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這樣最好看……

第一百六十四章 這樣最好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眾人都一陣啞然……5億米刀都不賣,你要瘋啊?你怎麼不上天呢?/

藍天明心中有一團狂熱的火在燃燒,此刻已經有些忍不住了性子了:「7億!」/

羅非仍舊搖頭。/

「10億!」藍天明低吼道。/

10億,是他的最上限了,再多,恐怕藍幫的資金鏈都會斷。畢竟藍幫是靠打打殺殺起家,不會像香江幾個靠經濟實體起家的大富豪那般有錢。/

羅非仍舊在搖頭。/

這一刻,藍天明知道,自己肯定買不到這塊極品美玉了。/

此時,丁進突然間站了出來,沖著羅非道:「老弟,我出20億!」/

相比較做實事的羅非,丁進倒是更喜歡沽名釣譽。其實這塊玉再離譜也賣不到20億,關鍵是在這塊玉如果能放在興盛集團總公司中,它帶來的隱藏價值肯定更加無法估量!一定會為他吸引更多人氣!/

而且,財大氣粗的丁進也覺得20億應該夠了!羅非應該滿足了!/

此時,就連洛雲天和沈傾城都沖著羅非點了點頭,示意羅非可以放手了。/

20億不是小數,對於羅非來說,足以憑藉這筆錢加上自己的腦力和實力,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商業集團了!以後再也不必搭理勞什子的林子雄了!/

眾人也是這麼想的。/

羅非的目光再次筆直的落在了葉辰的身上,十分愧疚的說道:「葉老,不好意思。」/

葉辰並不在意,道:「品相這麼好的玉,又這麼大,老夫受之有愧。所以,還是賣掉吧!」/

沈傾城也點了點頭道:「羅非,你賣掉吧!20億不是小數了!」/

然而,羅非又搖了搖頭,道:「葉老,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把這塊玉送個天虹幫?我覺得以這塊玉的質量和大小,能給幫里添加一些人氣了。」/

「……」/

所有人都說不出一句話了。如此質地的一塊美玉,價值連城的一塊美玉,羅非居然要送人!/

葉辰幾乎忍不住了,兩行老淚一直掛在眼中,說話的聲音都略顯哽咽:「小友,不要開玩笑了。老夫不是不識相的人,怎麼能擋小友的財路呢?」/

羅非豁然一笑道:「哈哈,同坐一條船,富貴又團圓。這塊玉送給我發揮不了多大價值。倒是送給天虹集團,價值更大!如果老友不反對,那就這麼決定了!」/

羅非說完,一把拉住了葉辰的手,攙扶著他轉身而去!/

「哇!哥哥太帥了!」秦霏雨的雙眼中寫滿了憧憬。/

佟靈獃獃的站在原地,已然無語。今天從進入會展中心一直到現在,她如同看了一場驚世駭俗的大片,而且,她自己居然也是戲中主角。這種感覺簡直刺激到了極致!羅非,真的是帥,這種帥不是外表的帥,而是內心。這人的心真的可以容納大海……/

沈傾城也站在了原地,任憑眼淚無聲的流淌。/

今天,沈傾城之所以會站出來擁護羅非,而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她純粹是因為羅非幫忙剷除掉了黃龍,才會決定下這麼大的本錢。可是她沒有想到,羅非居然反手給了她一層保護罩!/

今天的事肯定會見報。明天開始,這塊帝王綠將會歸屬於天虹集團。如此一來,天虹集團會更受關注。這樣一來,很多居心叵測的傢伙在想要算計她之前,自己要先揣測一下自己的斤兩了。/

「呵呵,想幫他,卻沒想到他居然幫了我……」沈傾城含著淚說道,「這個專偷人心的壞蛋!」/

……/

今夜的會展最重要的焦點就是這場玉石之賭。而賭過之後,眾人都散去了。/

藍天明賠了夫人又折兵,氣得臉色煞白,差點犯了心臟病。而羅非和他的朋友們則開開心心的離開了。/

走出了會展中心,沈傾城快步來到了洛雲天的面前,微微點頭道:「天叔,能不能把羅非借給我一天?」/

洛雲天哈哈一笑:「羅非叫我老洛,你卻叫我天叔,不是把我喊老了嗎?」/

「那個……天哥,能不能把他借給我一天?」/

「呵呵,年輕人的事情我不管。」洛雲天悠然一笑。/

此時,飛翔手舞足蹈的說道:「哈哈哈,小非真是好命,今晚又要驚天地泣鬼神咯!」/

沈傾城俏臉一紅,氣呼呼道:「這傢伙是誰?怎麼這麼沒禮貌!亂棍打死算了!」/

洪天幫的眾人都是一陣大笑。/

其實,不用沈傾城這樣說,羅非也沒打算陪著洛雲天去喝酒。他今天已經計劃好要和葉辰一醉方休了。/

沈傾城很快就帶著羅非離開了香江。她用自己專屬的私人飛機帶著羅非和他身邊的兩個女孩子一起飛往了澳城。反正香江和澳城只是相隔一條江,距離並不遠。/

……/

一個多小時後,羅非已經跟著沈傾城一起回到了她家偌大的別墅中。/

沈傾城立刻命人擺酒招待羅非,葉辰、秦霏雨和佟靈作陪。/

席間,大家一起暢聊的時候,沈傾城的心中掠過了一絲感慨:唉,羅非。你這傢伙眼光真毒!看玉石這麼准,看女人居然也這麼准!這兩個女孩子真是不錯,這麼大的場面,居然都面無懼色,而且說話很得體,長相也很標緻……/

想到這,沈傾城的心靈深處掠過了一絲陰暗:不過,我覺得這樣更刺激一些。/

……/

飯後,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十二點。/

沈傾城站起身,望著已經昏迷不醒的羅非三人,不由微微嘆了口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