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眼不見為凈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眼不見為凈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不錯,最近練的挺好。腹肌終於有質感了!」羅非一邊摟著她,一邊嘖嘖贊道,那口氣就如同甘甜品嘗他烹調的美食一般。/

甘甜頓時撅起了小嘴,氣呼呼道:「大賤人,你再不鬆手我喊人了!」/

「喊吧!你今天起晚了半個小時,還沒有練功。我本該揍你一頓的。你如果敢喊人,還得被若心揍一頓。喊吧,快喊,要不要我替你喊?」羅非冷笑道。/

「嗚嗚!就知道欺負我!我就這去練功好了,你放開我行不行!」甘甜鬱悶的說道。/

羅非非但沒有放開,反而張開了血盆大口,在甘甜雪白的脖頸上輕輕咬了一口……/

甘甜只覺身體一陣抽搐……整個人差點不好了:「非哥,你、你別這樣,我……」/

羅非對甘甜的調戲適可而止,但言語仍舊直接:「我不會改變,除非你跟我絕交。你自己選吧。」/

甘甜氣呼呼的朝著他打出了一記重拳!/

這一拳力道十足,顯然沒給羅非任何面子!/

只是,就在甘甜這一拳即將打在羅非身上的時候,羅非卻伸出了兩根手指,不偏不倚接住了她的拳頭!/

甘甜頓時瞪大了眼睛。/

「嗯,比半個月前有進步!」羅非說完,突然間一手抓住了甘甜,一把將她扔了出去!/

甘甜頓時摔在了沙發上,氣得嗚嗚叫道:「大混蛋!你等著!我會打敗你的!」/

「廢柴,去練拳了……有這功夫一根圓木都打斷了!」羅非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

沒多久,庭院里就傳來了甘甜練拳的聲音。/

羅非此時坐在了別墅的走廊上,正翹著二郎腿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呢。/

儘管現在天氣漸冷,但甘甜只是穿著短褲背心,而且背心只是半截的,讓甘甜露出了大片的雪肌。甘甜是個膚質很好的女孩子,皮膚細嫩而白皙,而且怎麼曬都曬不黑。而且練出來的肌肉線條非常好看,並不像很多專業的健美女運動員那般猙獰,仍舊保持著女性的柔美。/

羅非最喜歡看運動時候的甘甜,而且是肆無忌憚的欣賞。/

現在甘甜的拳法已經小有所成,平均10分鐘能夠打斷一根直徑為20公分左右的圓木。/

最近,羅非對她的要求極為苛刻,卻也教會了她很多用氣的方式。/

甘甜的小拳頭落在了圓木上的時候,拳拳有力,拳拳鏗鏘,一拳一個坑洞。一時間,圓木的碎屑隨風亂舞!/

只見那圓木被打到了凹進去一半左右的時候,甘甜突然間一聲沉重,猛然間抬起了自己的右腿,一腿掃在了圓木上!/

「咔嚓!」/

圓木從中間折斷!頓時無力的耷拉下來!/

羅非都看得一驚:「哦?腿力有提升啊!快過來讓我看看你的新奧爾良香雞腿!」/

「呸!不要臉!」甘甜沖著羅非吐了吐舌頭,「不過還真得感謝你,非哥。你說過,手腳要均衡的基礎上,要避重就輕的尋覓自己的天賦。我發現我的手腕更適合防守,雙腿更適合進攻。」/

羅非點了點頭道:「嗯嗯,別看你規模大,但是腿更長,腿長是有很大好處的。」/

「姓羅的,怎麼什麼話到了你的嘴裡立刻變味了?」甘甜憤怒的衝過來又給了羅非一拳!/

然而,羅非卻輕鬆地用右腿擋住了她的進攻,還順勢一彈!/

甘甜頓時被羅非的氣浪彈飛了出去,鬱悶的大叫起來:「就知道欺負我!還調戲我!你有本事欺負若心晶晶和楓姐啊!幹嘛總沖著我來啊!」/

「她們好欺負,欺負起來沒手感。你不好欺負,所以更好玩。」羅非不假思索道。/

「混蛋大賤人!」甘甜憤怒的攥緊了小拳頭,「我再也不想理你了!」/

羅非調戲了甘甜許久後,卻也認真的說道:「甜甜你記住,你的基本功被甘叔叔練得非常非常的紮實。所以最近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在教你用氣。你剛才那一腳其實是懵的,原理你並不懂。如果我讓你自己領悟,恐怕你又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呃,你這麼一說,我就懂了,我是用氣踢出來的,對吧?」甘甜問道。/

「沒錯。但是,力量還是基礎。練到一定的程度後,力即是氣,氣即是力。你的天賦在於你的力量非常好。」羅非說道,「近期,我會讓若心和老杜合作一下,給你配點葯。盡量讓你的力量提升的快一點。」羅非道。/

「啊?吃藥啊?那不成了作弊了嗎?」甘甜噘著小嘴道,「我不喜歡那樣做。」/

「那你喜歡眼睜睜的看著若心被一個比你強大的敵人捏死嗎?」羅非悠悠道。/

「那你不是能保護我們嗎?」甘甜氣呼呼的反駁道。/

「萬一我不在你們身邊呢?」羅非沒好氣道,「忘了91慘案嗎?」/

羅非現在只要想戳甘甜的傷疤,就把91大案說成慘案,就是為了提醒甘甜慘敗在雷虎手中這件事。/

果然,甘甜聽到這句話,又一次無力反駁了:「你個大混蛋!」/

「甜甜,你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於一根筋了。很多事你不懂得變通。就像之前你和洛薩?克利奧尼做生意一樣。以你的能力,是早晚會提升到非凡集團管理層的位置的。為什麼及早不及晚?還有就是現在,你明明能儘早的讓自己突破瓶頸,為什麼覺得這是作弊呢?」/

「哼,臭賤人又進入說教模式了……」/

羅非頓時火氣:「你再說一句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