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九十六章 海釣驚魂(上)

第九十六章 海釣驚魂(上)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非哥,怎麼回事?好像話題跟我有關係!」甘甜快步走了過來。/

洛薩?克利奧尼望著甘甜的時候,一雙碧藍色的眼珠子都瞪圓了,不由驚嘆道:「這真的是太美了,維納斯!東方維納斯!」/

林若心也走了過來,淡淡一笑道:「姐姐我很吃醋,後果很嚴重。」/

「不不不,美女,你也非常漂亮。只不過我更喜歡豐滿一些的女孩子,這樣,家族的血統……」/

「大哥,我有件事想問你。我跟你家族的血統有一毛錢關係嗎?」甘甜鬱悶的打斷了洛薩。/

「美女你有所不知。我們克利奧尼家族自從四代之前,也就是我太爺爺那一代,就已經和華夏人美女結婚了。後來這就成為了克利奧尼家族的傳統。我們每一代的繼承人都會約定俗成的和一位華夏美女結婚。比如說我的母親就是華夏人。到了我這一代,當然也不會例外。這樣就可以保持血統的高貴性。」洛薩?克利奧尼鄭重其事的說道。/

「大哥,你的話我沒法接!很感謝你這麼看得起我們華夏美女,可是我對你不感興趣。」甘甜嘆了口氣道。/

「沒關係,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從來就不是一錘子買賣。美女,我剛才和羅非做了一個賭注。如果我輸了,我絕對不會糾纏你。如果我贏了,我也只是希望能和你多見幾面,成為普通朋友。以後有沒有緣分,在你,在我。」洛薩?克利奧尼笑道。/

「沒戲。」羅非的眼神中折射出了一種咄咄逼人的氣息,「洛薩,你不能如願。因為我不可能跟你賭。更不會用甜甜做賭注。」/

「羅非,做人不要太貪心。」洛薩望著羅非身邊的女孩們,輕哼道,「你已經有那麼多漂亮妞了……」/

「洛薩,你碰到我的逆鱗了。」羅非已經很克制自己的脾氣了。/

此時,旁觀者幾乎都可以看出羅非已經在壓著火了。這種狀態的羅非和平日里似乎不太一樣。/

「非哥,跟他賭。」甘甜突然間開口了,「有些傢伙不知死活,不撞到南牆都不死心。咱們給他一個頭破血流的機會吧!」/

羅非不由一愣:「甜甜……」/

「非哥,賭。」甘甜言簡意賅。/

羅非終於點了點頭:「說吧,想賭什麼?」/

「海釣。」洛薩?克利奧尼說道,「我們兩船人賭,看看誰釣的魚最大!比賽時間到下午四點,怎麼樣?」/

羅非不假思索道:「沒問題,不過我要檢查你的船。」/

「呵呵,你還是那麼聰明。你放心,我會讓你檢查,我沒有作弊的必要。其實,我剛才在岸上就已經看到這位小姐了。她身姿敏捷,英姿颯爽,實在是打動了我的心。」洛薩?克利奧尼很直白的說道。/

「但是,你不會得手的。」羅非又是一字一頓,並不含糊。/

「拭目以待吧!」洛薩?克利奧尼說道,「我不達目的不罷休!」/

「你說完了?」羅非問道。/

「我說完了。」/

「哦……」羅非應了一聲後,突然間沖了過去,一把將洛薩?克利奧尼抱起,生生的扔進了大海里!/

「噗通」一聲,洛薩?克利奧尼應聲入水,頓時狼狽不堪。/

羅非心情頓時好了很多,沖著毒狼等人說道:「夥計們,準備比賽!」/

「好嘞!」眾人聽到羅非的話,頓時群情激奮,都開始熱火朝天的準備起來。/

此時,林若心和甘甜互相看了看,卻都沒有說話,只覺自己一陣臉紅。/

丁薇突然走到兩個美女的身後,朝著她們的後背推了一把。/

林若心和甘甜都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丁薇後,又是俏臉一紅。/

眾人都散開了,開始在甲板上釣魚,對面的船上,克利奧尼也已經上岸,也帶著一群船員忙活起來。/

「羅非,他們是有預謀的。」林若心走到了羅非的身旁,低聲提醒道。/

「傻丫頭,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有預謀?」羅非淡然一笑。/

「非哥,你剛才是不是動氣了?我感覺你過去很少這樣。」/

「不,他幾乎沒動過氣。」林若心一針見血,「你受傷的那一次,他火氣很大。」/

「這……」羅非眉頭一皺,道,「你發現了?」/

「羅非,把你能告訴我們的,告訴我們吧。不能說的,你繼續埋藏在心裡。」/

林若心的這句話讓羅非感覺到了壓力很大,他心中不由一陣感嘆:呵呵,真不要拿林若心當傻子。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聰明之極的女強人啊。但你記住,在你、在甜甜、在李晶處於絕對的安全之前,我絕對不會拿你們的生命開玩笑!/

羅非想到這的時候,大腦中已經做好了故事的潤色,於是說道:「克利奧尼家族跟我的家族淵源很深,父輩之間有很深的交情。我不怕和洛薩之間引發衝突,我擔心的是洛薩利用我父親做文章。」/

「原來是這樣啊!」甘甜頓時明白了,「我還以為剛才是你小氣呢,我沒想到,這傢伙居然這麼陰險。」/

「你知道就行了。你交朋友我不反對,但是你都不喜歡的傢伙,你覺得我會喜歡嗎?」羅非笑問。/

「呃……」甘甜一陣臉紅,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是心中盪起了一片漣漪:非哥,我和你不熟的時候,一直以為你是一根木頭,根本不懂男女之情。可是我現在才知道,你的感情這麼熾烈……/

林若心只感覺自己的心裡有一種淡淡的情緒在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