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二十二章 那就嚇我一次試試

第一百二十二章 那就嚇我一次試試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如果說一個美女是一道美味的話,那麼今天的錦繡莊園十號別墅內就是一桌饕餮盛宴。/

林若心、林若雪、甘甜、李晶、慕成楓、丁薇、陳靜、秦霏雨、周敏……整整9個大美女躺在了8個房間里,甚至連羅非的房間都被霸佔了!/

還好,羅非的頭腦仍舊十分清醒,他很快把9個美女「分門別類」的抱到了不同的房間里。只是,在抱著某幾個傢伙的時候,羅非的心跳一直都在加速,而且感覺自己已經發生了某些特殊反應。/

沒有辦法,醉酒後的女孩子身上會自然而然的散發出含有酒精味道雌性氣息,這股氣息實在太致命了。羅非抱著秦霏雨、陳靜等人的時候感覺還好,剛把甘甜抱起來,情況完全不對了。/

甘甜和平時的裝扮完全不同。平日里最喜歡穿長褲的甘甜今天居然穿著要晚禮服,而且是下擺很短的白裙,搭配她那白若凝脂的嬌軀,簡直就是對羅非的一種謀殺。那凹凸有致的火辣曲線讓羅非都無法自拔了。/

羅非一直默念著某種特殊的咒語,這才堅持到把她送進房間里。/

隨後,羅非又抱起來李晶……此時,李晶突然間詐屍般的撲到了他的懷裡……羅非頓時被甜蜜的窒息了。/

「非哥,我好喜歡你!喜歡你!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小狼,我就喜歡你……」李晶在羅非的耳邊說起了醉話。/

羅非心頭一沉:呵呵,看來我已經成功的讓她們產生錯覺了,也許現在就連李晶都在懷疑我的真實身份了。算了吧!從今天開始,我不解釋一個字了。有的時候,假亦真時真亦假。小妞們,咱們繼續霧裡看花吧!/

……/

羅非忙活了半天,終於把所有的女孩都放到了他覺得最合適的房間里。而他自己也打開了自己的房門,準備睡覺了。/

然而,他剛走進去,就發現林若心居然躺在了地板上,正在迷迷糊糊的說夢話呢!/

羅非頓時感覺到了後背一陣微寒:「什麼時候進來的?算了,不管了……你隨意吧!」/

羅非把林若心抱到了床上,自己則進入了衛生間洗澡。不過心裡卻有些惴惴不安:我這位老闆的酒品可不太好,上一次喝多了差點沒幹掉我。要不要把她轉移到其他人的房間去?或者單獨放在一個房間里?/

羅非一陣胡思亂想後,澡也洗完了。他換上浴袍打開了門。/

然而,林若心就站在門口。此時,她早已經脫掉了晚禮服,只穿著運動型的短t恤和熱褲,大片的雪白映入羅非的視線!/

林若心的身材被天州經濟圈裡的很多男人視為絕品。她的身材飽滿卻並不肥碩,健美卻並不幹瘦,高挑卻並不浮誇,充滿了一種中西合璧的自然的感覺。就算是羅非今天和不少男性客戶喝酒的時候,他們之中的有些人都沖著他毫不吝惜的說出了對林若心的溢美之詞。/

其中,一個客戶的話很有代表性:「羅董事長,如果林若心董事長是我的老婆,我會天天把她捧在手心裡!絕對不會有一星半點的怠慢!她簡直無可挑剔!」/

此時,林若心的眼神中有些幽怨,不由撅著嘴說道:「我渴了!我要喝水!」/

「好,等我一會兒!」/

「哦!」林若心這才慢悠悠的都在了羅非的床上,「噗通」一下砸在了床上……/

羅非不由嘆了口氣道:「又喝多了,下次少喝點行不行?」/

「不要你管!再廢話我打死你!」林若心氣呼呼的揮了揮小拳頭。/

羅非倒了一杯溫開水,走過去將她攙扶在懷裡,把水遞給了林若心。/

林若心一直凝視著羅非,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掉了水。/

「那個,你睡吧,我睡地板。」羅非突然感覺自己有些局促。/

「羅非,我該怎麼報答你?」林若心痴痴的問道。/

「啊?什麼跟什麼就報答我啊?我又沒做什麼?」羅非頓時感覺到了尷尬。/

「羅非,你救了我一條命你知道嗎?我告訴你,如果我真的嫁給江煌了,我會自殺的。我討厭那傢伙!」林若心不假思索道。/

「若心,你喝多了,睡吧。」羅非說道。/

林若心卻拚命地搖了搖頭。/

此時,羅非發現林若心的眼眶裡溢出了晶瑩的液體。/

「若心……」/

「羅非,我知道我心裡有點障礙,可能無法突破。我也知道,那傢伙可能已經死了,可能在12年前已經死在了人販子手裡。可是……那是我這輩子最珍貴的感情……你知道嗎?除了你,也只有他這個男人對我那麼好……」/

羅非不由嘆了口氣:「好吧,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若心,你告訴我,你想怎麼做吧?」/

林若心慢慢地站了起來,她那並不矮小的身軀居然在微微顫抖。可儘管如此,她仍舊閉著眼睛,用顫抖的雙手開始給自己寬衣解帶。/

羅非不由捶了下床鋪,牙齒亦咬得咯咯響:「若心,這不是想看到的結果。你別這樣,我會生氣的!」/

「羅非,我知道我很低俗。可是我……最珍貴的……也是你最看得上的,也只有這個了……」林若心說完,身後已經傳來了紐扣被掰開的聲音。/

羅非的眼眶已經潮濕了,他一步步的走向了林若心,突然間將她摟在了懷裡。/

林若心光滑細嫩的皮膚順著羅非的指尖遊走,讓他的心也跟著激蕩起來。/

「若心,我如果說我不想得到你,那是我在裝逼。你知道嗎?我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