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七十四章 嘿嘿,叫姐姐!

第七十四章 嘿嘿,叫姐姐!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蠍尾蛇急忙向後連連倒退,他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一罐蛇蠍血,照著的身上扔了過去!

對方不閃不避,竟一把接住了這罐子!

蠍尾蛇大喜過望,不由冷笑道:「你就是九尾妖狐的野男人吧?!你作死呢,你知道不知道,這罐子上也被我塗了我的劇毒!」

對方冷笑道:「只可惜,你這劇毒比不上我家毒狼的毒啊!」

「你,你是獵殺者的人?你是誰?」

蠍尾蛇急忙打開了燈。他這才發現自己面前站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這男人身上穿著黑色的膠皮製成的夜行衣!

沒錯,這種毒固然強大,可是腐蝕不了膠皮,而且,這種毒的有效時間只有區區六個小時,過了六個小時,效力自然消失。

「你、你是狼團的人?」蠍尾蛇不由咬牙切齒,「我跟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什麼要找我的麻煩?」

「狐狸會已經加入獵殺者,而且她們是我的人。你惹她們就是惹我!」

「哦?」蠍尾蛇漠然笑道,「別以為你是獵殺者的人就能替她們強出頭,今天老子就要拿你開刀!」

羅非緊握著手中的毒藥,冷笑道:「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這瓶毒藥我收下了,毒狼喜歡這東西!」

對方聽到羅非的一連串提示,眉頭緊皺,大腦中用力思考著面前這人的身份,突然間大驚失色:「你,你是天狼!」

羅非以驚人的速度穿刺到他面前:「既然知道我是誰,你活不了了!」

蠍尾蛇只是用毒高手,功夫真心一般。羅非這快似閃電的一擊他怎能避開,當場被打得連慘叫都叫不出來了!

這一刻,蠍尾蛇冷汗淋漓,他深深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

蠍尾蛇當然不想死,他憤怒的揮舞著手臂,想要攻擊羅非,只可惜,羅非一記致命手刀,瞬間讓他的左臂斷裂,而右臂剛剛舉起,同樣被羅非斬得無力回天!

羅非擰開罐子蓋,順勢一把捏住了他的嘴巴!蠍尾蛇的嘴巴一陣酸楚,迫不得已的張開了,他把這劇毒的液體順勢倒進了他的嘴裡!

蠍尾蛇可沒有進化到連自己的毒藥都能當做稀飯喝下去的程度,一時間被毒藥灼燒,整個臉瞬間塌了下來!

羅非已經轉過身,不願意去看他那凄慘死亡的殘像。

蠍尾蛇在生命行將結束的一刻,嘴巴里仍舊呢喃道:「為什麼殺我?」

「因為你動了天狼的逆鱗。」

很快,羅非的身後散發出了一股股惡臭的味道,對方的身體已經開始融化了。

此時,羅非把剩下的數量不多的蛇蠍血蓋嚴實,找了塊布擦了乾淨收好後,不慌不忙的下樓了。

來到樓下,羅非小心翼翼的把身上的夜行服脫下來收好後,立刻拿出手機給毒狼打了電話:「喂,老毒。」

毒狼一陣驚愕,忙問道:「老大,出什麼事了?」

「我剛和蠍尾蛇較量過。」羅非不假思索道。

「你、你沒事吧?那傢伙全身是毒,很難對付!」

羅非沒好氣道:「我這不好端端的給你打電話了嗎?你現在過來幫我打掃戰場,順便把蛇蠍血帶走。」

「老大,你說什麼?!」聽筒中,毒狼的聲音都變了,驚訝之中帶著難以掩飾的興奮。他本來就是製造毒藥、藥品的專家,對於蛇蠍血的配方,他一直很好奇。因為他的幾種毒藥比蛇蠍血藥性更猛,但持續時間太長,用過之後不容易銷毀。他特別想用蛇蠍血合成更為高級的快速藥劑,就是苦於一直得不到。

「呵呵,老小子。我果然戳中了你的興奮點。你來吧,地點是胡美家。」

毒狼聽到這,不由一愣,問道:「你幫胡美出頭了?」

「是啊,怎麼了?」羅非笑問。

「老大,毒物可不是好惹的。他們的老大紅蜘蛛的厲害你不是不了解,一定要惹他們嗎?」

「他們早該被剷除了。」羅非不假思索道,「不用擔心了,趕緊過來吧!」

毒狼太了解羅非的脾氣了,他一向是個說一不二的傢伙,而且,這件事他會自己扛。毒狼只能報以苦笑了:「老大,我會把痕迹清除的一乾二淨,盡量不給你那麼快找麻煩。」

「謝了,老哥。」

……

當胡美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並不在羅非的車上,而是在一個高檔賓館裡,自己正躺在床上呢。她衣著整齊,沒有一點凌亂。

「你醒了?來,喝點水吧!」羅非就坐在胡美的身邊,把一杯帶著溫度的水遞給了她。

胡美並沒有接過水,只是怔怔的望著羅非。當胡美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之後,突然間放聲痛哭:「大笨蛋!傻瓜!你瘋了是嗎?你知不知道那傢伙有多毒,你出了事怎麼辦?你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從胡美驚恐莫名的哭聲中,羅非聽出了她對自己的擔心。的確,蠍尾蛇很難對付,萬一自己身上哪裡中了對方的毒,那今天他也難逃一劫。

羅非趕緊勸慰道:「好了,別擔心了,我把他幹掉了!」

胡美忙問:「真的?」

「真的。」羅非輕笑道:「現在已經化成一堆臭水了。」

胡美這才慢慢的冷靜下來,嘆了口氣道:「老大,你這人心挺狠的。你就那麼不想欠我的人情嗎?」

「胡美。我這人脾氣直,有話我就直說了。在那種情況下,你能打贏他的幾率幾乎為零。我不可能讓你去送死。」

胡美一下子撲到了他的懷裡,哽咽道:「我知道你不愛我,可是我愛你!我知道你只把我當做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