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是我堅定的兄弟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是我堅定的兄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雄風集團的成員絕大多數都已經離開了,興盛集團的人也走了。今天的非凡集團分公司很熱鬧,大批量的人員流動堪稱盛況空前。

陳成和陳功這兩根牆頭草也哭著拎著自己的東西走出了分公司。而後他們接到了師奇的通知,師奇告訴他們,永遠都不要踏入雄風集團的大門一步,永遠!

此時,會議廳里唯一沒有離開的,也只是柳蘭一個人了。

柳蘭上下打量了羅非幾眼後,不由微微點頭:「很好。」

羅非淡然一笑道:「柳總還有情緒一起吃頓工作餐嗎?」

柳蘭笑道:「如果是出於個人的情感上,我願意。不過,我現在的立場代表了雄風集團,真不好意思。有機會再說吧!」

柳蘭說完,突然間伸出手,狠狠地捏住了林若心的小臉蛋:「死丫頭,看到姐姐也不打招呼,欠揍了是吧?」

林若心撅著小嘴,很不滿意的說道:「那你剛才不幫我們說一句話?」

「呵呵,有這麼厲害的傢伙在,我什麼都不用說。」柳蘭望著羅非,意味深長的說道。

「嘿嘿,這倒是!」

柳蘭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羅非的身上,道:「江煌董事長向你們兩位問好。」

林若心剛說出「江煌」二字的時候,林若心頓時臉色驟變,冷漠的說道:「別跟我提他。」

柳蘭帶著迷之笑容,轉身走出了會議廳。

此時,羅非望著眼前為數不多的自己人,不由失笑了。這些人都是經理,但是數量很少,不足剛才到會的一半,所以剛才的彈劾案如果真的觸發的話,羅非就要被冤死了。

羅非沖著他們微微點頭道:「好好做吧。下個月我會給你們增添幾個新項目,讓你們賺更多的錢。」

眾人頓時歡呼雀躍。

羅非的目光繼而轉向了佟靈:「靈兒,把該提升的員工們都提上來吧。這件事交給你和偉業去做。另外……你和若心好好敘敘舊吧。」

羅非的最後一句話很顯然戳中了佟靈的淚點。

佟靈一把抱住了林若心,痛哭流涕:「三年前你幹嘛去了啊?幹嘛把我一個人扔在雄風?我恨你!我恨你!」

林若心也是一陣傷感,她緊緊地抱住了佟靈,充滿了歉意的說道:「對不起,我再也不會這麼做了!求求你原諒我!」

羅非不由嘆了口氣,他拍了拍張偉業的肩膀說道:「走,讓她們繼續哭,咱們出去喝一杯。」

張偉業深深點頭:「好,我有很多話要對非哥說呢!」

……

香江下起了濛濛細雨,頗有些詩情畫意。

羅非找了個西餐廳,和張偉業喝起了紅酒。

一杯下肚,白面書生的臉上有些泛紅。他望著羅非,不由自主的豎起了大拇指。

羅非無奈的笑了笑道:「你有事對我說。不過我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張偉業微微一愣,頓時苦笑道:「靈兒一直都覺得非哥有大智慧,果然不假。」

「偉業,直說吧,你有什麼事?」羅非的心中突然襲來了一絲隱憂。

「非哥,我想辭職。」張偉業不由嘆了口氣,「請您批准。」

羅非眉頭緊皺:「為什麼?」

「因為靈兒。我愛靈兒,但靈兒喜歡的是你非哥。我承認我只是一個普通男人,我做不到那麼洒脫。看著她喜歡你的都已經高出了她期望達到了的程度,我覺得我越來越沒有競爭力了。我做不到淡然,所以,我選擇離開。」

羅非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非哥,謝謝你對我的栽培。其實這一個月以來,我從你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你看人非常准,幾乎看不錯任何人。而且,你當機立斷,做事該狠的時候能狠下心來。相比之下,我比較優柔寡斷。」張偉業嘆道,「非哥,好好照顧靈兒吧,謝謝您。」

張偉業起身就要走。其實他想這件事已經很久了。今天親自目睹了一場波瀾壯闊的大反擊之後,張偉業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具備被佟靈看上的可能性了。

羅非太優秀了,自從他來了之後,就變成了佟靈憧憬的對象。而相比之下,張偉業太渺小了。

只是,張偉業很釋然,只覺自己一下子放鬆了許多,終於可以去放下包袱,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了。

然而,羅非卻在這一刻突然間按住他的手:「偉業,回天陽島吧!」

張偉業不由一愣:「是啊,我是要回天陽島。那是我的家,也是靈兒的第二故鄉。」

「不,我的意思是,回天陽島幫我好不好?」羅非誠懇的說道,「偉業,我在分公司時間不長,跟你接觸的時間更不長。我甚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成了你的情敵了。但是我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強扭的瓜不甜。我和靈兒現在真的沒什麼。可是,你和靈兒……似乎也看不到希望。」

「是的。所以,我不想留在這裡了。」張偉業神情黯淡的說道,「非哥,你讓我走吧。」

「偉業,能不能去天陽島幫我?非凡集團要在天陽成立分公司。我們需要一位最好的法律顧問,當然,也是總公司的法律顧問。」

現如今,張偉業只是香江分公司的法律顧問,他在分公司掛的是大部門經理的職務。可如果成為了總公司的法律顧問,那麼就完全不同了,他的待遇相當於總部的部門經理!換言之,他將和丁薇平起平坐。

「非哥,我何德何能?我怎麼有資格去做非凡集團總部的法律顧問!」張偉業說著說著,眼眶已經潮濕了。

「我說你有資格,你就是有資格。」羅非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