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機靈鬼立功!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機靈鬼立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半個月之後的清晨,香江斯奧高爾夫球場內。

「好球!」隨著洛雲天的叫好聲,羅非結束了今天和他的友誼賽,結果又是羅非完勝。

羅非打完這一球,悠悠然的來到了洛雲天的面前,微微點頭:「老洛,你的水準提高了不少,以前頂多高於標準桿30桿,現在居然只是15桿了!」

「跟你比還是差遠了,你就算是不從商,只打高爾夫球,恐怕也能成為世界一流啊!」洛雲天笑了笑後,轉移了話題,「對了,藍天明怎麼樣了?」

「已經度過危險期了,現在正在安心調養。」羅非平靜的說道。

「麻煩你了。其實洛家當初對不起藍家。你能這樣幫我,也算是幫我積德行善了。」洛雲天十分感激的說道。

「老洛,不說這些沒用的了,最近你的擔子很重,還是想想後面的事情該怎麼解決吧!」羅非說道。

「是啊,最近幾天藍幫的人不停地惹事,我讓咱們的堂主都忍著點,不要跟那群瘋狗一般見識,否則一旦出了事,咱們會很難。」洛雲天道,「真沒想到,黑鳥他們居然會利用藍天明失蹤這件事做文章,居然堂而皇之的幫活人辦葬禮,簡直是開玩笑!」

「是啊,在黑鳥他們看來,他們的老大已經死了。」羅非聳聳肩道。

「你似乎沒把黑鳥他們放在眼裡。」洛雲天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因為他們不夠看。」羅非站起身,鬆了松筋骨,道,「他們背後還有個牛人,只是一直沒有露頭,這人隱藏的真夠深的。」

「不是陳輝嗎?」

「不,他不夠級別。」

洛雲天正要說話,他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洛雲天連忙走過去拿起了手機,看到的是一個熟悉的號碼。

「喂,我是洛雲天,王隊長,您找我有事?」洛雲天立刻開了免提,生怕羅非聽不見。

「是啊,老洛。你的堂主莫南出事了,你不知道嗎?」

聽筒里傳來的聲音十分熟悉,羅非已經聽出是王彪的聲音了。

王彪不但有洛雲天的電話,香江幾大幫派老大的聯繫方式他都有。他一直都在致力於敦促和監督他們不做違法之事的事務上。

洛雲天頓時一愣:「我真不知道?莫南出什麼事了?」

「5分鐘前,他在洪運酒吧打死了一個人,被我們的兄弟抓起來了。」王彪的語氣有些冰冷,「洛老大,莫南做事怎麼這麼衝動,不是他的作風。」

此時,陳山也朝著洛雲天這邊走來,臉色非常難看。

羅非很清楚,陳山也是為了莫南的事情來的。

陳山聽到了王彪的聲音,也是眉頭緊皺,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洛雲天同樣一籌莫展。

他們和王彪沒有任何私交可言,王彪也是個鐵面無私的鐵血探長,他是絕對不會在原則上犯錯誤的。求他放過莫南一馬,肯定沒戲,甚至,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而就在此時,羅非突然間奪過了洛雲天的電話,沖著聽筒說道:「彪哥,我是羅非。」

王彪聽到羅非的聲音,頓時一愣:「羅先生,是您?」

「您?」聽到王彪對羅非說話用了敬語,洛雲天和陳山都吃驚不已,完全沒有想到。

王彪之所以對羅非這麼客氣,就是因為羅非多次幫警方破案,不但是因為甘甜的事情,還是因為幾年前羅非也幫過王彪大忙。

羅非笑道:「彪哥,莫南不是那種人,我想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誤會。彪哥,我想知道一些細節,請你不要著急,慢慢講給我。」

王彪點了點頭,道:「被打死的人名叫鄒仁,是藍幫的一個小痞子。他是在洪運酒吧和莫南起了衝突,被莫南失手打了的。死了之後,屍體被藍幫的人弄走了。」

「那就是死無對證。」

「不過,現場有監控,可以證明莫南打了人。」王彪不假思索道。

「但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羅非堅持己見。

「羅先生,您說的沒有錯。不過現在我們也在拼盡全力去找鄒仁的屍體。如果能夠找到活人,當然會還莫南一個清白,如果不能,恐怕……」

羅非正要說話,自己的手機突然穿來了一條微信。羅非沒有理會,而是又問了王彪一句:「莫南現在被關在哪?」

「香西區看守所。」王彪說道,「那邊不是我的管轄範圍。」

聽到這,羅非不由眉頭一皺,「彪哥,我得請你幫個忙,立刻,馬上!」

一旁的洛雲天和陳山聽的面面相覷。

「老大,小非真的是強到沒邊了,這樣的朋友都跟他這麼熟啊!」陳山吃驚不已的問道。

「是啊,這傢伙真的超出了我的想像!」洛雲天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來這件事得麻煩小非了!」

……

羅非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高爾夫球場,朝著香西區的方向駛去。此時,他才抽出空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微信。

發微信給羅非的,居然是香兒,以前的偷包小賊,現在在洪運酒吧上班的小傢伙。

趙子亮說過,香兒和那群流浪的孤兒做事非常勤奮,從不喊累,從不偷懶。特別是香兒,她的表率作用和領袖作用十分明顯,那群孩子都聽她的話。羅非也因此更格外高看了香兒一眼。最近,羅非正準備把一個重要差事交給香兒,卻沒想到香兒居然主動聯繫了他!

羅非看了一眼手機,發現香兒發過來的居然是一個定位,這個定位距離他現在的位置比香西區看守所更近,而且還是順路,是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