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危機四伏的劉家鎮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危機四伏的劉家鎮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吃過早飯,鳳凰開著車帶著林若心出發了,目標直奔天麗區劉家鎮。/

一路上,林若心還刻意看了一眼客戶資料。/

劉家鎮在天州非常有名,它的出名之處在於鎮子里幾乎每家每戶都非常有錢。最差的家庭每戶都有數百萬,千萬元戶遍地都是,甚至還有好幾個身價破億的大戶。/

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劉家鎮歷代的鎮長都非常重視商業發展,而且非常具有經商頭腦,懂得帶領整個鎮子一起走向富裕。但說起來非常奇怪,劉家鎮雖然非常會做生意,但卻極少聽過他們從事藥品生意,甚至鎮子里的藥鋪都非常少。/

林若心這一次是和鎮子里最有名望的大家族劉周家族取得了的聯繫,劉周家族內的一個擴展經理主動發出了邀請,請她來洛家鎮談生意。/

「若心姐,劉周是個什麼人?」半路上,鳳凰問道。/

「我並不是特別清楚。不過據說是從事食品加工起家的,在全國都有劉周家族的連鎖店。劉周本人很有名,屬於那種不喜歡上榜的巨富。」林若心說道。/

「其實今天應該讓非哥跟你過來的。」鳳凰說道。/

「沒關係,你來也一樣,我覺得今天不會出什麼事。就算是出一些意外,你也會保護好我的!」林若心道。/

鳳凰心中一陣暗爽:嘿嘿,非哥,你的妞挺會說話的嘛!我慢慢地開始認可她了。/

車子很快開入了劉家鎮。鳳凰熟練的繞過了大街小巷的時候,突然間感覺有些不太尋常:哎,這個小鎮有點意思啊,怎麼感覺我走過的路線像是一個八卦圖呢?/

鳳凰也沒有太過於在意,而是繼續帶著林若心往目的地走。很快,車子停留在了位於小鎮中心的一個大庭院的門口。/

剛一下車,鳳凰就走過去沖著門口的幾個保安說道:「大哥,我們是來和劉周先生談生意的,我們約好了上午9點。」/

幾個保安對視了一眼後,其中一個留著板寸的保安說道:「請你稍等一下,我去跟劉先生通報一聲。」/

林若心也下了車,在門口等了一會兒。/

沒多久,只見這個板寸頭保安帶著一個慈眉善目的銀髮老人走向了林若心和鳳凰。/

銀髮老人穿著黑色的練功服,仙風道骨,看上去頗有些像方外之人,並不像是傳說中的生意人。他和羅非的愛好很相似,手中也捏著一串手串把玩著,那手串質地很不錯,已經被歲月的浸淫磨礪成了近乎黑紅的色澤,顯然已經把玩了太久的年代。這也說明此人的心性極好。/

林若心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她對劉周還是有一些了解的,一看這人的長相就知道他是劉周。於是連忙過去打招呼:「請問是劉周先生嗎?」/

劉周上下打量了林若心一番,不由微微點頭:「小姑娘,你是哪位?」/

「您好,我是非凡葯業集團的董事長林若心,我和您的經理劉強約了今天和您見面。」林若心客客氣氣的說道。/

劉周聽完,頓時收起了一張笑臉,就連語氣都突然間變得陰冷起來:「你這丫頭是不是腦子有病?誰讓你來劉家鎮的?劉家鎮不歡迎你!」/

林若心頓時愣住了:「劉先生,你怎麼生氣了?」/

鳳凰當場怒了,氣哼哼的指著劉周罵道:「你這老頭怎麼這麼粗魯?我家林董事長對你客客氣氣的,你幹嘛罵人啊?你才腦子有病呢!」/

劉周更加憤怒:「不識好歹的丫頭,自己不懂規矩亂闖我們劉家鎮,還敢在這裡撒野不成?來人啊!」/

劉周剛說完,周圍的幾個保安頓時圍了過來。/

林若心連忙說道:「劉先生,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我想你是不是搞錯了?我們這只是來跟你們談藥品生意的啊!」/

林若心不說這句話還好,剛一說出口,劉周就猛然間揮出了手臂:「給我把她們轟出去!」/

鳳凰氣得火冒三丈,她用身子一把護住了林若心,沖著劉周道:「死老頭,你是不是變態啊?我們招你惹你了?跟你客客氣氣也錯了?你怎麼這麼不是東西啊?你沒念過書,沒有教養是嗎?」/

「把這個死丫頭給我打出去!」劉周氣得拂袖而去。/

劉周剛一走,幾個保安就把鳳凰團團圍住了。/

板寸頭保安沖著鳳凰說道:「這位小姐,你現在如果趕緊走的話,我們不跟你動手!」/

鳳凰面露不屑,道:「哼哼,還想跟我動手?我今天就不走!我們什麼客戶沒見過?像這死老頭這樣沒有風度的客戶還是第一次見!來啊,動手啊!」/

板寸頭保安一看說什麼都沒用了,頓時沉下臉,朝著自己的幾個弟兄點了點頭。/

這群人頓時蜂擁而上,伸出手要抓住鳳凰!/

此時,林若心連忙拉住了一個人的手:「別打架啊!」/

這保安用力一掙,林若心一個不留神栽倒在了地上!/

鳳凰頓時氣瘋了,她猛然間一腳踢向了那保安的胸口,將他踢飛了出去:「讓你手賤!」/

這個倒霉的保安不偏不倚飛到了劉周的腳下,劉周看罷,不怒反笑道:「呵呵,還有兩下子嘛,死丫頭!」/

「臭老頭,有本事你別走,跟姑奶奶較量較量!我要好好收拾一下你那張破嘴!」鳳凰憤怒的罵道。/

「呵呵,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把這幾個小夥子打趴下咯!」劉周悠然一笑,居然坐在了一張太師椅上,悠然自得的翹起了二郎腿!/

然而,劉周話音剛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