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破七七酒陣!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破七七酒陣!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哥哥,這群人好奇怪!」副駕駛位上的秦霏雨說道,「他們怎麼把入口封起來了?不讓人進去了嗎?」/

羅非心中一沉,不由苦笑道:「看來是小鳳惹禍了。小雨,咱們準備走進去吧。」/

羅非把車停好後,和秦霏雨一起走到了關卡門口。/

此時,那幾個身穿練功服的人也走了過來。/

為首的一個是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男人,他面相不惡,說話也比較客氣:「請問這位先生來劉家鎮做什麼?」/

「我是來想劉周先生請罪的。」羅非很客氣的說道。/

男人上下打量了羅非一番,甚至還刻意湊近了羅非。一時間讓秦霏雨都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明明功夫很高強,卻不恃強凌弱,這位先生好修養。」中年男人拱手道,「請問那位小鳳姑娘和您是什麼關係?」/

「我是她哥。」羅非說道,「她是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劉老先生?」/

中年男人點了點頭:「是,她和林若心董事長觸犯了我們劉家鎮的規矩,而且她本人還和劉先生動了手。所以被我們扣下來了。」/

「那我明白了。既然壞了規矩,有什麼說法沒有?」羅非問道,「這件事怎麼了斷,我聽劉先生的。」/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道:「但凡是壞了劉家鎮的規矩的人,需要在鎮子里走一圈。路過每一家飯館,喝掉一碗飯館裡的酒,如果最終能夠站著走到劉先生的門前。劉先生就會原諒他。否則,這人必須把劉家鎮的祖訓抄上1000遍,才能離開。」/

「那個,抄東西我最在行了,我來幫忙好了!」秦霏雨自告奮勇的說道。/

「小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祖訓一共有1500多字。」中年人笑了。/

秦霏雨頓時花容失色,不由自主的攥緊了拳頭,道:「我感覺我姐姐和小鳳姐的錯誤沒這麼大!你們這是非法拘禁!太過分了!」/

中年男人索性不理秦霏雨了,只把目光轉向了羅非:「羅先生,你怎麼看?」/

羅非淡淡一笑道:「我聽說劉家鎮的飯店都是用古法釀造的酒,特別好喝,還有一種自然而然的甜味,我一直都想嘗嘗。當然,如果再能來一隻燒雞就酒,那可就太爽了!」/

中年男人也是豁然大笑道:「羅先生真是一條漢子,說話很痛快!劉家鎮的人不欺負女人。現在兩位姑娘正在劉先生家裡做客,就等羅先生前去相會了!」/

「那就走起吧!」羅非信步走了進去。/

「請!」/

……/

劉家鎮並不大,但再小,好歹也是個鎮子,而且整個鎮子的結構是一張八卦圖,需要一圈圈的往裡面走。/

羅非剛走了不到二十米,就碰到了第一家店鋪。/

此時,老闆已經走到了門前,拿著一個很古樸的酒罈過來,給羅非倒滿了一碗酒,隨後又給羅非端了一盤牛肉。/

羅非湊過去沖著老闆深深鞠躬,道:「謝了,老哥!」/

羅非說完,端起酒一飲而盡後,不由深深點頭:「好喝,看來真的是古法釀造的,這酒有糧食的甘甜!」/

老闆笑著說道:「兄弟,吃塊肉壓一壓吧,我家的醬牛肉出了名的好吃!」/

羅非也不客氣,抓起了一把塞進了嘴裡:「嗯!是不錯!不過老闆,給你提個建議,你的丁香放多了一點,香料味偏重了。」/

羅非說完就走向了前方,只把老闆留在了風中凌亂:「這小夥子有點意思啊!」/

秦霏雨跟在了羅非的身後,臉上寫滿了擔憂:「哥哥,如果這家鎮子里真有好幾十個飯館,你不是要喝好幾十碗嗎?萬一喝醉了怎麼辦?」/

羅非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我問題不大。好幾天沒喝酒了,感覺肚子里的蛔蟲一直都在提意見。」/

羅非身後的中年男人也笑了,但是笑過之後,心中不由替羅非捏了一把汗:羅先生,我們鎮子里的酒別看度數不高,可是後勁很大,你現在還行,一會兒就怕你撐不住了……劉老,其實事情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大家早就釋懷了,你也不必這麼耿耿於懷……/

……/

羅非一路走,一路喝,很是逍遙。而不大不小的劉家鎮還真的有幾十個飯店。羅非一走路走進去,不知不覺就喝了30多碗。/

而此時,他才剛剛把整個鎮子走完了四分之三。/

中年男人終於動了惻隱之心,他沖著前面的幾家店鋪揮了揮,示意老闆收攤,這樣的話,羅非能少喝幾碗。/

然而,羅非卻面露不悅,道:「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的酒還沒喝夠呢?你怎麼就讓人收攤了?」/

「羅先生,你再喝真的醉了!」中年男人湊近了羅非,低聲說道,「你已經很厲害了,你是我見過的人之中,最能喝,也是最有膽量的一個。老弟,你一路走過去吧,不要喝了,到了劉老那邊……」/

羅非卻悠然一笑,從路過的一家飯店門口停留,他照樣規規矩矩的沖著老闆行了禮,隨後一飲而盡。/

中年男人的冷汗順著腦門不停的往下流,他真的沒想到羅非居然這麼猛。/

但是,秦霏雨卻擔心的不行,連忙衝上去攙住了羅非:「哥哥!要不……」/

「小雨,記住一件事。作為一個商人,或者作為一個商人的後代,這輩子最要遵守的就是兩個字,那就是誠信。你既然答應了某件事,就必須要百分之百的做到,明白了吧?」羅非認真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