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八十七章 我對你很失望

第八十七章 我對你很失望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一種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劉一守慘叫了一聲:「哎喲!誰啊!還不鬆手!」

「我。」羅非的回答非常簡單。

劉一守定睛一看,頓時暴怒道:「你!羅非?!你怎麼回來了?」

劉一守當然認識羅非。兩年前,羅非為了執行任務,曾經在北滄中心醫院當過義務護工,當時他就在中藥部工作。

劉一守本人貪財又好色,羅非當然看他不順眼。那一年,年少氣盛的羅非臨走的時候還甩給了他兩個大巴掌呢!

劉一守對於這件事仍舊耿耿於懷。他上下打量了羅非幾眼,又看了看羅非的車子,不由冷笑道:「兩年不見,稍微有點長進了啊!怎麼著小弟,又來這找我麻煩?」

「我對你沒興趣。」羅非的目光轉向了江月影,「我只是聽說你和周護士長還是很喜歡欺上媚下,這個臭毛病該改改了,要不然會有人收拾你們的。」

「喲!這不咱們的羅護工嗎?兩年不見,還是這麼狂啊!」羅非的身後,一輛奧迪a8里走出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這女人有幾分姿色,身材保持的也還不錯,只是仍舊無法和清純的江月影相比。

她就是醫藥部的護士長周小萍。

江月影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她並不想給羅非惹麻煩,連忙說道:「我先去工作了!」

「工作什麼啊!你知道嗎?你工作都快丟了!」劉一守輕哼道,「羅非,你既然這麼愛管閑事,我今天也不用給你面子了。我能讓這丫頭在這干不下去,你信嗎?」

此時,羅非等人的身後已經走來了幾個小護士,她們都是中藥部的,一個個望著這幅場景發獃。

「完了,月影要被開除了!」一個戴著眼鏡的護士說道。

「嗚嗚嗚,笨蛋月影,你幹嘛得罪這倆人啊!平時給你穿的小鞋還不夠多嗎?」一個胖乎乎的小護士痛心疾首,她和江月影的關係特別好,非常擔心她的前途。

此時,沒等羅非說話,周小萍也開口了,惡毒的說道:「死丫頭,平時上班不好好上,凈整這些沒用的。你覺得這個小白臉很靠譜嗎?你的品味也夠低的,隨便一輛破車就能把你賣了?」

江月影頓時臉色一沉,道:「你們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非哥!他跟你們無冤無仇……」

「一邊待著去!你懂個屁啊!」周小萍伸出手,蠻橫的推了江月影一把,「這小子兩年前可是把我和劉主任得罪透了。現在又來這裡幹什麼?是想搖尾乞憐,重回中藥部?告訴你,沒門!」

「不不不,有門!」劉一守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羅非,別怪我沒給你機會。你要是想回來也行,給我磕頭認罪,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羅非望著眼前這兩張令人厭惡的嘴臉,不由搖了搖頭道:「沒想到都兩年過去了,你們倆一點長進都沒有。看這意思,月影繼續留在這裡工作,對她的身心健康會有很大影響。」

「哼!說的倒是很輕巧的,你有本事把她調走啊?!」周小萍一臉鄙夷的說道,「真以為自己手眼通天,有這麼大的本事?」

羅非也不再搭理他們,而是拿起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喂!咱們的見面時間改一下,你現在過來吧,我在中藥部。對,中午不吃工作餐了,我約了江月影。對,嗯,你來吧!」

羅非掛斷了電話後,突然拉住了江月影的手,帶著她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劉一守知道羅非有功夫,並不敢靠近,但是他的臭嘴卻一直沒閑著:「呵呵,月影!我還真小看了你,想不到你這丫頭有點意思,居然和這小子有一腿!行啊,我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你們自己是怎麼滅亡的!」

江月影其實到現在都不是太清楚羅非到底是什麼人,她更不知道羅非是在給誰打電話。但是,她已經氣得忍不住要發作了。

只是,江月影還沒來得及開口,羅非就沒好氣道:「你怎麼這麼慫啊?」

江月影頓時一愣:「呃?非哥,這是什麼意思?」

「懟他啊!」羅非氣不打一處來。

江月影有些鬱悶的問道:「哥,我也知道該懟他,可是怎麼懟啊?」

羅非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你笨死算了。你知道嗎?有的時候天生善良是一種罪!」

「哥,那我真的是罪無可恕了。」

羅非聽到這句話,只感覺自己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江月影的確非常善良,這一點從跟她的接觸中就能夠體會到。在雲城她對姐妹們都很照顧,儘管她自己的年紀都是眾女中比較小的。而林若雪在她家住了幾天,也對她讚不絕口。

羅非摸了摸江月影的小腦瓜,道:「給你一個提示吧。你老爸之所以能把你弄到中心醫院,是什麼原因?」

江月影頓悟。她突然間站起身,虎視眈眈的走向了周小萍。

周小萍也被嚇了一跳,連忙後退了幾步:「你、你想幹嘛?想打人是嗎?」

周小萍是個色厲內荏的女人,專門欺負手下的小護士們,在她手下,也唯有那些能拍馬屁、能給她好處的小護士站得住腳,其他人都不行。但是,她也怕硬的。

「打你?我怕髒了手!我告訴你,你再敢欺負我,我就把你的事都說出去,讓院長扣你工資!」江月影氣呼呼的說道。她本以為這一番話已經夠狠了,可是回頭看了一眼羅非的時候,卻發現羅非已經捂住了臉。

「我的天啊!你能不能笨死?這叫懟人?完全不疼不癢啊!」羅非感覺自己已經教不會這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