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們高興就好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們高興就好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韓宙的病房外。/

韓宇的腳下,煙頭滿地。/

韓宙是他的雙胞胎兄弟,哥倆不僅長相幾乎一模一樣,關係更是密切。韓宙好色,韓宇喜歡的女人,只要弟弟也喜歡,韓宇一句話不說,直接讓給弟弟。而韓宙也有自知之明,他不喜歡在東陽集團上班,對一切商務活動都沒什麼興趣,所以全盤讓給了哥哥。/

今天這次手術之後,韓宙的命算是保住了,但是這輩子都當不了親爹了。現在,韓宇憋著一股怒火無從釋放……/

就在韓宇心頭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開了,從裡面走出了韓東陽。/

韓東陽像是突然間老了十多歲,臉上寫滿了頹廢,精神也特別差,出來的時候似乎快站不穩了。/

「爸,你振作一點!我還在!」韓宇一把抓住了韓東陽的手,試圖把一種溫暖傳遞給他。/

韓東陽不由嘆了口氣道:「你弟弟醒了,你進去看看他吧!」/

「爸,您沒事吧?」韓宇皺著眉頭問道。/

「怎麼會沒事?你弟弟都變成這樣了……」韓東陽苦笑了一聲。/

「我會給弟弟報仇的!」韓宇咬牙切齒的說道。/

「報仇?」韓東陽的態度和剛才完全不同了,變得十分消極,「算了吧,小宇,不要再提什麼報仇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算了?怎麼能算了呢?小宙都被人家廢了啊,爸!」韓宇急了。/

韓東陽嘆道:「你和弟弟談過就知道了!」/

……/

韓東陽在病房外給韓宇交代了一些事。他想去外面散散心了。最近一段時間東陽集團出了很多事,讓他感覺到了心煩意亂。至於韓宙這件事怎麼收尾,就交給韓宇了。畢竟韓宇自從三年前就開始幫他搭理東陽集團的很多事物了,他待人接物的能力比韓宙強得多。/

韓宇送走了韓東陽,這才快步走進了病房裡。/

此時,韓宙看到韓宇的一剎那,眼眶裡頓時凝聚了一層水霧,嘴裡更是發出了悲痛的聲音:「嗚嗚……哥……哥!」/

韓宇的心都快被揉碎了,連忙走過去握緊了韓宙的雙手:「弟弟!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一定!」/

「哥,算了吧!咱們惹不起姓羅的,也惹不起非凡集團。」韓宙一臉沮喪的說道,「廢了就廢了吧。你趕緊結婚生孩子吧,以後我把他當自己親兒子!」/

「你他媽還是我弟弟嗎?你還是我認識的韓宙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慫?」韓宇氣得火冒三丈,「我不管,我要弄死姓羅的!非凡集團又有什麼了不起,我要踏平了它!」/

「哥,非凡集團已經不是幾個月前你認識的那個小公司了。他們的實力突然間變得特彆強了,就連思恩集團都跟他們合作了!」韓宙說道。/

「思恩集團?」韓宇不由一愣,「秦思成的公司?」/

「是啊,秦思成的公司。」/

「消息確切嗎?」/

「咱爸都看過協議書了!」韓宙鬱悶的說道,「而且,就連香江的洪天幫和華城集團都介入了!」/

韓宇的眉頭幾乎擰成了疙瘩:「,怎麼突然間這個小公司鳥槍換炮了?林若心只是一個醫學碩士,她哪有這麼大本事?」/

「我感覺應該是那個姓羅的。哥,這個姓羅的很邪門,他似乎有手眼通天的能力,不但認識很多社會上層人士,功夫還特別高強。我這一次就是著了他的道兒!」/

「對了,這個我忘記問你了。警察剛才告訴我,說你是被那個劉萱給傷害了,是這麼回事嗎?」韓宇忙問道。/

韓宙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驚恐和匪夷所思,道:「哥,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昨天晚上我在胡同里和他見了面。我當時讓那些殺手衝過去要幹掉他。可突然間,殺手們都不動了。我也不知為什麼動彈不得了,後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我感覺自己好像是中了邪了!」/

「中了邪?這怎麼可能?」/

「後來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變成現在這樣子了。」韓宙越說越難過,已經哭出了聲,「哥,這個羅非太邪門了,你不要招惹他了!就這麼算了吧!我認栽了!」/

「我不認!」韓宇的臉都氣紅了,「把你弄成這樣還想全身而退,簡直開玩笑!你放心,我會用我的方式對付他的!我要讓他先身敗名裂,再死!」/

……/

上午10點半,羅非開著車把胡美送到了天南大學門口。/

胡美坐在副駕駛位上,仍舊局促不安的問道:「非哥,我今天不去上班了,跟你一去去天影吧!」/

「傻丫頭,你放心吧,不會再有人對我不利了。」羅非悠然一笑,「因為危機已經在昨天晚上被你化解了。」/

「可是,我怕!」胡美秀眉緊蹙,不無擔憂的說道。/

「小美,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思了。不過你放心,我今天感覺精神很好,就算有什麼小意外,我也能應付得來。」羅非笑道。/

胡美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她聯想起昨夜和羅非的瘋狂,至今仍舊讓她玩味不已。/

「嘿嘿,非哥,你好厲害。」胡美忍不住調侃起了羅非。/

「咱倆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羅非說道。/

「哼,你壞死了!」胡美說著就調皮的坐在了羅非大腿上,「非哥,你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獨一無二的毒藥。」/

「你隨時想要,隨時給你服用。」羅非笑著說道。/

「哥,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就是你的坦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