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零九章 耀一世界的紅

第一百零九章 耀一世界的紅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在晚上七點的才回到錦繡莊園。當他拿著合同書在林若心面前微微一晃的時候,林若心的俏臉上又是一陣奼紫嫣紅:「謝謝你,羅非。」/

羅非看著周圍,發現其他美女都不在,自然也比平時放肆了一點,調侃道:「光是一句謝謝就行了?太沒誠意了吧?」/

羅非剛說完,林若心突然撲到了他的懷裡,送給了他一個熱情洋溢的擁抱!/

林若心的身材真材實料,從小到大堅持不懈的鍛煉讓她的身材充滿了青春的彈性,貼在羅非的懷裡,無疑是最好的福利。/

只不過,林若心這麼做只是為了「以毒攻毒」,好好治治這個大賤人。/

然而,羅非卻並不買賬,居然還微微低下了頭,朝著林若心的兩片薄薄的櫻唇上襲去!/

「大賤人!你討厭!」林若心大怒,氣得狠狠地捶起了羅非的胸口。/

「所以說,你就不要跟我耍流氓了。」羅非悠然一笑,「我不吃這一套的。要來,咱就來真的!」/

羅非剛說完,別墅的各個角落裡就傳來了「哦?哦!」的聲音。/

林若心的俏臉頓時紅透了,羞澀的跑到了樓上:「哼,我恨你們!」/

此時,甘甜、李晶和林若雪都出現在了羅非的視線中。/

「嘿嘿,非哥辛苦了!來,我給你馬殺雞哦!」李晶說著就要捏羅非的後背。/

羅非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別捏了,我剛從廊市回來,全身都是土!等我去洗個澡你再好好服侍我吧!」/

「滾!你個大賤人把晶晶當什麼人了?」甘甜狠狠地瞪了羅非一眼。/

李晶卻舔了舔嘴唇道:「沒關係,我正好再欣賞一下非哥強壯的男人體魄。」/

「冤家,來啊,放縱啊!」羅非沖著李晶拋了個媚眼。/

甘甜頓時感覺自己的三觀再次被刷新,不由嘆了口氣道:「孽緣啊!孽緣!你們兩個妖孽最好離我遠點,省得我一掌拍死你們!」/

「好了,不鬧了!我先去洗澡了!」羅非說完就走上了樓。紅蜘蛛對羅非造成的皮外傷還是有些痕迹的,羅非不想讓幾個女孩子擔心。/

……/

半個小時後,幾個女孩子正在一樓客廳準備開飯的時候,李晶一陣詫異道:「哎?怎麼非哥還沒洗完澡?」/

林若心淡淡一笑道:「別打擾他了,他肯定一夜沒睡。讓他好好休息吧!」/

林若心在這方面是很有經驗的,像這種交易額度很大的合同,談下來通常需要的不僅僅是談判技巧,還需要很強的應酬能力。她估計羅非昨天應該是陪客戶喝了整整一夜的酒……而這種情況在金牌銷售的案例中經常發生。/

眾女聽到之後,紛紛點了點頭。/

其實,林若心的猜測算是對了一半。羅非雖然沒有陪客戶,但現在已經入睡了。受了內傷之後,最好的修養方式之一就是多睡覺,無他。/

甘甜沖著林若心說道:「給非哥撥點菜吧,一會兒我給他端上去。」/

林若心本來很想搶走這差事,可是她的大腦中卻又一次浮現出了小狼那幽怨的表情……於是,她沒有開口。/

甘甜的心裡有些擔心羅非,所以很快吃好了。她端著飯,來到了樓上,用鑰匙輕手輕腳的打開了羅非的房門。/

羅非的房間里幾乎沒有一點聲音,羅非就靜靜地躺在了床上。他睡覺的聲音非常輕,幾乎讓人聽不到。/

甘甜把香噴噴的飯菜放在羅非身旁的時候,一眼看到羅非的後背露出來了。/

羅非並沒有穿背心,後背上露出了一片皮膚……此時,甘甜看到了一個個觸目驚心的小孔!/

這怎麼回事?甘甜大驚失色,非哥這是怎麼弄的?怎麼傷的這麼重?/

羅非的警惕心永遠都是留給自己的敵人的,這是多年來潛移默化形成的一種「生物慣性」。但對自己人,他的警惕心很差,加上身體處於受傷恢復的狀態,此時的他根本無法醒過來。/

甘甜只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在加速。她把羅非的被子掀起來,只見羅非的後背上這樣的小孔不止一個,而是由幾十個,而且每一個小孔都帶著血痂!/

指虎?甘甜用自己的專業性第一個聯想到的就是這種可怕的武器。/

誰?到底是誰把非哥傷得這麼重?甘甜憤怒的攥緊了拳頭,她很想把羅非叫醒了問個明白。可是她的心中有一種很不幸的預感,那就是羅非絕對不會透露一個字。/

甘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意國的時候,當時羅非和虎王在一起的時候,情形很是詭異。而且,虎王在對她很熱情的同時,卻也一直都在提防她。/

非哥,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為什麼要出現在我們的身邊?甘甜的心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甘甜沒有打擾羅非,而是讓他繼續休息。但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的時候,卻許久才能入睡,而且,她這一夜老是做噩夢。/

……/

第二天,羅非一覺醒來,感覺自己精神好了很多。他和美女們一起吃過早飯後,開著車把她們一一送到了目的地。最終,車子在非凡大廈樓下停下車。/

甘甜早已恢復了平靜,沖著羅非說道:「加油吧,大賤人!我看好你喲!」/

甘甜的意思很明白,從今天開始,羅非就要負責非凡集團的新項目了,從此之後,他不可能天天留在集團大廈里了,而是要奔赴新的戰場。/

林若心坐在了副駕駛位上,雙手抱胸,正在不懷好意的打量著他:「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