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二十七章 落寞的老大們

第一百二十七章 落寞的老大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陳輝剛衝過來,剩下的兩個黑衣人立刻會意的後退了幾步。他們很清楚,以他們的能力肯定不是羅非的對手,再過去也是送死,倒不如把戰場讓給陳輝。/

陳輝的攻勢異常的凌厲,衝上來就是一連串不講理的腿功,一腿比一腿更硬。這也是陳輝修行多年的功夫,多少年來未遇敵手。/

陳輝本以為羅非會主動閃躲,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羅非居然迎著他的腿轟了過來!/

一時間,羅非和陳輝的兩條右腿兇狠的撞在了一起!/

此時,陳輝只感覺自己的腿像是撞在了鋼板上,一種痛楚的感覺猛然間襲來。/

而羅非也受到了震蕩,不由後退了兩步。/

陳輝見狀,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呵,不過如此!」/

「說你自己呢?」羅非冷冷的回應著。/

「不知死活!」陳輝說完又是一記重腿掃向了羅非,他似乎是跟羅非鉚上勁了,只找羅非的腿去碰!/

讓陳輝意想不到的是,就在這一刻,羅非也突然間伸出了右腿,再次和陳輝對碰起來!/

當兩位武者的招式修行到很高的程度的時候,有的時候無招勝有招,他們往往會選擇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來解決戰鬥。這,也是充滿自信的一種表現!/

下一秒,兩個人的右腿再次碰撞在一起!/

而這一次的碰撞產生的力量讓陳輝整個人都凌空而起,狠狠地跌飛了出去。/

而羅非也是連連倒退了好幾步,只覺自己的右腿一陣酸麻。/

再一看陳輝,他卻已經站不起來了。/

此時,陳輝的臉已經紅透了,之前他還向羅寶誇下海口,說自己的兄弟一定能幹掉羅非。結果不但自己的兄弟被羅非打死了三個,他自己的腿也受了傷!/

羅寶看到情況不妙,連忙跳下了集裝箱。他跑到了陳輝的面前,用自己的身軀擋住了陳輝。/

「大哥!你快走!別管我!」陳輝艱難的用左腿撐著地,讓自己站了起來,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右腿迎面骨已經骨裂了。羅非……太可怕了!/

然而,出乎羅寶的意料,羅非居然並沒有靠近陳輝。他站在了原地,輕描淡寫的摸了摸自己的右腿:「你功夫不錯,已經讓我受傷了。」/

「你的功夫比我更高,我的腿已經骨裂了。」陳輝望著自己腳下躺在血泊中三個兄弟,眼眶裡頓時閃爍出了晶瑩的東西,「殺了我吧,放過我大哥。」/

「不!殺了我吧!羅非,今天我們本來只是想和你切磋一下,順便化干戈為玉帛。現在看來,這玉帛是化不成了!」羅寶嘆了口氣道,「來,動手吧。只求你一件事,殺人不過頭點地,斬草不要除根。」/

「呵呵呵。斬草不除根就像是養虎為患,你覺得我會做這種事嗎?」羅非說完,便朝著羅寶步步緊逼。/

陳輝咬著牙擋在了羅寶的面前,居然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大哥!我可以給你跪下!我求求你了!」/

陳輝說完,還真的給羅非跪下了。/

而就在這一刻,陳輝的兩個兄弟居然也給羅非跪下了。/

此時,他們很清楚,自己已經死到臨頭了。他們的老大之前差點害死了丁薇、林若雪和李晶,羅非怎能輕饒了他們?/

所以,他們都閉上了雙眼,準備接受死亡的審判。/

周圍,一股股冷風夾雜著並不柔美的海的味道席捲而來,再摻和上血腥的味道,讓他們都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

然而,死亡卻並未臨近。/

許久之後,當陳輝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羅非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此時,陳輝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暈死了過去。/

……/

清晨,九號碼頭早已經恢復了平靜,且周圍的地面上乾淨的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丁薇的家中,羅非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丁薇並不在自己的身邊。他微笑著洗漱一番後,走到了客廳。/

果不其然,丁薇正坐在客廳的飯桌上,桌上擺滿了羅非最喜歡的小菜。/

「來,吃早點咯!」丁薇笑道。/

羅非不能再過去和她親密了,因為與生俱來的敏銳嗅覺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廚房裡還有人,而且,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果不其然,當廚房門打開的時候,從裡面走出了林若心。/

林若心穿著雪白的睡家居服,因為別墅里很熱的原因,她並沒有穿襪子,雪白的小腳丫暴露在外,一顆顆小巧的腳趾像極了圓潤的小珍珠,十分可愛。/

「大賤人,你起床了?」林若心湊過來就給了他一拳,算是當做了最好的早安禮物,「老實交代,昨天有沒有欺負薇姐?」/

「若心,你說什麼呢!小非是我弟弟好不好!要是弟弟敢對姐姐做那種事,那不是要翻天了?」丁薇主動背起了鍋,幫羅非說了謊。/

羅非對此很無奈:「不解釋。」/

林若心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羅非的身上,似乎在尋覓著什麼問題的答案。而羅非則沖著她微微點頭:「今天天氣不錯,風和日麗的。我想上午去釣魚。」/

林若心俏臉一紅:「怎麼,又想請我吃掌上烤魚?嘿嘿,早說嘛,本董事長允許你想到這個好主意!」/

羅非笑問:「薇姐,一起去吧!」/

丁薇卻搖了搖頭道:「你們倆去吧。我今天要做一個報表,挺重要的。」/

羅非心中暗自唏噓:我知道你在撒謊,你這傢伙還是一成不變的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