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八十四章 我們陪他們玩玩好了!

第八十四章 我們陪他們玩玩好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陳川剛回過頭,只見一個碩大的拳頭砸向了他的臉!

陳川練過幾年功夫,加上又是籃球運動員出身,反應很快,迅捷的避開了對方的攻擊。

「喲!反應挺快的!」出手的男人是個長得不算高大的胖子,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陳川的目光上下打量著他,不由微微一愣,道:「你……是韓宙還是韓宇?」

韓宙冷笑道:「媽的,還是熟人啊!你認識我?」

陳川冷哼道:「見過面,但我和你不熟。」

韓宙一臉鄙夷的掃了他,又掃了一眼他的入門級法拉利跑車,道:「你也應該跟我不熟。你也只能買得起這種入門級法拉利了。跟我沒法比。」

陳川怒從心生,頓時攥緊了拳頭,憤怒的說道:「姓韓的,你想怎麼樣?」

韓宙望了女生宿舍一眼,道:「不怎麼樣,你和你的妞分了,讓給我,我可以饒了你!」

「要是不呢?」陳川也是個硬骨頭,完全不受對方的威脅。

「不?我今天讓你斷一條腿!」韓宙冰冷的說道,「中間那條!」

韓宙話音剛落,他的身後突然間衝過來一群小弟,將陳川團團圍住了。這群人一個個摩拳擦掌,都在虎視眈眈的瞪著陳川。

陳川心頭一顫,不由微微閉上了眼睛,心道:完蛋了!今天出門沒帶兄弟……這麼多人,我一個人肯定干不過啊!

此時此刻,陳川非常想念自己的兩位死黨王牧和孫琪。

「小子,在我韓宙面前,你別說服個軟,就算跪下也不丟人!」韓宙淡淡一笑道,「再說了,不就是一個娘們嗎?有那麼捨不得?」

就在這一刻,孫雅突然間去而復返,居然出現在了人群的外圍,她沖著陳川高聲喊道:「川哥!」

陳川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焦急,連忙喊道:「你出來幹嘛啊?快跑啊!」

孫雅即便想跑也來不及了,隨著韓宙一聲令下,兩個強壯的小弟快步衝到了孫雅的面前,抓住了她的兩條手臂。

韓宙狎昵的一笑,慢悠悠的走到了孫雅的面前,伸出舌頭舔了舔她俏麗細嫩的臉蛋,不由嘖嘖道:「真他媽嫩啊!不愧是我和這位少爺都看中的娘們!娘們,你跟我吧!」

「我不跟!你欺負女人!以多欺少,算什麼男人?」孫雅怒罵道,「你有本事跟川哥一對一啊!」

韓宙伸出手,照著孫雅的額頭上狠狠點了一下:「操,這麼漂亮的娘們居然是個腦殘!一對一?你當我傻啊?!有欺負人的機會幹嘛一對一啊!」

「韓宙,你他媽太下流了!你有本事沖我來!」

韓宙淫邪的目光在孫雅凹凸有致的身段上上下打量,道:「不好意思,我兩個一起來!小子,我記得霓虹國有個小影片里的情節很有趣。男人被綁在了一張椅子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給那個了。」

「韓宙!我草尼瑪!你他媽動她一下試試?」

孫雅剛要說話,嘴巴卻被韓宙的小弟堵住了。她那雙清澈的大眼睛裡閃爍著淚光,都快絕望了。

「放開她!你們有種沖我來!」陳川如同一隻憤怒的獅子,衝過去朝著韓宙的小弟一通拳打腳踢!

可就在這時,韓宙的兩個小弟突然間從他的身後出現,朝陳川屁股猛踹!

陳川被踢倒在地,剛要站起身,一把凌厲的刀子已經橫在了他的脖頸上。

「再動一下,要你的命!」一個染著黃毛的傢伙緊握這把鋒利的匕首,語氣冰冷的威脅道。

陳川生平從沒有受到過這樣的侮辱,頓時暴怒,居然要站起身來!

匕首的刀刃瞬間割開了陳川的脖頸,鮮血順著傷口緩緩溢出……

小弟唯恐鬧出人命,連忙收回了刀子:「操!還是個硬骨頭!」

此時,兩個小弟快步衝過來,狠狠的拽住了陳川的兩條胳膊,讓他也動彈不得。

韓宙卻不以為然道:「硬個屁!我看是色膽包天!小子,我看你也不是好東西,就別在這跟我裝鐵漢柔情了!我就問你一句話,這娘們你讓還是不讓?」

「我他媽不讓!」陳川幾乎睚眥欲裂,怒道,「這是老子最喜歡的妞,老子絕對不讓!你有種現在就弄死我!」

「呵,你以為我不敢?」韓宙冷冷道,「我隨便找個混子弄死你,只需要給筆安家費就夠了!」

陳川聽到這,心裡已經是一陣冰冷了:他媽的,誰也救不了我了,韓宙,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陳川知道韓宙敢這麼做,因為在他們的圈子裡,流傳著很多關於韓宙的故事。這傢伙做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而且和幫派里的人走動頻繁。今天要是韓宙真的找個小混混來弄死他,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韓宙陰冷的笑了笑道:「帶他們走,找個荒郊野地,讓老子痛快完了,弄死他們!」

韓宙剛說完,小弟們頓時拽住了陳川和孫雅的手往宿舍樓外面拖。

「哼,老子最近心情不燦爛,還敢在這時候觸老子霉頭,必須拿你們開刀了!」韓宙罵道。他最近的確很不爽,特別是被羅非「調戲」過之後,他恨不得把羅非千刀萬剮,可是卻又動不了羅非。而且,他的老爸已經放下話來,讓他稍安勿躁了……這樣一來,這傢伙的心火更旺盛了。

陳川已經心如死灰了,他的目光艱難的落在了孫雅的身上,眼眶裡都快流出淚水了:「小雅……你知道嗎?這一次我動了真感情了……」

孫雅聽到了這句話,一時間只感覺自己的眼淚已經收不住了,止不住的順著臉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