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秦霏雨入住!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秦霏雨入住!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佟靈尷尬的說:「這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

羅非毫不客氣的說道:「你有這個疑問也不為過,因為香江這邊的業績的確不如天州。」/

佟靈啞口無言。/

香江寸土寸金,機會也是大把大把的。有專家曾經統計過,在香江賺錢的容易程度是天州的至少兩倍。因為這裡有超過了天州3倍以上的一線大公司……但是,佟靈已經在香江待了一個月了,成績卻慘不忍睹。/

羅非卻已經下車,沖著佟靈悠然道:「多謝你送我,時間不早了,我不留你喝茶了,回家早點睡吧!」/

望著羅非的背影,佟靈突然感覺自己非常渺小,渺小到甚至不如羅非身邊的一粒微塵,一時間慚愧不已的低下了頭。/

可是,不知為什麼,佟靈的拳頭一直是緊緊攥住了,凝聚了一股驚人的,充滿了自信和期許的力量。/

「羅總,你放心吧,我不會被你剔除掉的!我會振作起來,創造奇蹟的!」/

……/

羅非的家這棟住宅樓的二樓,一個朝向還算不錯的單元里,兩室一廳,經濟適用。/

只是,羅非剛剛走到樓道口的時候,就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在一樓門口的位置,他嗅到了一股格外危險的味道。/

羅非的眉頭頓時豎了起來,他輕手輕腳的朝著樓上緩緩走去,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然而,當羅非走到二樓的時候,只覺這股味道越來越濃了。/

羅非本能的想要迴避,可是他很清楚。不能這樣對付這個「敵人」否則,她會更加肆無忌憚的對付自己。/

於是,羅非只能鼓足了十二萬分的勇氣,衝上了最後一級台階。/

很快,羅非在二樓直面了。/

四目相對,對方露出了一絲邪惡的笑容:「臭哥哥,你終於肯回來了,我可等你半天了!」/

羅非的後背冒汗了,鬱悶的問道:「你不在學校宿舍好好住著,來這幹嘛?」/

「你的地址好難找啊!如果不是本女俠聰明過人,給若心姐打了一個電話,要不還不知道你躲在這裡呢!我不管,從今天開始,我要和你糾纏到底!」/

望著張牙舞爪的對方,羅非差點以淚洗面:「姑奶奶,我哪裡好你告訴我,我改還不行嗎?求求你饒了我吧!」/

「饒了你?門都沒有!我已經徵得爸爸同意了,以後就跟你一起住了,你要負責我的一日三餐,順便幫我暖床!」/

羅非鬱悶的打開了房門,這位強大的敵人則輕描淡寫的隨著他走進了房間。/

剛一進門,羅非大聲疾呼道:「老天爺啊!我老羅到底做錯了什麼事,你要這麼收拾我啊!」/

羅非剛說完,就被小妞按在床上一通暴打:「你個大賤人!跟本女俠住在一起是抬舉你了!還跟我唧唧歪歪,是不是對美好生活失去信心了?」/

此時,羅非的手機響了,一條微信來襲。他本能的拿出了手機,發現簡訊居然是該女俠的父親發過來的。/

上面沒有漢字,只有一個雙手抱拳的表情符。/

「死老頭,你害我!」羅非差點氣暈了。/

……/

此女正是秦霏雨,現在的她正在香江讀書。/

本來,羅非的計劃是很完美的,他打算每天都去努力的上班,然後抽出周末的時間去陪陪秦霏雨。可是沒想到,小美女已經找上門了。/

不僅如此,小妞顯然是有備而來,她手裡拎著一個偌大的行李箱,樓下甚至還有保鏢拎著箱子等待,顯然已經是守株待兔許久了。/

於是,小妞既來之,羅非也只能則安之,老老實實的幫人家整理好了房間。/

雖然香城繁華,可不代表羅非現在的住處高大上。恰恰相反,這裡比起天州的條件可是有天壤之別。這個家裡條件非常簡單,傢具不多,只有簡單的衣櫃、廚衛、飯桌等等,多餘的一件都找不到。而且,有些地板磚也已經出現了裂紋,牆壁上是用市面上最便宜的壁紙貼上的。/

羅非這麼做,當然是為了給自己修身養性,如果來到香江這邊,還照著天州那邊的生活標準來做事,恐怕自己的驕奢淫逸之心一起,就很難恢復平常心了。/

秦霏雨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這輩子沒住過這麼差的房子。就算是在香江的學校里上課,平時還是睡在香江的別墅里。可是,她是個有些奇怪的白富美,偏偏對這種平民化的生活感興趣:「嘿嘿嘿,房間第一次變得這麼小啊!咦,房間里沒有床嗎?」/

羅非當然是想嚇走這位白富美,桀桀一笑道:「不但沒有床,還得睡榻榻米呢。」/

羅非說完就指了指地面上泡沫板。/

怎料,秦霏雨不但沒被嚇到,反而欣喜不已:「榻榻米才好呢!這樣睡很健康的!我早就睡膩了家裡的水床了!」/

羅非決定把壞人做到底,索性嚇起了秦霏雨:「這房間里還有蟑螂!你小心點,半夜蟑螂沒準會爬到你的嘴巴里!」/

女生都很害怕蟑螂,羅非估計秦霏雨也不例外。/

然而!/

「沒關係,有蟑螂不要緊!我可是有備而來,我帶了超聲波除蟲器!往房間里一按,什麼蟑螂啊、蚊子、蒼蠅什麼的,都得被嚇跑!」/

「……」羅非無語了。/

「再說了,我已經決定,從今天開始睡和你睡在一個房間,有你保護我,我怕什麼!」/

「……」羅非再也找不出理由了,只能倒地裝死了。/

老實說,羅非喜歡秦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