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奄奄一息的釀酒師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奄奄一息的釀酒師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時差和亢奮後的疲憊,讓這一次隨著羅非而來的人們大多睡著了。而羅非的房門也緊閉上了,人卻已經不在房間里了。/

凌晨兩點鐘,胡美和羅非已經喬裝打扮,來到了凱頓市的黑人區。/

現在,南珠國的隔離制度早已經被廢除。不過居住在這裡的黑人和白人還是有很大不同,白人區比較富足,而黑人區相對貧困,在黑人區內,幫派林立,非法持有槍械的人很多,甚至很多幫派成員以擁有槍支為榮。所以,縱然是有功夫在身的羅非和胡美,在進入黑人區後也是萬般小心。/

……/

黑夜,特別是寂靜的後半夜,本來是安睡的好時光。可是在他們走過的這片區域,仍舊燈火通明,甚至有穿著時尚外衣的年輕黑人在街邊肆無忌憚的販賣一些違禁品。/

羅非和胡美穿著利索的牛仔,腳下踏著軍靴,臉上略加濃墨重彩,看上去倒是像極了土著人。/

羅非和胡美要去的地方是一個名叫瑪爾街的地方,那這條街的中心區域,住著那位釀酒大師。據說,他在當地也有一定的背景。/

兩個人一路前行,前半路都很太平,可是走到後半段的時候,耳邊傳來的凌亂槍聲,讓兩個人不由自主的警覺起來。/

凱頓,是犯罪率極高的城市,特別是兇殺案頻發。在黑人區經常發生惡**件,槍戰更是在所難免。他們剛一行動就遇到了槍戰,也算是運氣「相當不錯」了。/

只不過,兩個常年遊走在刀尖上的舞者,早就適應了這樣的節奏,兩個人一對眼神,很快順著道路的兩側,互相掩護,互相前行。/

突然之間,二人的的前方,一個黑色圓滾滾的物體突然之間躥到了兩個人的面前!胡美定睛一看,都被嚇得一個激靈,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

羅非定睛一看,原來地上是一個男人的頭顱。再一看前方,兩伙人正在械鬥。/

他們之中等級比較高的,手持槍械。而等級相對比較低的,則手持鐮刀、匕首等等。那種兇狠的冷兵器被打磨的極為鋒利,一旦擊中要害處,必然會奪人性命,而這個倒霉的黑色頭顱,就是這樣被一把鐮刀狠狠斬斷的。/

前方,避無可避。雖然是一條通路,可是在這條通路上,全都是互相撕扯的人群,十分危險。而這條路也是通往瑪爾街的必經之路。/

……/

胡美固然有些緊張,可是一想到身旁有羅非在,什麼緊張的情緒也都在瞬間消弭的一乾二淨。她不顧一切的跟著羅非沖向前去,眼瞅著就要衝過這條街區。/

可是就在便道上,一個嘴巴上都鑲嵌著嘴環的彪悍黑人看到了胡美,一時間大怒,嘴巴里用科薩語大罵著,揮舞手中屠刀砍向了胡美:「臭婊子,給我去死!」/

毫無疑問,對方誤把胡美當做了敵人!/

胡美機敏的向後退了一步。本來,她退後這一步是可以避開對方的,可是沒成想,地上躺著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居然用手狠狠抓住了她纖細的腳腕。一時間,胡美居然動彈不得!/

那個手持屠刀的黑人桀桀一笑,只見他手腕一翻,照著胡美的胸前狠狠刺來!/

這一刻,胡美避無可避了!/

……/

然而,就在下一秒,這黑人持刀的手臂受到了極為劇烈的震蕩,只感覺一股不可抗力突然來襲,更是讓他劇痛難忍!黑人手中的刀子橫飛出去,居然斜插在了對面的牆壁上。/

緊接著,一道冷風來襲,黑人男子只感覺下巴一陣疼痛,整個人凌空而起,飛出去五六米開外!/

下一秒,胡美也恢復了正常,她用沒有被控制住的右腳狠狠的踩住了腳下那隻手,只聽見地面上傳來了一聲慘叫!這隻手終於鬆開了!這時候,胡美看清楚保護自己的正是羅非!/

此時的羅非面色冰冷,一言不發,只是拉住了胡美的手,一步步向前走。前方,不停的襲來攻擊他和胡美的人,卻被他一拳一腳踢飛,直到再也沒有人敢靠近。/

然而,就在羅非和胡美即將走到這條街對面的時候,迎面快步走來一人,突然端起了手中的一把霞彈槍,瞄準了羅非的胸口:「說,你是不是老馬薩派來的?」/

霞彈槍,是一種越是湊近,威力越大的槍支。其散射的子彈在近距離內,可以把一個獵物打得傷口崩裂,甚至會一槍致命!/

羅非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微勾起。/

然而,讓羅非都吃驚不已的是,這個男人突然間無法挪動身體了!/

羅非驚愕的發現,胡美的身上居然散發出了一種警戒性的氣息,正是這股氣息壓倒了對方的氣焰,甚至震懾了對方的感官,讓對方無法行動。/

緊接著,胡美猛然間伸出了右臂,一記直拳打在了對方的喉嚨處!/

對方的霞彈槍瞬間脫手,整個人跌倒在地!他捂著自己的喉嚨,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就已經慘痛的暈死過去!/

周圍,這男人的一群手下也沖了過來,只可惜還沒來得及開槍,胡美身上的氣息再度延展開來,瞬間感染了這幾個人。/

羅非這才發現胡美的確變強了,原先她的威懾力只能籠罩極小的範圍。而現在,她能夠在相對比較大的距離控制其他人了!/

但是,沒等胡美動手,羅非就一把拉住了她,趕緊帶著她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

……/

穿越了這片危險的街區,羅非和胡美很快來到了相對比較安靜的祖頓街上。/

此時,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