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七十八章 陳師父

第七十八章 陳師父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韓宙暴怒,一把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這一刻,陳火和光頭小弟都沒有理他的意思。甚至光頭小弟還衝著他很隨意的甩了甩手:「你隨便打吧!」

「這可是你說的!你們都等死吧!」韓宙憤怒的撥起了朱權的電話。

韓宙等了許久,電話才通。還沒等他說話,聽筒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老弟,就這麼算了吧!」

韓宙頓時驚呆了,半天才怒吼道:「我他媽白讓人打了?你他媽還是我兄弟嗎?」

「兄弟,正因為我是你兄弟,我才這麼說的!」聽筒里的聲音十分為難,「我老大剛才已經罵過我了。這一次是咱們越界了。哈尼酒吧是白浪幫的地盤。天河幫和白浪幫關係一向不錯,不能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起矛盾!」

「你他媽放屁!我的事是小事?你知道我是誰嗎」

「兄弟,你現在正在氣頭上,我說什麼都沒用。總之,這件事就算了吧!有什麼事我事後在跟你聯繫!」對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操!」韓宙暴跳如雷,惡狠狠地把手機摔在了地上!只聽見「啪」的一聲,手機被摔得粉碎!

陳火一臉鄙夷的望著他,冷冷道:「別把自己太當回事。太陽離開你照樣轉!」

……

與此同時,在天河幫老大龍天河的莊園別墅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一臉陰沉的坐在了別墅門口抽悶煙。

就在這時,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從裡面走了出來。男人約有四十五歲左右,留著短平頭。他不胖不瘦,長的十分精神,一雙眼睛裡折射出了一種特殊的精氣神。

這人正是龍天河,天州目前實力最強的幫派之一的天河幫的老大。

「怎麼,不高興了?」龍天河掃了一眼朱權,不由淡然一笑。

「老大,我從十四歲就開始跟你,已經十六年了。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朱權嘆了口氣,委屈的說道,「您剛才當著兄弟們的面罵我不懂事也好,好勇鬥狠也好,都無所謂。可是,我也是為了咱們天河幫好。姓韓的家裡很有錢,是咱們可以利用的……」

龍天河笑了,他點燃了一根雪茄,嘬了幾口,道:「權子,天河幫四龍里,我最瞧得上你。所以,我才會罵你。但是罵你,不代表不認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老大,我這一次有點不明白。你不是一直不爽白浪幫嗎?幹嘛不趁這個機會滅滅他們的威風?」朱權沒好氣道。

「不爽歸不爽,但你不得不承認,白浪幫的實力今非昔比了。」龍天河收斂了笑容,認真的說道,「就在半個月前,白浪幫還是天州的二流幫派,就算他們是二流里最拔尖的,也沒法跟咱們相比。可是,比他們強了不少的三雷幫卻在一夜之間被人平了。龍虎豹三兄弟不是死了,就是被警察抓了,整個幫派的能人幾天之內不是人間蒸發,就是同樣被抓。你不覺得這裡面問題很大嗎?」

朱權吃驚不已:「鬧得這麼大?」

「是啊。我的消息來源應該很準確。而且你別忘了,龍虎豹這一次是折在了毒品手中。你想想,他們有幾年沒玩這玩意了?」龍天河問道。

「老大,你說的是啊。他們的賭場這幾年年年盈利。可突然間被人條子查封了,據說在此之前,還有個大賭客贏走了他們好幾億……要不然,我想他們也不會鋌而走險。」朱權深深點頭。

「還有,最近白浪幫的生意正規了許多。賭場全部停業,會所都變得比以前正經多了。甚至白五還做起了連鎖飯店的生意,開始轉型了。這裡面,很有文章啊!」龍天河道,「所以,最近不論如何不要和白浪幫再起衝突了。」

「老大,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朱權這才心悅誠服的點了點頭。

「權子,我罵你,是因為你是我的心腹。我只有罵了你,其他三條龍才會更認同我今天的決定。」

不得不說,龍天河的話說的很有水準,讓朱權一時間心悅誠服:「老大,只要你以後高興,隨便你怎麼罵我!」

「哈哈哈,以後盡量不會罵你了!」龍天河說著,把雪茄遞給了朱權,道,「過幾天給韓二胖打個電話,就說龍天河請他吃飯。讓他務必給面子。他被打臉丟的面子,我幫他找回來!」

「是!是!是!老大您太聖明了!」朱權忙不迭的說道。

……

晚上11點,哈尼酒吧還沒有打烊,老闆娘李晶卻帶著大家一起出門了。今天大家玩得都很開心。

酒吧門口一片安靜,絲毫找不到打鬥過的痕迹。倒是韓宙等少數幾人留在了門口。

羅非的目光仍舊沒有落在韓宙的身上,又是落在了他身前的白五爺的身上,沖他微微點了點頭:「收拾殘局不容易吧?」

白五爺輕笑道:「也沒什麼不容易!只能說朱權有眼無珠,明知道這是我的地盤也敢闖進來,真是作死。我剛才已經跟龍天河打過招呼了,他表示不會再來咱們的地盤鬧事了!」

羅非則搖了搖頭,認真道:「不,是你五爺的地盤。我是普通老百姓。」

白五爺笑意更濃,道:「你非爺說什麼就是什麼!」

韓宙如同一隻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頹廢的站在了原地。

光頭小弟沖著他一擺手,很不耐煩的說道:「還不滾等什麼?」

韓宙的目光在羅非等人的身上掃了一眼,突然間瞪大了眼睛,道:「你是林若心?」

「對,我是林若心。」林若心冷冷道,「韓宙,今天可以饒了你。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