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八十章 有些孩子氣的協議

第八十章 有些孩子氣的協議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師奇連尋求解釋的話都不說,只是微微點頭,隨後沖著不遠處的何斌說道:「何助理,你去對面的咖啡廳坐一會兒吧!」

何斌愣住了,連忙問道:「啊?這怎麼回事?」

師奇冷冷一笑道:「讓你去你就去!」

何斌不敢得罪林子雄面前的這位大紅人,很狼狽的跑遠了。

當師奇走回車裡坐下的時候,林子雄輕哼了一聲,道:「這個姓羅的真是睚眥必報啊!看來若心那死丫頭已經比他征服了。」

師奇笑道:「這也無所謂。畢竟江家少爺不在乎這麼多。」

「呵呵,這小子倒是悠閑。老婆是誰的還不知道,居然還能靜下心來去歐洲旅遊!」林子雄無奈的攤攤手。

「這也正是您最欣賞他的地方了。他一向舉重若輕啊!」師奇說道。

「所以說,你老師永遠都是最了解我的人。」林子雄道,「不過,我那個大女兒今天很難掀起什麼風浪了!她已經被我將軍了。」

……

林子雄和師奇到了,但是接待他們的卻並不是林若心,也不是羅非,還是陳靜。

這一次,林子雄又是哭笑不得:「呵呵,小陳,看來你們羅總還真是一個愛恨分明的人啊!」

陳靜一邊給林子雄和師奇倒好了茶,一邊說道:「不好意思,董事長,林總和羅總今天心情很好,外出去釣魚了,大概四點半才能回來。」

「沒關係,我能等。只要他們不私奔就行!」林子雄暗藏殺意。今天,他已經命令自己的所有屬下把機場、碼頭、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等地都封鎖了起來,只要看到羅非和林若心在這些地方出現,立刻抓住,絕不放過。

但師奇卻有些擔心,連忙問道:「在哪裡釣魚?」

「哦,天東浮橋。」

師奇也不掩飾,當著陳靜的面撥通了電話,冷冷道:「喂,林總和羅總正在天東浮橋釣魚。如果他們有一點閃失,你們就不用回來了!」

師奇當打完電話不久,盧雲天和韓東陽都到了,他們是作為林子雄的老朋友,一起來找林子雄見證最後一刻的。今天過後,實際上非凡集團已經完蛋了。按照林若心和林子雄的賭約,因為林若心輸了,她將會把非凡集團的掌控權交給雄風集團。而她也將在一個月後正式嫁入豪門。

韓東陽剛一進來就大咧咧的坐下了,目空一切的掃視著四周半天后,問道:「老林,什麼情況?兩個小兔崽子還沒來?」

「呵,釣魚去了。」林子雄冷笑道。

「哼!還挺悠閑的!」韓東陽一臉鄙夷道,「死到臨頭還這麼囂張!」

一旁的盧雲天一句話沒說,但是,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只要林若心今天輸掉賭局,她就會立刻被林子雄帶走,接下來,盧雲天會不惜一切代價對付羅非!哪怕花再多錢,請最好的殺手,都要幹掉羅非!

而這,也是韓東陽的想法。

……

其實陳靜說的一點都不錯,羅非和林若心真的在釣魚,而且釣了不少。羅非很會玩,正在給林若心做手心烤魚呢。

他用毒狼調配的特殊燃料放在手心中,用打火機點燃,用升騰起來的火點燃了已經放好了佐料的烤魚。

林若心笑道:「嘿嘿,虧你能想出這麼好的方法來!嗯!還挺香的!」

「所以說,跟學霸狗在一起玩最沒勁了。什麼都懂!」羅非在她的手裡也放了燃料,一把火點燃了,道,「要是個個大味美的學渣妹子,肯定嚇得撲到我懷裡了!」

林若心輕哼道:「甜甜個大。」

「可她知道這樣燒不到手。她只是個大,腦子不笨啊!」

「那……晶晶個大腦子笨!」林若心壞笑道。

「我錄音了。你敢說她腦子笨,我去告密!」

林若心會心的笑了,心中卻有些小小的黯然:羅非,過了今天之後再也沒有辦法跟你這樣互相調戲了……

林若心中午壓根沒吃飯,因為心情實在太糟糕了。她從家裡自己鬱悶了一個多小時後,終於忍不住給羅非打了電話。於是,溫飽問題解決了。

天州秋天的海風有些冰冷。羅非刻意讓林若心喝了一點酒暖暖身子。吃飽喝足,羅非拉著她的手走到了路邊的一輛黑色轎車的旁邊。此時,羅非敲了敲車窗。

司機吃驚的打開了車門,一頭霧水的望著羅非。

「愣什麼神,送我們回非凡大廈吧!」羅非淡然一笑道。很顯然,他已經知道這傢伙是誰和他的來意了。

……

陳靜說的時間比較准,四點三十五分,羅非和林若心來到了公司的接待室里。

此時,林子雄等人已經在接待大廳里喝了兩泡茶了,韓東陽都去了三趟衛生間了,已經等到不耐煩了。他看到羅非進來,頓時氣哼哼的站起身,怒道:「還知道回來啊?」

羅非都沒看韓東陽一眼,而是沖著林子雄微微點頭:「林董事長來得很準時!」

羅非和林子雄再次直面的時候,林子雄感覺他有些不一般了。上一次和羅非想見是在四個月前,那時候羅非看上去很平和,甚至給他的感覺不像一個保鏢,也不像副總,而是像個書生。

但此時此刻,羅非的身上折射出了一種捨我其誰的氣勢,讓林子雄感到很不適應。

「呵呵,小子你很狂。」林子雄直言不諱道。

「沒什麼狂不狂。我有非凡集團20股份,既是集團的股東,又是副董事長,這裡相當於我家。在自己家說話當然不用什麼忌諱。」羅非說著,不慌不忙的坐在了主位的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