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九十四章 我不喜歡拿女人當兒戲

第九十四章 我不喜歡拿女人當兒戲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想賭我,對嗎?」甘甜笑了,她笑聲之中帶著對朴少爺的絲絲鄙夷。/

「哦,你還蠻聰明的嘛!」朴少爺輕哼著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望著甘甜,道,「你這個華夏女人還真的挺有趣的。我用你當賭注也是看得起你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此時,一個同樣會華夏語的朴少爺的小弟說道:「小妞,這是我們棒國星空集團的少東家!你要是跟了他,吃香的喝辣的!」/

周圍,一群小弟都在鄙夷的望著甘甜,發出了猥瑣的笑聲。/

「你以為我瞧得上你?別太拿自己當回事了!」甘甜卻掃都不掃朴少爺一眼。/

「你……」/

「不好意思,這是浮雲被黑的最慘的一次。」甘甜冷冷道,「你這種人渣追女生的手段是不是太落後了?我們華夏國五千年以前就不用了。難道你們不懂什麼叫文明嗎?現在還要打這種不著邊際的賭注?你這人到底有沒有下限啊?」/

羅非站在一旁,只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疼。他不想笑了,因為再笑的話,臉會更疼。他甚至感覺即便是已經被判了死刑的盧漢陽都比面前這個朴少爺更懂得什麼叫文明。最起碼盧漢陽最初追林若心的手段還在正常人的理解範圍之內。而這傢伙……羅非幾乎不想點評了。/

「喂,華夏男人,你敢不敢跟我賭一場?你輸了,你的女人歸我。我輸了,我的女人歸你。」朴少爺剛說完,就指了指場地外自己一群小弟中間圍繞著的一個女孩。那女孩和他很相似,那張臉上充滿了被人工加工過的痕迹。她身材不錯,長得的確也算漂亮,但……/

羅非終於忍不住了,隨著他嘴角一陣抽搐,他覺得整個賭注索然無趣:「換個賭注吧。我輸了,我給你1000萬讓你花花。你輸了,你跪下給我的女人磕三個響頭,像你剛才做錯的事賠禮道歉。」/

「1000萬?你太小瞧我了。1000萬里拉還是1000萬韓元?」/

「1000萬米刀。」羅非沖著身後一點頭,身後的風狼立刻走過來,將一張卡信手扔在了場邊的沙子里。/

這一刻,朴少爺頓時瞪大了眼睛:「這……這是我們國家最好的卡,你怎麼會有?」/

「賭不賭隨你。」羅非不耐煩的說道。/

「華夏男人。你把女人看得那麼重,註定是個沒出息的東西!女人就是用來把玩的。就像我,從來不缺女人。這是我父親教育我的方式!」朴少爺不屑的說道。/

「你的父親真的這麼教育你的嗎?」羅非反問道。/

「是啊,一直都是。我父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父親。」朴少爺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替你的母親大人感到悲哀。」羅非冷冷一笑,「你對我的賭注感興趣嗎?」/

朴少爺的眼珠滴溜溜的轉,心中也是一陣鬥爭。不過,那張卡的確吸引到了他。1000萬米刀,那可是他兩年的生活費啊!這對於到現在為止還靠父親養活的他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夠他養場地外那些狗腿子很久了!/

「你確定裡面有1000萬?」/

「確定。」/

「米刀?」/

「米刀。」/

「好,我跟你賭了!」朴少爺下定了決心。/

……/

隨著裁判一聲哨響,比賽開始了。/

羅非走到了足球前,沖著甘甜說道:「甜甜,你的腿功練得怎麼樣了?」/

「姐的大長腿一直很強勢啊!」甘甜故意甩了帥自己的大腿,志得意滿的說道。/

「呃,挺白的。」/

「滾!」/

羅非說完,突然間用腳尖把球挑了起來,道:「測試一下吧!」/

甘甜不由分說,狠狠的飛起了右腳!/

只聽見「咚」的一聲,足球如同出膛炮彈一般飛向了球門,並擦著朴少爺的臉而去!/

朴少爺目瞪口呆的站在了原地,嘴唇都在抽搐:「這還是女人嗎?」/

足球直勾勾的砸入了死角,棒國的門將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瞠目結舌的望著已經落在了地上的足球,道:「這……進了嗎?」/

場外,所有的觀眾都已經看傻了,他們都沒有想到先進球的居然是華夏人,而且還是一個嬌滴滴的華夏美女呢!/

這時,即便是很多買了棒國贏球的觀眾都忍不住叫好了!/

剛才那幾個叫得很歡的棒國小弟此時此刻都無語了。朴少爺的女人更是咋舌不已。她的目光先是落在了甘甜的身後,隨後又落在了羅非的身上。突然間,她面待羞澀的笑了。/

甘甜也看到了對方的笑容,頓時咬牙切齒道:「哼,大賤人!你怎麼總是喜歡勾搭人?」/

羅非一陣嘆息:「別說了,朴少爺都綠了!」/

甘甜等人都忍不住了,又放聲大笑起來。/

朴少爺從笑聲中似乎捕捉到了什麼,連忙轉過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女朋友,結果發現她早已恢復了平靜。/

……/

再次開球的時候,朴少爺沖著自己的夥伴狠狠地點了點頭,用棒國語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也要這樣踢進一個。」/

「好的,少爺!」夥伴點了點頭。/

裁判的哨音很快響起,夥伴同樣嫻熟的挑起了足球,朴少爺狠狠地一腳踢了出去!/

這一腳的力量也不小,角度還很刁鑽,直奔球門而去!/

此時,守門員肥狼看了一眼足球,居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打了個哈欠!/

場外傳來了「轟」的聲音,有些人不解,有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