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八十二章 江煌

第八十二章 江煌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其實,林子雄等人都想馬上離開了。可是聽到羅非這句話之後,他們的雙腿如同被什麼東西黏住了一樣,幾乎動彈不得。

林若心也沒有想到和林子雄三年賭注的最後期限會爆發出這樣的驚喜。她的心中也是一陣猛跳,也在期待之後發生的事情。

此時,羅非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並按動了免提。

聽筒里很快傳來了一個讓林子雄非常熟悉的聲音:「喂,小非嗎?」

「是我,秦叔。」羅非淡定的說道,「收到我的合同了嗎?」

「已經收到。收到我的資金了嗎?」秦思成反問了一句。

「已經收到。」羅非微微點頭。

「20億隻是咱們的第一期合作,如果效果不錯,我會考慮在山南省繼續擴大投資。」秦思成笑道,「非凡集團的腦動力的確很不錯,療效很好。」

「放心,您會繼續投資的。再見。」

腦動力這個梗在今天終於再度浮出水面,只是盧雲天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再也找不到當初的那種激動和期待了。他咬牙切齒的瞪著羅非,惡狠狠地質問道:「這人是誰?」

羅非掛斷了電話,笑呵呵的說道:「我想林董事長應該認識這個人。」

「秦思成……」林子雄艱難的從嘴裡吐出了三個字,「你怎麼認識他的?」

「一次很偶然的機會。」羅非淡淡一笑道。

林子雄非常的煩躁,今天本來可以完全得償所願,可是最終被羅非攪局,羅非這個傢伙居然連著扇給了他四個響亮的耳光!而這四個耳光之中,最後一個耳光是最重的!

「怎麼?他認識秦思成?就是那個山南省首富?」韓東陽都感覺自己突然間進入了冰窖,心都涼透了。秦思成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就算是把天州四大財團捏在一起都沒有人家一家做的大。他的級別和林子雄十分接近,難分伯仲。而林子雄想要見他都非常不容易,一般都只是能在經濟峰會上見到!而這種經濟峰會是他和盧雲天都沒有資格參加的!

小小的非凡集團居然和秦思成有生意往來!盧雲天心中一陣不服不忿,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心口都是一陣劇痛,不由自主的趔趄了幾步。

林子雄和韓東陽連忙攙住了盧雲天的。韓東陽這位老夥計飛快的從盧雲天的口袋裡掏出了速效救心丸塞進了他的嘴裡。

羅非的眼神中找不到一絲憐憫,他還是微微擺手道:「好了,熱鬧也看完了,我也不送幾位了,請慢走!」

別說是羅非,林若心也沒有站起身。

盧雲天不值得同情,因為他曾經設計要害死林若心和羅非,而且已經付諸實施,只是因為當時羅非控制住了盧漢陽才讓他不敢動手。現在,而今天,他居然還敢來非凡集團叫囂!他所遭受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

三個老頭狼狽的離開了非凡集團,在大廈外,甚至連救護車都來了,直接把盧雲天送往了醫院。

此時,羅非站在董事長辦公室里,打開窗戶往下看。他一邊看一邊說道:「薇姐,你先出去一下,不要濺你一身血。」

林若心怯生生的哀求道:「薇姐你別走!」

丁薇攤手道:「愛莫能助!若心,你真的欠揍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

「嗚嗚嗚……」

丁薇很無情的離開了,順手帶上了門。

此時,羅非的目光如犀利的刀子一般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知道自己哪錯了嗎?」

「我……還是你說吧。我怕說不好。」林若心噤若寒蟬,根本不敢多說話了。

羅非望著林若心,又好氣又好笑,不由嘆道:「若心。你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以後還是好好地研發你的醫藥項目吧,這才是你的老本行!」

「好吧。」林若心可憐巴巴的點了點頭,「其實,我已經很努力了,要不是今天被林子雄擺了一道,我……」

「我問你,臉皮就那麼重要嗎?你最好的姐妹是公司里的銷售總監,她沒跟你說過做銷售就要臉皮厚嗎?方正豪、洛雲天和秦思成,這三人哪一個你不認識?非要讓我主動給他們打電話,你自己不會動嘴嗎?」羅非毫不客氣的數落起了林若心。

「我……知道錯了。大賤人,你別罵我了,你再罵我,當心我揍你。」林若心說著說著,聲音已經哽咽。

羅非心頭微微一顫。他罵人的時候從不給面子,甚至可以把一個大老爺們罵哭。但他卻受不了林若心掉眼淚。他的心在這一刻完全軟了:「對不起,我語氣太重了!」

「不,我不生氣!我只是高興……」林若心的眼眶裡閃爍著晶瑩的淚滴,「羅非,你知不知道這個賭注困擾了我三年了。我今天……我今天終於可以解脫了!」

沒等羅非說話,林若心已經撲到了他的懷裡了。

羅非緊緊地摟住了她……

和林子雄的這一場戰鬥看似很輕鬆,實際上並不容易……要猜透林子雄的盤外招太難了。羅非也是在這一周的周一才想到,林子雄可能會利用林若心還沒談下的客戶做文章,所以,才加快了腳步,促成了四個大聲音。今天的確是把林子雄的老臉打的呼呼流血,但他的確消耗了大量的腦力。

羅非終於癱坐在了椅子上,但是仍舊沒有鬆開林若心。

不但如此,他還慢慢地湊近了林若心的小臉蛋……

林若心一陣心慌意亂,忙問道:「大賤人你要幹嘛?」

「不想幹嘛,就想……」羅非沒好意思說出口,但是嘴唇卻越發靠近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