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渣聚會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渣聚會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說話的並不是劉周,而是一個女孩。/

女孩的年紀比甘甜小一點,不過也有20歲出頭。她個子不高,身材並不是特別火爆,但清秀的五官卻給人一種很耐看的感覺,一頭利索的短髮更是讓人耳目一新。/

女孩剛剛打趴下甘甜和鳳凰。這,已經是一周以來的第幾十次了。/

「廢物,羅非要是看到你們倆這樣子,還不知道多失望呢!」女孩繼續嘲諷著,甚至走過去踢了甘甜一腳。/

然而,就在這一刻,甘甜突然間暴起,雙手用力抓住了女孩的雙腳,將她撲倒在地!/

這一刻,鳳凰都驚呆了。此時,她已經站不起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甘甜發飆!/

甘甜揮舞著一雙小拳頭,朝著女孩的臉上一拳不饒一拳的打過去,憤怒的咆哮道:「你可以罵我!但不准你詆毀非哥,不準!」/

女孩冷笑了一聲,突然間抬起腳踢在了甘甜的小腹上!/

甘甜被踢得凌空而起,跌飛出去七八米遠。/

「哼,就罵了,罵的就是他!難道你不是廢物嗎?呵呵,對不起,我說錯了,你比這個廢物強一點!」女孩站起身,輕描淡寫的擦掉了嘴角的鮮血,一步步的走向了甘甜。/

甘甜已經被女孩打的遍體鱗傷,卻仍舊倔強的站起身,雙眼中怒火燃燒:「你再說一句試試?」/

此時,鳳凰也暴怒起身,一記掃腿將女孩踢得凌空而起:「混蛋娘們,去死!」/

甘甜趁勢衝過去,朝著女孩打了過去……一時間,三個女孩子戰成了一團。/

……/

許久之後,三個女孩都躺在了地上,全身傳遞而來的疼痛感讓她們都近乎站不起身了。/

「不准你罵他,不準……」甘甜的聲音已經哽咽了。/

女孩微微嘆了口氣,道:「對不起,我收回剛才的話。其實我是替那個賤人恨鐵不成鋼。今天看來,你們的潛力還是不錯的。從明天開始,我教你們進階的功夫,好好學吧!」/

「南南,你和他……」鳳凰說到這,一時間不敢繼續說了。/

「小鳳,多虧你閉嘴了,否則我今天會打死你。」南南冷冷道,「記住,我叫劉南南,是劉周的孫女,是你們兩個陪練師父,除此之外,我跟任何人沒關係。」/

鳳凰欲言而止。/

……/

清晨,肥狗垂頭喪氣的走進了藍天明的別墅。當他看到藍天明那張陰森的撲克臉的時候,不由嘆了口氣:「老大,對不起。」/

一旁的雷鵬站起身,走過去拍了拍肥狗的肩膀,道:「肥狗,出來混,有錯就要認,挨打要立正。你最近已經折了老大四件差事了,你不覺得你再坐在這個位子上,幫里的兄弟們會不服嗎?」/

肥狗心中才是不服,但是又不敢直說,只能鬱悶的點了點頭。/

「肥狗,我也不想罵你了。你小子好歹跟了我十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樣吧,從今天開始,你官降半級,當銅樓區的副堂主吧,堂主嘛,交給陳輝來做吧!」/

肥狗不由一愣:「陳輝?」/

「對,陳輝。你應該認識他。」藍天明說道,「他是黃龍的徒弟,也是曾經的天州第一大幫派的二把手,經驗很豐富,手段也很高明,有他在,加上你的輔助,應該是黃金搭檔。」/

肥狗心中頓時升騰起了一片怒火,忍不住說道:「老大,如果是本幫兄弟想找我要這個位子,我可以給。他怎麼說都是外幫的。說得好聽一點,他是來投靠咱們的。說的不好聽,他就是一條喪家犬!老大,這樣的人,有資格成為咱們的堂主嗎?」/

「我意已決!」藍天明眉頭一皺道,「肥狗,別惹我生氣,滾出去!」/

肥狗咬牙切齒的走了出去。/

肥狗剛出門,雷鵬不由嘆了口氣:「對不起,藍哥,這件事我沒處理好。也許不該讓肥狗派人去找羅非的麻煩。」/

藍天明也是面如沉水,道:「今天陳輝、黑鳥和夜梟一起回來,這種不痛快的事咱想不說了!」/

……/

接近中午的時候,藍天明和雷鵬等藍幫的頭頭腦腦一起來到了香江國際機場。他們在機場等候了不到20分鐘的功夫,藍天明頓時眼前一亮:「嗯?他怎麼來了?」/

藍天明等來的顯然不是自己的三位兄弟,而是羅非。羅非正從他門的身側走過去。此時,他也不是一個人,身邊還跟著非凡集團的一眾高管。只是,他的手中拿著一束鮮花,看上去情緒非常不錯。/

此時,肥狗突然間驚呼了一聲:「操!怎麼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漂亮的小娘們?」/

藍幫眾人都是眼前一亮,只見從出機口那邊走出了一個絕代佳人。她身穿米黃色波西米亞長裙,身材高挑而凹凸有致,一張俏臉上,五官精緻的像極了瑞國手錶作坊中精心打造的手工表。她一顰一笑都帶著讓男人興奮而羞澀的感覺,好像是初戀的滋味。/

羅非健步如風,連忙走過去將鮮花送到了美女的手中,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

美女也很激動,同樣熱情洋溢的抱住了他,激動地說道:「大賤人,我想你了!」/

「若心,在一起吧,今天就在一起。」/

「滾!剛來就調戲我,我是來打死你的!」林若心沒好氣道。/

佟靈在不遠處看得一陣感慨:唉,還是若心更光彩照人啊!非哥看到若心的時候,眼神都不一樣了……/

林若心半天才鬆開了羅非,朝著羅非身後看了幾眼,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