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兇器泰倫德

第一百七十五章 兇器泰倫德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10分鐘後,兩個獄警押著莫南走進了香西區看守所的一間牢房裡。

只是剛一進去,莫南就看到一個男人正背對著他蹲在了牆角擦地板。

這人顯然看到了莫南,但卻沒有正臉看他,而是微微的勾起了嘴角。

此時,幾個凶神惡煞一般的男人衝過來圍住了莫南。

為首的兩個人又高又壯,甚至都比身高將近一米八的莫南高出了一大塊,巴掌大得像極了小蒲扇。

「呵呵,南哥,好久不見了!」其中一個臉上帶著一道疤的男人冷笑道。他有30多歲的樣子,相貌十分猙獰。

「刀疤強?」莫南輕哼了一聲回應道,「你還活著?」

「托你的福,活的好好的!」

刀疤強是慣犯,打架鬥毆是家常飯便,而且他力大無窮,別說一般人,就是拳腳功夫的高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而刀疤強旁邊的光頭外號叫光頭剛,跟刀疤強差不多,拳腳非常硬。因為兩個人關係很好,加上皮膚一黑一白,所以被稱之為香江江湖上的黑白二強。

黑白二強是藍幫的人,也是藍幫專門負責蹲監獄的,目的就是為了「照顧」敵對幫派的某些重要人物。

今天,他們迎來了莫南。

「你要怎麼樣?」莫南冷冷問道。

「落在我們手裡,你覺得你會怎麼樣?」刀疤強道。

莫南不由攥緊了拳頭:「最好別跟我動手,否則今天我弄死一個是一個。」

在莫南看來,他已經活不成了,畢竟他已經失手打死了鄒仁。所以他索性不怕了。

此時,天色已經漸晚。今天有些冷,窗外的冷風慢慢的飄入了牢房裡,讓人感覺有些不寒而慄。

「就憑你南哥?」光頭剛不屑的說道,「一對一你都不是我們的對手,更何況我們這麼多人。今天就算打死你,你也得認!」

「想不死也行!」刀疤強指了指角落裡的男人,道:「過去,像他一樣,擦地板。擦完了之後,過來給我們舔腳趾頭,舔到我們爽為止!」

莫南望了一眼角落裡的男人,只見他已經停止了動作,正在托著腮幫子,擺出了一副思考人生的造型。

「操!接著擦啊,有你屁事!」光頭剛怒了,大聲罵道。在他看來,所有進入他和刀疤強的牢房的犯人無一例外,都是他們的玩物,就算再牛的老大也不過爾爾。更何況,自己的老大黑鳥已經授意,今天必須弄死莫南,以除後患!

那角落裡的男人不由微微一笑,不屑的說道:「我剛才進來擦地板的時候,並不是因為覺得你們幾個傻貨有多厲害,我怕你們才擦。而是我覺得地板有點臟,我看著不爽。」

男人悠悠然吐出的幾句話,讓莫南和眾人都驚呆了。

莫南心道:這傢伙的聲音怎麼那麼像他?該不會故意進來救我的吧?我知道你很厲害,可是這倆傢伙是香江出了名的打手,功夫不在陳輝之下啊!更何況,他們是兩個人對你一個,還有這麼多幫手,就算我跟你一起上,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啊!你何必進來白白送死!死我一個不就行了嗎?

「呵呵,小子,你剛進來就刺兒頭,找死啊!」刀疤強冷傲一笑,「廢話真多,剛才擦地板的時候沒騎在你身上,你不爽是嗎?」

「哈哈哈!」眾人都笑了起來。

這人卻捏了捏拳頭,道:「你過來試試看。」

「小子,沒挨過強哥打,你真不知道強哥的厲害!」一個大板牙輕笑道,「看你小子長得有模有樣的,是不是想勾搭強哥啊!」

刀疤強也上下打量了這人一番:「沒看出來,長得挺有男人樣的,挺帥的。好啊,給我撿肥皂,我就饒了你!」

眾人又是一陣鬨笑。

男人的眼神中露出了略帶邪性的光芒:「我再說一遍,你過來試試。你不過來,我可過去了!」

「找死!」刀疤強驟然間大怒,衝過去朝著男人就是一記重腿,只踩男人的腦袋!

就在刀疤強的腿距離男人還有不到五公分的時候,男人突然間揚起了右手反手朝著刀疤強的迎面骨打了過去!

只聽「咔嚓」一聲,刀疤強慘叫著跌飛在了地上:「啊!啊!啊!」

眾人一陣駭然,只見刀疤強的腿居然都被男人打得變了形,完全骨折的樣子!

「強哥怎麼會這樣?這傢伙……好邪門!」大板牙驚聲道。

莫南更是吃驚不已:這!一招就解決掉刀疤強了?這不可能啊!

「阿強!」光頭剛頓時暴怒,沖著眾人吼道:「兄弟們,弄死他!」

看到光頭剛上了,眾人才把剛剛在心中萌生的陰影暫時拋到了一邊,嘶吼著沖向了羅非。

此時,莫南衝過去就要幫忙,畢竟光頭剛一伙人太多了,他怕男人不是對手!

然而,就在莫南剛抓住了一個小弟要動手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完全讓他驚呆了。

只見那男人迎著光頭剛的重拳,一拳將光頭剛的重拳懟了回去!光頭剛的骨頭髮出了凄厲的扭曲聲,整條胳膊都耷拉了下來!

「嗷!」光頭剛慘叫著趔趄了幾步!

男人繼而衝過去,又是一記重腿掃在了光頭剛的雙腿上!

光頭剛的雙腿比男人的腿幾乎粗了一倍,但卻被瞬間踢的斷裂,整個人飛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雙眼翻白,暈死了過去!

眾人看到光頭剛也倒下了,頓時嚇得退避三舍,誰也不敢衝上來送死了。

而此時,莫南手中的小弟更是誇張,居然躺在了地上裝死,也讓莫南哭笑不得。

不遠處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