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能繼續欺負你了嗎

第一百一十八章 能繼續欺負你了嗎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哎,你們三個怎麼回事?怎麼沒打飯?要造反啊?」羅非肆無忌憚的說道。/

只是,羅非話音剛落,林若心和甘甜一人伸出了一隻小手,狠狠地捏住了羅非的耳朵。/

「要造反的是你!你個大賤人!去,給本董事長打飯去!本董事長想吃鍋包肉!」林若心冷笑道。/

「是啊!看你就要造反!去!給姐姐們弄一條清蒸魚去!」甘甜也發號施令了。/

「慕姐姐,她們這麼欺負我,你就不管?」羅非撇撇嘴,很無奈的問道。/

「這個真管不了。沒辦法啊,一個是非凡集團的董事長,一個是銷售部經理,還有一個極品老闆娘,我誰也惹不起啊!」慕成楓攤手道。/

「哼,可是我沒欺負非哥啊!」李晶輕哼道,「你們兩個小蹄子給我鬆手,去打飯聽到沒有?!」/

幾個美女肆無忌憚的和羅非互相調戲,讓方冰很受傷,心裡更是一陣腹誹:死丫頭,居然讓你鹹魚翻身了!8000萬的違約金居然都有人替你交!居然還是個帥氣的男人。/

心理暗示是個很可怕的東西。方冰這一路走來,不敢說閱人無數,但基本上她交過的男朋友,認的「乾爹」不是有錢人就是對她有極大幫助的人。而這些人的年紀一般都可以當她爸爸了。她每每嗲聲嗲氣的卧在那些人的懷裡的時候,也是一陣陣的犯噁心。可是沒有辦法,她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安逸,更奢侈,只能在這方面吃點虧。/

所以,方冰冰一直都沒有找到過和自己年輕相當,同時又很帥很有本事的男人。小白臉,呵呵,倒是找過。/

羅非被幾個美女欺負的不行,只能鬱悶的去打飯了,走過方冰身邊的時候,他帶著一絲歉意說道:「方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們中午要吃工作餐,恐怕你和楓姐的同學聚餐得拖後了。這樣吧,楓姐最近的日常比較滿,等她哪天不太忙了,你再約她吧!」/

羅非剛說完,周圍立刻有許多跟著方冰過來的記者跑到了羅非面前,紛紛圍住了他開始詢問。/

方冰氣得說不出一句話,轉身就走。今天,她完全從主角的位置被人生生擠成了觀眾!而最讓她鬱悶的是,她本想好好的挖苦諷刺一下自己的「好姐妹」,可是這位姐妹卻已經找到了新的東家,而且看上去春風得意!/

……/

羅非被圍了許久才打好了飯,坐在了桌前。他也很客氣,給記者們也打包了不少飯菜,沖著他們雙手合十,說道:「謝謝大家的採訪,大家都餓了吧,吃點飯吧!天影的伙食很不錯的!」/

記者們頓時對羅非交口稱讚。/

而此時,慕成楓會心一笑:「羅非,你是故意的吧?」/

李晶抿嘴笑道:「你算是說對了。其實非哥早就知道方冰要來。也早就知道你和方冰的關係了。那個女人太討厭了,當初就擠兌你,今天好了,總算讓她沒發到飆!」/

慕成楓頓時感覺心頭一暖:「小非,謝謝你。」/

羅非淡淡一笑道:「不用客氣,如果真想感謝我,就把陰陽合同簽了吧。按照咱們的規定,你如果違約也要支付違約金的,不過數額不會很高。」/

「嗯嗯!我會簽的!」慕成楓興奮的說道。/

林若心一邊給慕成楓夾菜,一邊說道:「對了,羅非。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了。你和楓姐今天晚上的約會恐怕要取消了。」/

慕成楓頓時俏臉一紅:「死丫頭別胡說!什麼約會,我們只是吃工作餐而已!」/

「知道知道!我就是說說而已。」林若心笑道。/

「若心,是不是晚上有人請客?好啊,我最喜歡吃席了!」羅非道。/

「真有人請客,而且已經給我發請帖了。不過,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去。」林若心試探著問道。/

「誰請客?」/

「東陽集團副董事長韓宇。」林若心說道,「晚上6點半,天州梅南會展中心,東陽集團舉行影視娛樂冷餐會。這個會一年搞一次。今年輪到東陽集團做東了。」/

羅非淡淡一笑:「去啊,幹嘛不去?東陽集團那麼有錢,伙食肯定不會太差。我估摸著龍蝦至少有三寸那麼長!」/

「靠,麻辣小龍蝦啊?」甘甜撇撇嘴道,「死賤人就知道貧嘴!」/

「放心吧,我會去的。」羅非的目光又轉向了甘甜,「甜妞,一起來吧。沒你這吃貨陪我,我吃不香的!」/

「好啊好啊!」甘甜笑道。/

「你們這倆沒心沒肺的東西。這明擺著是鴻門宴!」林若心沒好氣道,「羅非,你真要去?」/

「去啊!當然要去!憑什麼不去?對了,中午都少吃點哈,晚上有大餐!」/

……/

吃飽喝足,羅非剛走出食堂,就被林若心一把揪住了脖領,狠狠地扯遠了。/

慕成楓等人剛要湊過去,林若心就惡狠狠的說道:「都少管閑事,當心我濺你們一身血!」/

眾女嚇得臉色一陣蒼白,誰也不敢摻和了。/

就這樣,林若心把羅非拖到了車裡。/

車門剛關上,林若心就怒氣沖沖的指著羅非說道:「羅非,你要是敢跟我說一句謊話,我就打死你!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又惹禍了?!」/

羅非知道瞞不住林若心了。林若心太聰明了,心思之細膩根本不是一般的女孩所能企及的。他索性也不瞞著林若心了:「若心,昨天晚上韓宙找我麻煩,把我堵在小胡同里了。」/

林若心頓時深吸了一口氣:「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