的一家地道的海鮮館裡吃飯。羅非沒請別人,就他們兩個。

胡美穿著酒紅色的晚禮服坐在了羅非的對面。不得不說,她妖嬈之中帶著一絲絲的清純,給人一種很誘惑的美感,而那身材也是飽滿的剛剛好,似乎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

羅非把酒倒入了同樣是竹子製成的酒杯里,遞給了她一杯:「胡美,謝謝你對甜甜的救命之恩。她和你不適合在這種場合下見面,我替她敬你三杯!」

羅非說完,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胡美剛要說話,羅非卻已經喝下了第二杯,緊接著又是第三杯。

這種杯很大,一杯足足有半斤酒左右,三杯就是一斤半。

胡美頓時俏臉一紅,都有些尷尬了:「老大,你對我不用客氣。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你讓我保護她,我當然不會讓她出事。可是,我們倆卻都出事了。」

羅非卻搖了搖頭:「你已經盡心了。如果你不是這麼盡心,恐怕她早就死了。胡美,謝謝你,你沒把我當外人,而是真的當做了老大!」

胡美的心中也是一陣激蕩,她笑著端起杯子,同樣一飲而盡。

但,讓羅非有些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也連續給自己倒滿了兩杯,又都喝光了。

羅非不由失笑,自嘲道:「呵呵,兩個酒鬼碰一起了。對了,你比以前更能喝了吧?」

胡美點了點頭:「是啊,畢竟我的武器要靠酒來起作用。」

「每年光是酒這一項開支,就要不少錢吧?」羅非又問道。

「這……沒多少啦。再說了,老大你不是剛給我過一筆錢嗎?」胡美羞澀的說道。

胡美剛說完,羅非突然間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順著桌子推給了她:「不用跟我裝了,你什麼情況,我比你清楚。你現在應該沒什麼錢了。」

胡美鬱悶的撇撇嘴:「又是小火出賣我!這個死丫頭,胳膊肘總是往外拐!」

羅非笑道:「別怪火狐了。我如果連自己屬下的信息都不能完全了解的話,又有什麼資格做你們的老大呢?你人不壞,拿著自己那點微薄的收入分給那些難姐難妹,已經做的很到位了。崔琳娜要是知道這件事,肯定也會欣慰的。」

胡美望著桌面上的信用卡,艱難的伸出了手,卻半天沒有收下它,只感覺自己的臉上一陣陣發燒。她嘆了口氣道:「老大,你做人沒毛病。哪怕是當初咱們倆是敵人,我都沒有恨過你。當時,我特別想把你勾搭了,然後把你給……內個了。甚至把你拉到狐狸會來。」

「但卻一直沒有得逞。」羅非笑道,「你是喜歡我,可你們的老大崔琳娜卻把我恨透了。那時候因為我的原因,你們少了很多收入。這算是我對你的補償吧!」

胡美一陣面紅耳赤,道:「老大,經常看見你分錢,卻很少看見你往口袋裡裝錢。聽毒哥說,你這一次任務根本沒分到錢,還往裡面搭了不少錢,有這回事嗎?」

羅非眉頭一皺,沒好氣道:「毒狼這個嘴真沒把門的,怎麼什麼事都往外冒啊!」

胡美的手按在了信用卡上,卻突然推給了羅非,道:「老大,你的錢我不能要。」

羅非卻悠然一笑:「你只看到我花錢,卻沒看到我賺錢。那是因為我的錢不是自己裝進口袋的,而是有人打入我的卡里的。所以你自然看不到。」

胡美不由一愣:「非哥,這是什麼意思?」

羅非問道:「你知道我和鷹王、龍王甚至和你老大那些人最大的區別嗎?」

「這個……我不知道。」

羅非很自信的說道:「我和他們最大的區別,不是我的武力比他們高出多少,是我的經商頭腦和交際能力比他們強很多倍。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做任務,也一直都在利用任務結成的網來賺錢。這麼說吧,我就算現在什麼都不幹,我賺的錢也足夠我揮霍的。」

胡美吃驚不已道:「老大,你怎麼連這種話都敢對我說啊!你不怕我泄露出去,讓不該知道的人知道嗎?」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羅非道,「胡美你雖然對我有覬覦之心,總想把我上了,可是你對我死心塌地。我為什麼要瞞著你這些事呢?」

胡美一時間臉紅了:「我……」

羅非的確把這張卡收了起來,但又換了一張,再次推給了她,道:「不好意思,我剛才小瞧你了。喏,這是我借給你的錢。你以後每年還給我25的本金。4年還清就行。剩下的是賺是賠。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胡美一陣心神不寧,忙問道:「老大,這裡面有多少錢?」

「不多,1億米刀。」羅非倒滿了酒,輕輕抿了一口,道,「你以前經常在歐美混,在金融界闖蕩才是你的老本行。以你的能力,如果有足夠的資本的話,能把這筆錢很快運作起來。如果你做得好,我會考慮多給你錢讓你幫我投資的。」

胡美深吸了一口氣,問道:「老大,你怎麼那麼有錢?」

「很簡單,賺來的。不但是用拳腳,還得用這。」羅非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聽到這,胡美終於坦然的收起了手裡的卡。緊接著,她連人帶椅子一起,湊到了羅非的身邊,整個身子都貼在了羅非的懷裡。

羅非無奈道:「你瞧,放浪勁又上來了!」

「我才不管,我承認我就是喜歡你,我的羅大爺!」胡美說著,一雙精巧修長的小手也不閑著,順著羅非的雙腿撫弄起來。

羅非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