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恩不言謝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恩不言謝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劉周也是心頭一沉,他也猜到了這種可能性。不過,他還是沖著劉峰說道:「立刻去找他吧!不管在不在,都要第一時間把信息反饋給我和羅先生!」/

「是,先生!」劉峰轉身而去。/

劉峰走了,劉周立刻擺下宴席招待起了羅非等人。/

此時,羅非也在鳳凰和秦霏雨的臉上很捏了一把:「沒規矩,給劉老道歉!」/

鳳凰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平時誰要是這樣對她,她早就怒了。但羅非發話後,她還是恭恭敬敬的給劉周倒了一杯酒,道:「劉老,剛才得罪您了,我向您賠禮道歉。」/

「哈哈哈,其實也沒什麼。你這丫頭的功夫不錯,不過耐力太差,跟我鬥了30多個回合就不行了。」劉周哈哈一笑,這筆恩怨也在笑聲中一筆勾銷了。/

「嘿嘿,其實你這老頭的功夫也挺好的,至少比我厲害,我算是領教了!」鳳凰也吐了吐舌頭說道。/

秦霏雨撅著小嘴抗議道:「哥哥,臭老頭那麼欺負你,我才不向他道歉呢!」/

羅非剛要說些什麼,劉周就搖了搖頭道:「小友不必介意了。就如同幾個小丫頭有你這樣的好哥哥,你也有她們這樣的好朋友。這丫頭就不用說了,剛才小鳳和若心可是差點把老夫威脅到死啊!」/

此時,鳳凰和林若心都臉紅了。/

眾人正在說話的時候,劉峰已經回來了。他的臉色非常難看,甚至牙關緊咬。/

劉周看到劉峰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應該如同羅非的猜測那樣。/

「劉峰,劉強人呢?」/

「先生,劉強跑了!手機關機了,家裡也空了。」劉峰氣憤的說道。/

劉周拍案而起,怒道:「這個混賬東西!」/

劉峰咬牙切齒道:「先生,如果剛才還不能確定,那麼現在就可以確定,一定是這傢伙故意陷害了林董事長!」/

羅非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林若心的身上,道:「如果是他故意陷害了若心,目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激怒我。一旦我和劉家鎮動手,把事情鬧大,受傷的也只有我們的非凡集團。所以……」/

「劉峰!繼續給我找這個人!不惜一切代價!」劉周怒喝道。/

不過,儘管劉周和劉峰都很生氣,但他們的心中都有些悲觀,/

說起來很巧,就在劉周剛說完這句話,劉峰還沒有離開的時候,羅非的手機上傳來了信息提示音。/

羅非拿起了手機看了一眼後,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劉老,不用讓劉峰叔去了,這人抓到了!」/

「抓到了?怎麼抓到的?」劉峰不由一愣。/

劉周也有些震驚:「你們的效率這麼快?」/

羅非淡淡一笑,把手機遞給了劉周看了一眼:「您瞧,是這個人吧?」/

劉周一看屏幕,發現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形容猥瑣的胖子,他不由嘆了口氣:「呵呵,相由心生。看錯人了啊!」/

「啊?抓錯了?」秦霏雨有些著急了。/

「不,我是說,是我看錯了他!居然讓他當了劉家的貿易部經理……」劉周不由嘆了口氣道,「小友,這人是從哪抓到的?」/

「長途汽車站。」羅非道,「我進鎮子之前,就把劉強的照片發給了我的兄弟們,讓他們在長途汽車站和地鐵站進行監控了。」/

「為什麼是這裡,而不是機場?」劉峰問道。/

「因為誰都會想到是機場。而偏偏機場是最不容易魚龍混雜的地方。」羅非笑道。/

「……」聽到這裡,劉周和劉峰又一次對羅非肅然起敬。/

……/

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一輛黑色轎車已經停在了劉周家的門外。風狼和肥狼二人從車裡把一個長得非常猥瑣的胖子拽了出來。/

那個胖子的樣子很狼狽,左眼還挨了一拳……差點變成熊貓。/

胖子看到劉周的時候,頓時嚇得魂不附體,甚至連說話都是顫音的:「先生……」/

劉家鎮的男女老少,上至九十九,下到剛會走,基本上都會一些拳腳功夫,以劉周家族的功夫最為高深和正宗。鎮子里六十歲以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劉周的門徒。所以他們以「先生」二字稱呼劉周。然而……/

「不要叫我先生!」劉周怒喝道,「劉強,你給我老實交代!你到底受了誰的指使,故意騙林董事長來劉家鎮做生意的?」/

劉周雖不是劉家鎮的鎮長,但是在鎮子里卻比鎮長威望更大。這麼多年來,他的家族不但幫著村子裡的人拓寬生意路線,讓他們賺到了更多的錢,更是幫助他們走上了健康之路。/

劉強也是如此,他按照輩分來說是劉周的堂孫。/

劉強甚至劉周的脾氣,他外逃被抓回來,如果想要保全自己,也只能實話實說了:「先生,我說,我都說!是龍天河給了我2000萬,讓我這麼做的!」/

劉周不由眉頭緊皺:「龍天河?天河幫的老大?」/

羅非在心中嘆了口氣:看來我還是猜錯了,我本以為是韓宇。不過,這也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韓宇已經和天河幫穿一條褲子了。」/

「是的,劉先生。」劉強雞啄米般的點頭,唯恐錯過這個認罪的機會。/

劉周冷冷道:「劉強,你應該記得祖訓中有一條,那就是永遠不準和幫派的人來往!你還記得如果犯錯的話,我會怎麼處罰你嗎?」/

劉強冷汗淋漓,已經嚇得魂不附體,他慌亂之下居然跪在了地上,磕頭如搗蒜:「先生!求求你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