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會讓你們倆死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會讓你們倆死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老哥,藍天明出了什麼事?」羅非心中一陣瞭然,這是他已經推測出的結果。

「他在參加宴會的途中被人放了黑槍,現在住進了聖瑪麗醫院!」洛雲天說道,「小非,這裡面有問題。」

羅非說道:「老洛,告訴所有堂口,稍安勿躁。另外,你主動聯繫藍幫,問詢情況,不要給藍幫任何發飆的理由!」

「我知道了!」

羅非掛斷了電話之後,立刻給李晶撥通了電話。李晶剛一接通,羅非就急切的問道:「你現在在哪?」

「我和妹姐在一起啊!就在波瀾街!哥,出了什麼事?」李晶忙問道。

「讓妹姐立刻送你回家。記住,不要被任何人跟上!」羅非說完之後,還是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說法,「算了,你們待在原地不要動,你發個位置給我,我去接你!」

「非哥,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嗯,出了很大的事,藍天明受傷了。」

……

羅非立刻開著車離開了非凡大廈,並立刻連線了秦霏雨,確認她安然無恙後,先是來到了波瀾街,緊接著又去了香江大學,把兩個美女都接走了。

此時,羅非已經恢復了淡定。他的大腦中已經生成了對這起惡性時間的一些猜測,藍天明出事,很可能跟黑鳥等人有關係,但是有怎樣的關係,就不好說了。

一整晚的時間,羅非的手機一直保持開機狀態,而電話一個接著一個的進來。大部分電話都是洛雲天打來的,他正在即時跟進藍幫的事。

現在,洪天幫和藍幫之間已經出現了局部摩擦,起因就是因為很多藍幫成員認為藍天明遇襲是洛雲天指使的。現在雙方各有幾十人因為打架被抓入了看守所里。好幾個堂口的老大已經忙到了焦頭爛額,正在想辦法贖人。

而此時,最不淡定的堂口居然就是黑鳥、夜梟的兩個堂口。

羅非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確認,藍天明的事情和兩大堂口有脫不開的關係了。

……

這一夜,羅非直到凌晨兩點才沉沉睡去。只是,羅非才睡了四個多小時,在清晨六點半的時候,一個陌生號碼突然間打了過來……羅非接起了電話,裡面居然傳來了雷鵬的聲音:「請問,是羅先生嗎?我是雷鵬。」

羅非的心中頓時盪起了一層漣漪,他以最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思緒,這才問道:「雷先生,是不是藍老大想見我?」

「是的。藍哥剛做完手術,剛醒過來,他想見你一面。」

「明白了,我馬上就到。」

「您來的時候小心點,不要出什麼事。」

雷鵬如此關心羅非並沒有出乎羅非的意料。因為羅非很清楚,雷鵬是藍天明的死忠。40多歲的雷鵬從剛生下來就認識藍天明了,兩個人是最好的夥伴,相處了40多年了。這樣的夥伴是斷然不會做出對不起藍天明的事情的。恐怕藍天明這一次遇刺,他也有所揣測了。

羅非出門了。他剛開車走出去的時候,身上已經跟了幾輛車。羅非開了一會兒,已經能感覺到,那並不是跟著跟蹤他的,而是藍天明的心腹。

很快,羅非來到了聖瑪麗醫院。

聖瑪麗醫院是香江非常有名的大醫院,和非凡集團也有很深的合作。醫院很大,就醫環境很好。

羅非輕車熟路的走上了樓,只是,當他距離藍天明的病房只有一個拐角的時候,卻聽到了兩個熟悉的聲音。

一個是夜梟,另一個是黑鳥。

「黑鳥,這一次你不會做的太過分了吧?」夜梟問道。他人送外號笑面虎,笑裡藏刀、口蜜腹劍是他的拿手好戲。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次黑鳥居然搞了這麼大的事。

黑鳥冷冷一笑:「老傢伙不死,咱們頂多是個堂主,永無出頭之日。」

「你說的有道理。藍天明對不少兄弟的確夠刻薄的。如果咱們將來有一天失去了利用價值,恐怕……」

「所以說,晚死不如早死。」黑鳥道,「只是,估計姓羅的和姓洛的怎麼都想不到老傢伙是被咱們弄死的。」

「可是,老傢伙還沒死呢!」

「沒死也夠嗆!醫生都說了,他活下來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那個槍手的槍法還是很不錯的!我現在在想的是,到底能不能把這件事安在洪天幫或者羅非的身上。」黑鳥冷笑了一聲。

此時,羅非突然間走了出來,冰冷的說道:「恐怕很難。」

黑鳥和夜梟頓時吃驚不已,特別是夜梟,說話都結結巴巴了:「你、你……」

倒是黑鳥很淡定,很快就恢復了平靜:「羅非,你都聽到了?」

「是啊,都聽到了。你個畜生做事夠狠的。」羅非冷冷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黑鳥不假思索道,「既然你聽到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呵,你以為自己能隻手遮天,想弄死我就弄死我?」羅非不屑道。

「在別的地方不敢保證,但是在荷國和香江,你跑不掉。」黑鳥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陰狠,「當然,如果你願意繼續和我們合作,我非常歡迎。你這人有本事,智商也很高,配與我合作。」

「但我卻覺得你不配。」羅非說完,徑直朝著病房走去。

「羅非!給你個忠告,藍天明活不了了!你最好不要枉做小人!」黑鳥雙手抱胸,神情自然的說道。

「是嗎?」羅非的嘴角微微勾起,「恐怕你沒這個能力讓他死。」

羅非剛說完,病房的門開了。雷鵬從裡面探出半個身子,他只是掃了混蛋一眼,就不屑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