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樂極生悲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樂極生悲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天藍會所,坐落在天西區和天南區交界地帶的一家大型夜店,曾幾何時是天寶幫的搖錢樹。那時候,會所外每天都是車水馬龍,有數不清的富家公子喜歡來這裡消費。/

而會所里的美女極多,一個個身段妖嬈,長相甜美,她們的嘴巴如同抹了蜜似的,特別會說話,為人也開放大膽,惹得很多男人不惜為她們一擲千金。/

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隨著張隊他們的打擊力度日益加大,天藍會所的日子並不算好過。/

不過這一周以來,風聲突然間又變鬆了很多,以至於會所的生意又有所好轉了。/

今天,羅寶把自己最重要的客人黃龍請到了這裡。/

明天黃龍就要回香江了,今天,羅寶要讓黃龍舒舒坦坦的。/

燈紅酒綠迷人眼。黃龍和羅寶一邊喝著酒的時候,不由故意掃了一眼周圍,問道:「哎,那個韓宇怎麼沒來?」/

羅寶不由輕哼了一聲:「那個少爺羔子始終跟咱們不是一條心啊!」/

「呵呵,是不是覺得我敗給了姓羅的,所以不高興了?」黃龍冷冷道,「也好,等到老子騰出手來,一定狠狠地教育教育他!讓他知道什麼叫尊師重道!」/

「沒錯!一切都聽老哥你的!」羅寶今天喝的有點多,不過心情很好。/

陳輝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是午夜12點了,黃龍明天下午四點要坐飛機回去。他知道不能耽擱了,頓時站起身道:「師父,我送您回酒店休息吧!」/

黃龍頓時有些意興闌珊,悶聲沒有說話。/

陳輝從心中掠過了一絲鄙夷。他知道黃龍的想法。這個老傢伙體力充沛,肯定是想臨走前做點見不得人的事讓自己宣洩一下。/

此時,羅寶主動把黃龍攙扶起來,把嘴唇貼在他的耳邊,低聲說道:「老哥,你知道我為什麼沒叫一個妹子過來陪咱們喝酒嗎?」/

羅寶頓悟,頓時驚喜不已:「呵呵呵,你小子可真有一套!說吧,這次的美女怎麼樣?」/

羅寶笑道:「是老哥你最喜歡的類型。你一看就知道了!」/

黃龍說完,立刻起身,沖著陳輝努努嘴。/

陳輝明白了,他不再說話了,而是轉身走了出去。/

羅寶也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此時,黃龍只覺自己已經有些飄飄欲仙了,在這醉人的霓虹燈下,在這曖昧的氣氛中,如果能和一個自己心儀的妹子一起做些開心的事情,那將是多麼的愉快啊!/

就在黃龍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門,開了。/

一個留著雙馬尾的大眼睛小美女怯生生的走了進來。這個小美女看上去是那麼青澀,那麼單純,她那雙大眼睛裡似乎寫滿了驚愕和不解。/

黃龍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被治癒了……/

黃龍之所以喜歡年紀小的女孩子,是因為他在小學時代有很深的烙印。因為他打小長相就兇惡,所以很不招人喜歡。那時候他特別喜歡班裡的一個清純的小女孩,可是多次表白,小女孩就是不接受他。/

後來,小女孩畢業之後,他就再也聯繫不上她了。/

從那之後,黃龍對小美女興趣盎然,多少年都不曾改變……並為此痴狂。/

黃龍之所以看中了林若雪,就是因為林若雪的身上有當初那個小女孩的影子。所以黃龍才會厚顏無恥的向羅非提出那種見不得人的要求。而面前的這個小美女,卻和林若雪有幾分神似……/

黃龍頓時感覺自己有些忍不住了,一把撲了過去:「來,小姑娘,讓叔叔好好的疼疼你!」/

小美女拚命地掙扎著,甚至都叫喊了起來:「叔叔,你別這樣,我怕,我怕啊!」/

「別怕別怕!叔叔可喜歡你了!你來吧!來吧!哈哈哈!」/

……/

此時,在天藍會所外,又有幾輛車開了過來,從裡面走下了一群身著西裝的男男女女,他們的年紀大部分都不算很大,都在20~30歲之間,正一臉悠然的朝著天藍會所走去。/

此時,羅寶在車中望著這群人,頓時露出了一絲欣慰。他沖著身邊的陳輝說道:「小輝。如果咱們的生意一直都能這麼好,那以後真的可以考慮穩一點了。」/

「嗯。」陳輝點了點頭,「如果真能這樣保持到大哥您全身而退那一天,我覺得可以暫時把和羅非的仇恨放下了。」/

「不!」羅寶搖了搖頭道,「羅非還是要幹掉的,他始終是咱們的心頭大患!等著吧!等黃龍這次回去之後給咱們帶回好消息吧!」/

陳輝欲言而止,他並不想在此時此刻打擾羅寶的積極性。/

……/

就在他們剛離開不久,剛才那群男男女女就展開了行動,他們以閃電般的速度包圍了天藍會所的一層和二層。/

其中,一男一女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3樓,直奔最隱蔽的一個包房而去。/

包房裡,黃龍幾乎把自己脫得一乾二淨。他望著眼前已經被自己打暈過去的小美女,不由舔了舔嘴唇,道:「小丫頭,抵抗個什麼勁呢!剛才就老老實實的,用得著吃苦嗎?不過話說回來,少了你的抵抗似乎不好玩!」/

黃龍立刻在小美女雪白細嫩的小臉蛋上親了一下:「哇!香,實在是香!所以說,小女孩最可愛了!」/

黃龍說完,只感覺自己心中的那隻野獸再也無法被控制住了,他立刻撲向了小美女,準備展開自己的殘暴行徑!/

幾乎是與此同時,已經緊鎖的房門突然間被一腳踹碎了,一男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