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好快啊!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好快啊!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走進了集結地的後院,一道倩影出現在了羅非的視線中。她背對著羅非,一襲月色的長髮給人帶來了一種魅惑的感覺,而身材則玲瓏剔透之中,帶著拉丁美女特有的挺翹。

羅非頓時眉心一皺,快步走過去問道:「月姐,你怎麼來了?」

「我主動請戰的。」月亮恬然一笑道,「怎麼,不歡迎?」

「怎麼會呢?」羅非並不傻,大概能對月亮的到來猜測出一二。

並不是雷先生主動讓月亮過來督戰的,肯定是月亮想來撈外快了。

雷先生對月亮的確投入了很多感情,但是在金錢上是非常摳門的。按道理說已經把月亮視為了自己的女人的雷,應該給月亮一些股份和更多分紅的。可是,顯然沒有。

羅非沖著月亮深深點頭,道:「求之不得。」

月亮的笑容頓時變得格外甜美。

……

出發了。

眾人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鹿市方向前進。

阿姆市是橙衣幫的大本營,但是鹿市才擁有鹿市最大的海港。因為鹿市碼頭極多,所以橙衣幫經常利用這一點進行各種非法交易。特別是最近幾日,橙衣幫的交易量越來越大,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

虎王親自開著車帶著羅非和月亮一起前行。

在半路上,月亮的目光偷偷地落在了羅非的臉上。

月亮20歲出頭的時候就跟了雷,如今而有將近10年了。而10年前的羅非才剛剛進入獵殺者訓練營不久。那時候,月亮第一眼見到羅非的時候就很喜歡他了。

13歲的羅非相貌已經很英俊,加上在獵手已經訓練營了兩年的時間,眼神中帶著一種異於常人的氣質。

而月亮也從來沒有說過羅非一句壞話。近10年來,兩個人一直保持著非常良好的關係。

而10年過去,羅非越發成熟,相貌更是讓月亮傾倒。所以,聯想起自己近10年來如同守寡一般的經歷,她不由微微嘆了口氣:「年輕真好。」

車上只有羅非和月亮二人。羅非很清楚月亮想要表達什麼。

其實在獵殺者組織中,一直有風傳,說雷因為練功過度導致走火入魔,早就失去了作為男人的基本能力了。所以月亮和雷只是精神伴侶。但這件事一直無從考證。

聽到月亮的嘆息,羅非的心中一陣暗喜:也許這是一個突破點。

「月姐是不是心情不好?」羅非問道,「現在就咱們兩個人,你大可以說出來的。」

月亮嘆道:「小狼。你說人生是不是苦短?」

「是啊,人生苦短。所以,在拚命工作之餘,也要好好地犒勞自己。否則一輩子就此虛度了。」羅非笑道。

「你說的對。但是一輩子不虛度的又有幾人呢?」月亮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

「月姐,你很苦惱。這種苦惱,源於平時的生活。」羅非淡淡一笑,「我說一句不該說的話吧。表面上看,你比我輕鬆多了。你壓根不需要像我們這些僱傭兵一樣過著刀口舔血的生活。但是相對而言,你的生活非常枯燥,不像我們這樣刺激。」

「是的。你們如果死在了任務中,那就什麼都不用說了。如果還活著,一定會在任務成功之後,好好的慶祝宣洩一番。到時候可以做任何你們想做的事情。甚至可以抱著心愛的人好好的……」月亮說到這,不由面紅耳赤。

羅非很清楚,火候已經到位了。此時,他保持了沉默,卻打開了車子里的音響,放起了輕音樂。音樂的聲音很小,根本傳不到車外,卻可以被月亮聽得很清楚。

這首歌,節奏激昂,正是夜願樂隊的《Iwantmytearsbacck》。

這首歌的表面意思是我要要回我的眼淚。而深層含義,懂得人不多。

月亮精通多國語言,英語自然是小意思,不由自主的跟著哼唱起來:「那些奇蹟、那些驚愕在哪裡?那些我曾度過無眠的夜在哪裡?在歲月帶離我之前,我希望能看見迷失了的自己。年少淚願償,猶趁未老時。」

「別在逝去方追憶,要在愛時長相依。」羅非在月亮唱完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此時,月亮已經無聲淚下。

羅非點到即止,沒有再多說哪怕一句話。

……

白天不堵車的時候,從阿姆等鹿市需要1個小時左右。但現在是夜間,車行的速度更快。羅非等人只用了40多分鐘就已經抵達了鹿市。

在鹿市的碼頭附近。月亮下了車,和虎團的其他成員一邊聊,一邊準備起了槍械。

此時,虎團的成員的目光中露出了一絲鄙夷。

在他們看來,月亮只是雷的女人,一個花架子,什麼都不會。她擺弄槍能擺弄好嗎?

藍虎比自己的兄弟們更會說話,他走過去,大咧咧的笑道:「月姐,需要幫忙嗎?」

此時,月亮已經打開了一把狙擊步槍的槍盒,如同行雲流水一般將裡面的組件安裝好。

「哇!月姐這麼厲害?」

「VSK很難裝的!月姐居然這麼麻利!」

虎團的成員吃驚不已的說道。

藍虎也一陣唏噓,連忙沖著月亮豎起了大拇指:「姐,你太牛了!」

「呵,如果沒有這兩下子,我怎麼會成為獵殺者的二把手呢?」月亮不以為然的說道。

遠端,虎王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微微點頭:「難怪老頭子這麼欣賞她。」

羅非道:「她一直都很厲害,只不過從來不在人前展露。」

虎王淡淡一笑道:「兄弟,她這一次來,是不是來刮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