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臉紅臉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臉紅臉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生死時速,亦是生死時刻。慕成楓說出這樣的話來似乎像是垂死掙扎。/

丁薇已經絕望,但即便如此,她仍舊保持著自己最後的溫柔:「成楓,快跳車,也許還能活!快點!」/

「姐,準備減速踩剎車!快!」讓丁薇難以置信的是,慕成楓不但不聽她的話反而給她下了命令。/

丁薇只是回過頭,但第一眼看到的並不是慕成楓那堅定的目光,卻是匍匐在大卡車擋風玻璃上的一個堅毅的身影!/

丁薇只見那人的嘴角微微勾起一個美妙的弧度,突然間一拳砸向了擋風玻璃!/

「嘩啦!」主駕駛位的那一大片玻璃瞬間碎裂,把已經喪心病狂的司機都嚇了一跳!/

這個矯健的身影瞬間衝進去,朝著司機就是一記重拳!/

「砰」的一聲,司機猝不及防,被他一拳打在了腮幫子上,瞬間昏死過去!/

而這個身影則在下一秒把司機狠狠地推倒了副駕駛位上,先是減速,緊接著踩了一腳剎車!/

「蹭……」急剎車的聲音幾乎要刺穿在場所有人的耳膜,甚至連一旁正在走路的小學生們都嚇了一跳。此時,一張張小臉上掛著驚恐的表情,甚至有幾個孩子膽小的都嚇哭了。/

大卡車終於緩緩地停下了……車頭輕柔的懟在了丁薇的賓士slr上。/

丁薇和慕成楓因為慣性的作用向前沖了一下……但是,毫髮無損。/

兩個美女對視了一眼,表情都無比慘淡,特別是丁薇,甚至她已經潸然淚下。/

「太好了,咱們都沒事!都沒事!」丁薇的心中所說的「沒事」,必然也包括了拯救她們的男人——羅非。/

此時,羅非下了車。在不遠處路口負責督導指揮的交警也快步走來,沖著他敬禮。此時,交警大叔的臉上也早已被汗水濕透:「兄弟,怎麼回事?」/

羅非只是微微擺手,快步走到了slk的面前。/

車門開了,兩個美女一下子撲到了羅非的懷裡。/

羅非的臉上仍舊寫滿了平靜,但緊摟著她們的那雙手卻攥緊了。/

……/

幾分鐘後,數輛警車來到了事發現場,天州刑警總隊的張隊長都出現在了現場。/

張隊眼裡不揉沙子,立刻查看了現場的攝像頭錄像。他看完之後,不由握緊了羅非的雙手,心有餘悸道:「好懸啊!是不是有人藉機報復你?」/

雖然羅非並不在警隊中效力,但是張隊已經因為之前的大案加上幾年前的一些交情和羅非關係匪淺。/

羅非聽到張隊的話,頓時微微點頭:「是的。」/

「小羅,你幫咱們破獲了91大案,又幫咱們天州掃除了三雷幫這樣的禍害。我們絕不能允許好人吃虧!」張隊不假思索的說道,「你放心,我會盡全力從這個嫌疑犯身上找到突破口的。」/

羅非沒有打攪張隊長的積極性,但是他很清楚,像這種司機已經是亡命徒了,根本不可能從他的身上取得任何突破口。/

但是,羅非還是微微點了點頭,默默地表達了對張隊的謝意。/

……/

張隊處理完了交通事故後,丁薇走到了羅非的身邊,沖著他說道:「小非,我想……我……不知道可以嗎?」/

儘管丁薇什麼實質內容都沒有說出來,但羅非還是微微點頭道:「當然可以。不過,我要陪你一起去!」/

「嗯!」丁薇深深吸了一口氣。/

慕成楓站在一旁,看著如默契的二人,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笑容:你們的關係可真好。還有,羅非,你知不知道自己剛才有多危險?你為什麼連命都不要了也要救我們?/

這種話只是停留在了慕成楓的心中,卻並沒有說出來,她隱隱約約的感覺其實自己壓根就知道答案。/

警車送走了慕成楓,羅非又開著車走了五分鐘,終於把丁薇送到了她要談判的鋼鐵集團中。/

目送著丁薇走進了董事長辦公室的大門,羅非這才拿出了手機,坐在了等候廳的長椅上和風狼取得了聯繫:「你們那邊有什麼情況下?」/

風狼微微點頭:「有情況……但,已經解決了!咱們的人毫髮無損,不過天寶幫的傢伙們卻損失慘重。鳳凰老大和肥仔一人廢了一個天寶幫的堂主。」/

羅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冰冷,道:「知道了。」/

「哥,你要採取什麼行動嗎?」風狼忙問道。/

「不需要了,已經風平浪靜了。咱們準備見招拆招吧!」/

羅非連續給狼團和鳳團的成員打了好幾個電話,確認大家都沒事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呵呵,羅寶!你真是一條瘋狗啊!不過,我要看看你還有多少顆犬牙沒有被我扒掉!」/

……/

與此同時。在天州天青區的豪華別墅群清風莊園的14號別墅中。/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在了一個留著一縷紅髮的男人身上。這男人30歲上下,瘦長臉,臉上總是有刮不幹凈的絡腮鬍子。他是天寶幫天辰區的負責人紅火。/

紅火人如其名,這幾年小日子一直過得很紅火,別看天辰區居民很少,有錢人更不算多,但他總能在按時給羅寶上供的同時,讓自己過得很爽。而他也深受羅寶的器重。/

但是今天,羅寶卻狠狠地給了他一個耳光。/

紅火捂著臉,很委屈的說道:「老大你只要能出氣,你隨便打吧,我……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你不是說洪六開車很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