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四十八章 更重要的任務

第一百四十八章 更重要的任務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十一月下旬的南珠國氣候是最好的,說涼不涼,說熱不熱。即便是正午陽光照在羅非的屁股上,都不是很燙。/

羅非終於睜開了眼睛,只覺鼻孔間嗅到了一股誘人的香氣。/

這是美女身上的處子體香和清雅的茉莉花香水混雜在一起散發出的味道。/

羅非側目一看,只見自己的被子已經被掀開了,對面的椅子上坐著笑意正濃的林若心。/

「嘿嘿,大賤人睡覺的樣子還是挺可愛的!」林若心翹著雪白的長腿,不禁調侃道。/

羅非坐了起來,不懷好意的打量著美女老闆,輕哼道:「我可只穿著內衣內褲,不怕我非禮你?」/

「來吧,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林若心笑得很邪性,給人一種很特殊的感覺。/

羅非也感覺林若心和過去不太一樣了。最近每一次和他單獨相處的時候,她更加洒脫自然,甚至偶爾還會耍耍流氓,比以前有趣多了。/

羅非也不客氣,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不由分說抱緊了她。/

林若心無奈的送給了他一個戰友般的擁抱,但卻還是小心翼翼的保持著兩個人的尺度,提醒道:「大賤人不準愛上我,不準愛上我,不準愛上我。重要的事說三遍。」/

「那可備不住,那可備不住,那可備不住。重要的事也說三遍。」羅非笑道。/

林若心羞澀的推開了羅非。她理了理自己略微有些凌亂的髮絲,恢復了昔日的淡定:「羅非,你去洗漱吧,一會兒樓下見。咱們吃個工作餐,我有些事要跟你商量。」/

……/

幾分鐘後,羅非已經穿戴整齊來到了一樓飯廳。和林若心一起吃起了午餐。/

「羅非,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你瞧瞧,剛到南珠國,就讓你的時差都顛倒了。」林若心關切的遞給了他一大杯牛奶。/

羅非喝了一大口後,不由笑道:「非奸即盜。」/

林若心頓時俏臉一紅,不由伸出了雪白的小手,照著羅非的大腿很掐了一把:「滾!你個混蛋!好心沒好報!問候你一句都不行啊!」/

「呵呵,你這句問候明顯沒有任何感彩,是替某人問候我吧?」羅非悠悠道。/

林若心甩給了羅非一把白眼球,道:「所以說,我最討厭的就是聰明之極的賤人。」/

「好了,那就別賣關子了,直說吧。某人又找你麻煩了,對吧?」羅非笑問。/

林若心冷著臉,也不說話,而且還撅起了小嘴。/

羅非的嘴角頓時一陣抽搐:「又來?」/

羅非的周圍坐滿了隨行的成員,他們不是狼團和鳳團的成員,就是非凡集團的成員,還有一些親友團成員。眾目睽睽,而且也都看到了林若心的表情,一個個都在一旁看熱鬧。/

羅非尷尬極了,不由壓低了聲音道:「能不能私下解決?」/

林若心搖了搖頭,甚至很不耐煩的摩拳擦掌:「你自己考慮吧!」/

羅非只能鬱悶的湊到了林若心的面前。/

林若心一把捧起了羅非的右臂,輕輕地捏掉了上面的一根短髮……突然間,她張開了血盆小口,狠狠咬在了羅非的手臂上!/

「嗷!」羅非發出了一聲近乎野狼的嚎叫聲,疼得拍起了桌子,「哦……我招誰惹誰了?為什麼每次受傷的總是我?」/

周圍的一群人都在無良的笑。/

「一群沒良心的,回家之後全部扣工資!」羅非怒火滔天的說道。/

林若心卻是一臉的愜意,道:「哼哼,我總算不生氣了。」/

「不過老闆,誰惹你,你去咬誰不好嗎?幹嘛每次受傷的都是我?」羅非鬱悶的問道。/

「哼!誰讓你好欺負!」/

「老闆,看您老人家的表情不對勁,是不是死老頭又欺負你了?」羅非笑問道。/

死老頭值得是誰,林若心和羅非心照不宣,必然是林子雄那個老頭。/

「是啊。」林若心嘆道,「我養父有個好朋友叫丁進,是亞洲最大的服裝製造商之一,同時也是影視圈大佬。他出面幫我和養父說和了。」/

「丁進?」羅非的大腦中很快閃現出了一個中年小老頭的形象。這人個子不高,略胖,習慣穿西裝,戴圓框眼鏡,很喜歡古玩字畫,也愛好美食,同時擁有非常好的商業頭腦。羅非在香江的時候,曾經和丁進有一面之緣。/

「你認識他嗎?」/

「只能算是認識而已。」羅非道,「我和他曾經在香江的一個博覽會上見過面。」/

「你這一次去香江,可能要和丁進還有我養父一起合作了。」林若心嘆了口氣道,「羅非,林子雄畢竟是雪兒的親生父親,我和他鬧得太僵,會讓雪兒特別難做。雖然雪兒什麼都不說,但我很清楚這一點。」/

「放心吧,我該怎麼做,你說。」/

「香江那邊有非凡集團的分公司。以前只是個辦事處,並沒有太多的業務項目。不過丁進已經提出要和咱們合作了,養父也會參股。還會排出大量的人力資源過去給咱們幫忙。你還是一把手,你過去之後,大刀闊斧的干,不要有任何顧忌。」林若心說道。/

「如果我沒有任何顧忌,恐怕會一個不留神得罪了丁進和林子雄。」羅非在林若心面前一向心直口快,很坦誠的說道。/

「得罪就得罪!只要咱們不主動惹事就行!」林若心給了羅非一個尺度。/

羅非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林若心那一群人身上,只覺自己的心頭微微一顫。/

老實說,羅非有些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