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九十九章 我還沒放在眼裡

第九十九章 我還沒放在眼裡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臭娘們,今天老子就要把你就地正法!」獨眼龍罵道。/

獨眼龍不是一般人,他代號叫毒蛛,是毒物的二把手,一個功夫很高的用毒專家。/

「你們這幫畜生,有種殺了我!」胡美臉色羞紅,她這輩子都沒有經歷過這種奇恥大辱,一時間銀牙緊咬,氣得快要爆發。可是,她卻無法挪動身體一步,因為自己已經完全被控制住!/

「殺了你,太便宜你了!我會讓兄弟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好好伺候你的!」獨眼龍猙獰的笑道,「然後,再把你化為一灘膿血,哈哈哈!」/

胡美近乎絕望了:非哥,對不起……我知道我這樣做很任性,可是我真的沒有選擇。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他們這幫傢伙又這麼毒,我不能讓我心愛的男人冒險。再見了,永別了……/

羅非看到這一幕只感覺自己的熱血已經湧入了大腦,不由冷冷道:「畜生們,都去死吧!」/

羅非說完,兇狠的將手雷扔了出去!/

毒蛛眼尖,他第一個看到了這手雷,頓時驚叫了一聲:「手雷,閃開!」/

一時間,包括毒蛛在內的多個毒物的成員都匆忙逃開了!/

然而,完全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居然又是羅非等人的故技重施!/

下一秒,羅非已經衝進了房間,他一個快速的連續滾翻後來到了胡美的面前,手中刀光閃爍,蹭的一刀,割斷了她雙手上的繩索!/

「你!」胡美這才注意到面前的來人是羅非,一時間悲喜交加。/

此時,鳳凰已經奔襲到了人群的身前,突然間張開了手臂,露出了包裹著指虎的雙拳,這不足沙包大小的拳頭看似沒什麼,可是突發的一拳衝擊過去,一個男人的臉當場崩碎,鮮血飛濺到了周圍同夥們的身上!/

「操!幹掉他們!」毒蛛罵道。/

羅非幫助胡美解困後,頓時快步沖向了之前的毒蛛,接連不斷的朝著他轟出了重腿!/

毒蛛大怒,憤怒的揚起腿來和羅非對攻!/

然而,只是區區對碰,毒蛛就感覺到了疼痛難忍!自己從力量上壓根不是羅非的對手!/

毒蛛頓時一陣駭然:操!這傢伙好厲害!他怎麼看上去那麼眼熟?不會!他不會是天狼吧?我們和獵殺者無冤無仇啊?/

但是,獵殺者和毒物的戰鬥已經開始,毒蛛知道這戰鬥絕對是不死不休的,他現在卻也只能揚起了手臂,格擋羅非的攻擊!/

然而,羅非的攻擊勢大力沉,幾次攻擊之後,已經把毒蛛逼到了死角,繼而又是一連串的腿攻!/

毒蛛只感覺自己的兩條胳膊已經受不了了,他忍著疼痛,用左手招架,右手突然間伸進褲子口袋,從裡面掏出了一包毒藥:「去死!」/

此時,毒蛛的心裡爽快極了:呵呵,論武功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是論毒,你是我的對手嗎?我管你天狼成名多久,今天照樣是我的手下敗將!/

然而,就在他要把這毒藥打出去的時候,羅非卻一腳踢在了他的襠部!/

「嗷!」毒蛛猝不及防,只感覺自己的子孫根一陣劇痛,讓他忍不住叫了一聲,整個人的慢慢地跪倒在地!/

就在這一刻,胡美也沖了過來。此時,她的身上只剩下了泳裝,外套都被毒物的畜生撕碎了。/

羅非的眼神中閃爍出了一絲冰冷,道:「有仇的報仇!」/

羅非剛說完,胡美咬牙切齒的衝過去,朝著毒蛛的太陽穴猛懟!/

只聽見「咚咚咚咚」連續四聲,毒蛛被打得七竅流血,悶聲倒地!/

此時,胡美的目光轉向了羅非,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狼哥,我……」/

羅非一巴掌朝著她扇了過去。/

胡美不閃不避,甚至閉上了眼睛……心甘情願的準備接這一巴掌。/

然而,羅非的手卻硬生生的停住了。/

「我給你惹麻煩了。」胡美鬱悶的嘆了口氣。/

「知道就好。回去再收拾你!」羅非沒好氣道。他並不是危言聳聽。因為他的這一次計劃是要把毒物組織的老大紅蜘蛛一併剷除。但因為胡美的提前行動,紅蜘蛛必然沒有到來……而紅蜘蛛不死,整個毒物組織根本算不上被連根拔起,因為那個傢伙才是整個組織里最危險的!/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羅非的當務之急就是把整艘游輪上的人一個不剩的全部解決掉!/

艙內的一番激戰,驚擾了船艙底層的毒物組織的成員,他們開始朝著出事地點轉移。這群人數量極多,一個個來勢洶洶!/

此時,胡美也感覺到了壓力很大,頓時深吸了一口丹田氣……然而,胡美剛這麼做,就疼得慘叫了一聲,居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羅非快步走來,一邊攙扶住了她:「怎麼回事?」/

「我、我中毒了。」胡美的喘息聲越發粗重,不由自主的回過頭道,狠狠地瞪了毒蛛一眼,「中了他的毒。老大,我可能快不行了……我還連累了你,這麼多人,他們要是一起放毒,咱們肯定不是對手!」/

羅非望著如同潮湧一般迫近的毒物組織的成員,只見他們一個個手中都握著一瓶或者一袋奇怪的東西。毫無疑問,這都是他們個人配製的毒藥。/

「弄死他們,一個不留!」為首的一個男人叫囂道。/

「呵呵,整個一個五毒教!」羅非嘴角微微勾起,「不過,就憑你們這群垃圾?想弄死我?」/

「媽的,別囂張,你馬上就死!」這男人剛罵了一聲,只覺自己身後一陣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