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隨你開心吧!

第一百一十四章 隨你開心吧!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慕老師……你……我……」一向口齒伶俐的林若心突然間都結結巴巴了,此時她有好多話要對慕成楓說,卻感覺千頭萬緒,甚至有些害羞。/

甘甜倒是非常淡定,毫不猶豫的說道:「若心,不是就不是。但是話一定要問出來的!慕老師,我是小南瓜,她是小新!請問你是不是從雲天孤兒院出來的!」/

甘甜的直接甚至達到了深入骨髓的程度,讓慕成楓頓時撥雲見日了。她總覺得羅非看上去很眼熟,而自己面前的兩個女孩也很眼熟,原來是這個原因!/

只是,多少年來一直封存在心中的情感在這一刻也讓慕成楓再也忍受不住,終於潸然淚下了。/

林若心望著慕成楓,頗為鬱悶的搖了搖頭:「女大十八變,你的變化太大了。我想問你一句,你是不是流星姐姐?」/

當初在孤兒院中,每一個人都沒有名字,大家都是以小名或者院長起的名字互相稱呼。慕成楓的小名就叫流星。她當時是孤兒院里年紀最大的一個女生,當然,所謂年紀最大,其實也只是比羅非大了一歲,比林若心和甘甜大了兩歲而已。/

慕成楓深深點頭,許多年以來的不如意和傷感都在這一刻化為了淚水,一滴滴的滴落在了地上。/

「是,我是流星。我就說你們很眼熟,羅非也很眼熟。你是小新,你是小南瓜,羅非是不是小狼?」慕成楓急切的問道。/

小狼,是這些人心中破碎卻最美好的記憶。三歲看八十,小時候的羅非就是一個很有正義感,對自己人很照顧的傢伙,雖然年紀不是孤兒院那群小夥伴里最大的,但是人氣卻是最高的。以至於他出事之後,孤兒院里的很多人一時半刻都無法接受。/

其中,慕成楓就是最難接受的一個。因為那時候羅非和慕成楓的關係也很好。兩個人經常一起切磋「武功」,是那種比較玩得開的好朋友。/

只是,慕成楓的最後一句話還是戳中了甘甜和林若心的淚點,兩個美女悲哀的搖了搖頭之後,兩雙明眸中居然淚光閃爍!/

慕成楓的希望瞬間化為了小小的失落,她抱著兩個姐妹,一時間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此時,羅非仍舊站在董事長辦公室的門口,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種曾經一閃而逝的落寞。那一次,是甘甜和林若心相認的時候,當時羅非只感覺自己不能和她們相擁而泣實在是一種痛苦。而此時,痛苦在延續。/

呵呵,別把自己想得那麼慘了。其實根本沒那麼慘,這不,又讓我誤打誤撞抓到一個小夥伴!羅非在心中自我安慰道,還會找到下一個的!不,必然會找到下一個!/

……/

羅非開著車回天影的路上,林若心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羅非剛一接通,就聽到了林若心激動的聲音:「羅非,你知道了嗎?」/

羅非笑著說道:「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流星找到了!就是慕成楓!楓姐!」/

「哦?是嗎?嘿嘿,恭喜啊!」羅非嘴上仍舊掛著笑容,可是眼眶裡卻有兩行清淚不由自主的流淌,「那個,今晚有個天影的女學生請我吃飯,我可能稍微晚一點回去……你們瘋狂一下吧!」/

「啊?你不在啊!」林若心不無遺憾的說道,「你要是在該多好,正好能給我們燒菜吃了!」/

「所以說,我故意找借口不回去,就是為了逃避燒菜。」羅非調侃道。/

「討厭!我不管,你早點回來!」林若心氣呼呼的罵道。/

掛斷了電話,羅非只感覺自己的視線已經模糊,他完全開不動車了。他踩了一腳剎車,把車子停在了一條小道里,任憑眼淚不停的流。/

難過,是因為悶了很久,是心理起了作用。十二年了,十二年來所承受的一切痛苦,都化為了相思淚。但是在人前,羅非不能掉眼淚,他只能把眼淚留給自己,留給最孤寂的時光。/

雷,這些痛苦都是你加在我身上的。你放心,早晚有一天我會連本帶利的還給你!早晚會有那麼一天!羅非在心中憤怒的嘶吼著。/

羅非平靜下來的時候,時間只是過了半根煙的功夫。他啟動了車子,再次朝著天影的方向而去。/

……/

晚上六點,羅非應約和劉萱一起吃了頓並不算很貴的晚飯,地點是在五大道地區一家比較小資的西餐館。一邊吃飯的時候,羅非一邊饒有興趣的和劉萱聊起了關於電影方面的內容。/

羅非本人涉獵極廣,對電影、電視劇的了解很深,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今天他更是和劉萱暢所欲言,十分的愉快。/

吃過飯,羅非送劉萱回學校宿舍。/

因為西餐館距離天影很近,所以兩人是走著來的,必然也走著回去。/

就在羅非經過了一條小胡同的時候,前方的劉萱突然間駐足了。/

羅非不由嘆了口氣:「你對《演員的自我修養》這本書怎麼看?劉萱?」/

劉萱一改剛才對羅非的熱情,冷笑道:「我很喜歡那本書,我也認為自己是一個很好的演員。」/

「只可惜,演技還是下三流的。」羅非輕笑道,「東陽集團給你開200萬的違約金有點多。」/

「好了,姓羅的,嘴巴還是老實點吧!」/

劉萱剛說完,胡同前後已經冒出了十多個面目猙獰的男人。他們一個個身著黑衣,身材健碩,呼吸非常的均勻。/

羅非的臉上掛著一絲冰冷,道:「韓宙,出來吧。」/

「呵呵,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