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六十一章 香澳三巨頭!

第一百六十一章 香澳三巨頭!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說話的是一個個頭不算很高,頭頂上已經形成了地中海的小老頭,這人大約有六十歲左右的樣子,戴著一副圓框黑色眼鏡。/

他上下打量著丁士森,頓時氣呼呼的罵道:「小兔崽子,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非凡集團的副董事長!也是我的好朋友!不到一年前,如果不是他在香江颳起那次金融風暴,恐怕興盛集團的資產得縮水一半。這樣的大佛我想請到家裡供著都請不到,你敢得罪他?」/

丁士森頓時吃驚不已:「啊,是他啊?」/

說話的小老頭正是丁士森的父親丁進。/

丁進從香江起家,後來去天海發展,做起了服裝生意。後來生意騰飛後,又回到了香江,繼續發展自己的生意。他因為善於經營,加上頭腦好事,喜歡鑽營,所以結識了不少生意場上的大鱷,把自己的生意越多越大。/

不過在一年前左右時候,他的生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當時興盛集團虧損了很多錢。後來羅非在香江為洛雲天打工的時候,利用自己的業餘愛好——操盤炒股,不經意的掀起了一次小規模的金融風暴。/

丁進在那一次金融風暴之中賺了大便宜,一下子發達了。/

當時,丁進想託人去找羅非,好好地感謝人家。可是人家已經離開了香江,不知去向了。/

再後來,丁進聽說羅非去了非凡集團,還和雄風集團鬧了很大的矛盾,於是,他主動站了出來,充當了和事佬。/

不過,羅非對丁進並乜有太大印象,因為在那次金融風暴之中他幫助的人太多,自己都數不過來了。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去天州,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找到了林若心,而一個小小的因素,則是為了避免太多人去感謝他,讓他盛名難卻。/

「廢話!不是他還會是誰?那個臭小子,非要氣死我嗎?」丁進怒道。丁士森是丁進的獨子,也是老來子,平時他寵溺的不行,打都不捨得打一下。可是今天在這種原則問題上,他馬虎不得。/

丁士森心中恨不得把羅非撕成碎片,可是卻也只能在父親的威嚴之下緩緩走過去,沖著羅非低下了頭:「羅叔,我錯了。剛才多有得罪了,請您不要介意!」/

羅非淡淡一笑道:「看在你和天哥、小雨認識,還有你父親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了。」/

丁士森心頭一寒:你真夠狂妄的。居然把洛雲天和秦霏雨看得這麼重,把我父親看的這麼清。/

丁進也知道自己在羅非心中的位置並不高,但是他太想巴結羅非了。他快步走過去,連忙拉住了羅非的手,道:「恩人,大恩不言謝了。一會兒咱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對了,明天你有沒有時間,去我公司坐一坐?」/

「明天?」羅非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明天有事。」/

「……」周圍的人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香江人傑地靈,富商雲集。丁進在香江是排名前四的大富豪,坐擁上百億的身價,他光是服裝加工廠就有足足50多個,服裝連鎖店更是擁有800多個,遍布在整個亞洲的許多發達城市。這樣的牛人,羅非居然不給面子!/

丁進不由暗暗道:年輕人里敢跟我這麼狂的,也只有你羅非了。沒辦法,誰讓你本事大呢?我可是真的很想把你請到我公司里去當副董事長啊。如果有了你,興盛集團會更加興盛,就算才成為香江首富也指日可待!/

「那就改天吧,改天你如果有時間,一定要去我的公司看一看!」丁進連忙說道。/

「行,有時間我一定去!」羅非也給了丁進一個台階。/

丁進又把目光轉向了秦霏雨,笑道:「小丫頭,剛才你說的是氣話吧?」/

「哼!如果丁伯伯你剛才還不出頭的話,那就不是氣話了!」秦霏雨輕哼道。/

「哈哈哈,你和小森可是青梅竹馬啊,用得著那麼較真嗎?」丁進問頗有深意的問道。/

丁士森比秦霏雨只是大了兩歲,因為父輩的生意關係。兩個人從小就認識。丁士森一直都很喜歡秦霏雨。只不過,他只能是一廂情願,因為秦霏雨從小就很憧憬和成熟的男人在一起。小時候,她跟爸爸最親,而遇到了羅非之後,就開始粘著羅非了。/

不過,丁進一直都很想促成秦丁兩家的經濟聯姻。/

秦霏雨聽完,頓時翻了個白眼,道:「估計也只能是青梅竹馬了。我已經有喜歡的男人了!」/

秦霏雨說完,便把羅非的手拉得更近了。/

一旁的佟靈看得都有些尷尬了,心中更是有些凌亂:非哥,你不是說你和小雨是兄妹嗎?這是幾個意思?/

丁進不由一陣糾結:「這個……回頭再說吧。我想你和羅非的年紀差得有些大吧?」/

「年齡又不是問題。再說了,我今年18歲,哥哥才23歲。我們只差了5歲。5歲算什麼呀!就算25歲。我喜歡哥哥,哥哥喜歡我,我們也可以在一起啊!」秦霏雨毫不留情的說道。/

丁士森都快氣哭了,差點轉身就走。/

丁進的高級助理連忙拉住了他,拚命朝著他使眼神,示意他別輕舉妄動。畢竟這個節骨眼上,他要是真的敢走,他爸爸一定打死他。/

丁進鬱悶的說道:「這個……咱不說了。對了,老洛剛才也是玩笑話吧?」/

丁進和洛雲天也有些交情,他認為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會讓老洛給些面子的。/

然而,老洛卻望著羅非說道:「哦,小非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