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一十五章 羅非,我要你的命

第一百一十五章 羅非,我要你的命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不到三分鐘的功夫,胡同里的殺手都已經死絕了。他們被胡美那強橫到可怕的雌性氣息所誘導,失去了理智的互相對砍,沒有一個活下來。/

而胡同的一個小拐角里,韓宙和劉萱「赤誠相見」,已經迷亂了心智的韓宙任憑劉萱擺布,只覺自己一陣陣的爽快愉悅。/

但就在一瞬間,劉萱突然間瞪大了雙眼,沖著韓宙低喝道:「去死!」/

韓宙突然間感覺到了一種難以忍受的劇痛,整張臉都近乎扭曲,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慘叫:「啊!」/

此時,羅非已經聽不到了,他已經在數百米開外,正拿著一根煙欣賞著月色呢。/

「非哥,不準抽煙!」胡美已經悄然而至,一把奪走了他的香煙。/

現在,就連胡美都知道羅非從不抽煙。而這位有心人也必然知道,不抽煙的男人一旦抽煙,肯定是有心事。/

胡美望著羅非,不由嘆了口氣道:「非哥,那幾個小娘們惹你不開心了?」/

羅非不由一愣,隨即搖了搖頭:「沒有,她們都挺好的!」/

「那你怎麼看上去一點都不嗨皮?」胡美問道。/

「誰說的,我挺嗨皮的。就是剛才沒吃飽。」羅非說道。/

「非哥,你別這樣,我心疼你……」胡美嘆道,「我知道我永遠也無法取代林若心、甘甜她們在你心中的地位。可我只想告訴你。只要你需要我,我隨時都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

「好啊,那就給我做點牛排吧。剛才的牛排不好吃。」羅非說道。/

……/

幾分鐘後,胡美已經帶著羅非回到了她的新家。/

現在胡美已經不再住原先的那個地方了。那個地方被蠍尾蛇塗抹過劇毒之後,羅非心裡都替她膈應,早就讓毒狼給她換了一套小巧的別墅。這別墅目前只是她一個人住,她的幾個好姐妹偶爾會過來相陪。/

但是今天,姐妹們都不在。/

胡美的手藝很好,很快在廚房裡有條不紊的忙活起來。她自己因為身體的特性,也是一個美食家,最喜歡吃最高檔的肉,喝最好的酒。/

今天,胡美準備了一塊超大塊的肉眼牛排,牛肉是霓虹國的神戶牛,是火狐專門從霓虹國幫她搞來的。/

胡美一邊烤制牛排的時候,卻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雄性氣息席捲了她的鼻孔,繼而有一雙強壯有力的手臂摟住了她充滿了彈性的柳腰,緊接著,又是一雙略微有些乾裂的雙唇貼在了她的脖頸上……/

胡美只覺自己的心裡一陣潮濕,不由笑道:「非哥,我還是等來了。」/

「我喜歡聽話的女孩子。」羅非說道,「就在一個月前,我還罵過你。我當時說你的氣息華而不實,罵你不好好的練功。可是今天,我應該收回我的話了,你的氣息讓我都感覺到了可怕。」/

「非哥,其實是因為你受傷了,如果你沒有受傷,我……我……唔……」胡美還沒說完,羅非已經堵住了她的嘴。/

此時的羅非無比的溫柔,卻也無比的霸道,完全不給胡美任何喘息的機會。/

胡美,真的很美,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都很美,而且她非常注重自己的一切,身體很香很香,而那股香氣柔和之中帶著魅惑。/

……/

羅非鬆開了胡美的時候,他看到胡美已經潸然淚下。他不由伸出了手,捏住了胡美小巧的下巴,調侃道:「怎麼還哭了?真沒出息?」/

胡美哽咽道:「非哥你知道嗎?我從小的時候,我爸和我媽就經常在我面前肆無忌憚的秀恩愛。爸爸最喜歡的就是像你這樣抱著媽媽,然後狂吻著她。媽媽每一次都是特別幸福的回應。可是就在那一年,我再也看不到這一幕了!」/

羅非緊緊地摟著胡美:「那我告訴你,今天這一幕會不停的重現!」/

「非哥,你別這樣!你身體還沒康復!等你好了再說行不行?」胡美苦苦哀求道。她承認自己很想得到羅非,但是和羅非的身體健康比起來,她的私心並不重要。/

「傻丫頭,那就一會兒再說吧!」羅非笑道,「先解決溫飽問題!」/

胡美笑了,只是笑過之後,心中襲來了一絲微妙的失落。/

……/

沒多久,飯已經上桌了,一塊偌大的牛排擺放在了燒烤盤中。/

胡美拿著一把餐刀,把牛排熟練的切割成了小塊,讓一片片誘人的粉色出現在了羅非的視線中。/

「真不錯啊!」羅非贊道,「這肉烤的又香又嫩!你的手藝不錯!」/

如果換在平時,光是「又香又嫩」四個字就能勾起胡美心中的小小邪念。但是今天,胡美不敢造次,儘管羅非已經非常主動,她還是不想傷害他的身體。/

而胡美的牛排也的確如同羅非所說,又香又嫩,特別順口,羅非甚至還陪著胡美一起,喝了一點紅酒。/

飯後,胡美忙活了一會兒功夫後,沖著羅非說道:「非哥,你去洗澡吧,我已經放好水了。」/

羅非走進了浴室,只感覺有一股中藥的味道席捲了他的鼻尖。/

不得不說,胡美很細心。/

此時,羅非和胡美一個眼神交錯,胡美頓時羞澀的閃避開了。但是,羅非卻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熱情洋溢的說道:「一起洗吧!」/

「非哥,會出事的。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胡美俏臉一紅。/

「那就不需要控制了。」羅非淡淡一笑道。/

這一刻,胡美那本來就不冰冷的心完全沸騰起來了:「非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