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一百九十八章 肥狼失戀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肥狼失戀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伸出手,和王彪雙手緊握。

兩個人是老朋友了,幾年前,王彪還在邊境地區執行任務的時候,羅非就幫過他。而王彪到現在都不知道羅非的確切身份,只知道羅非一直都是個嫉惡如仇的男人。

現場,東南亞人的數量雖然不少,可是現場的警力十分密集。而且,他們的武器裝備更先進,戰術素養也非常高,很快就把幾棟樓團團圍住。

只是,這伙匪徒是一夥頑匪,近乎於亡命徒,拚命抵抗,所以戰事一度非常膠著。

可是不知怎的,就在雙方相持不下的時候,對方位於制高點的幾名狙擊手居然先後中槍,死於非命。

王彪是個槍械專家,從槍聲上,立刻判定出了這槍支的出處:「M200……這,這不是咱們的裝備啊!莫非有高人相助?」

此時,王彪的目光轉向了羅非,只見羅非一言不發。王彪的心中有數了。

……

此時,在距離事發現場1600米開外的一座高樓頂層,帶著深色墨鏡的暗狼嘴裡叼著一根火柴梗,悠然道:「狙擊位選的不錯,不過掩體太差,失敗中的失敗!」

暗狼的出現,讓場面被香江特警掌控,王彪的手下無弱兵,不到二十分鐘時間,靠著強大的火力網和默契的配合,很快將幾棟樓里的匪徒全部包圍。

而在羅非的這棟樓中,對方也停止了抵抗,因為……對方的子彈打光了。

王彪身先士卒,自己先沖了過去,一套利索的擒拿術,很快制服了兩名負隅頑抗的歹徒。緊接著,他身後的幾員大將也齊齊動手,防暴盾、槍托一起動手,把其餘的歹徒也打趴下了。

而那個真假難辨的匪首,則被被團團包圍了。

王彪的目光無比的犀利,上下打量了這人一番之後,眉頭都擰成了一股,隨後突然爆發般的綻放開來,道:「好大一條魚啊!老弟,你真是立了大功一件啊!」

可是,王彪剛要靠近,羅非就感覺那個「泰倫德」的眼神不對勁。而且,他的手居然在摸自己的口袋。

羅非的反應何其之快,突然間一把拔出了王彪腿上的匕首,猛然間朝著泰倫德揮了過去,這軍刀以驚人的速度飛馳到對方的右臂上!

鮮血飛濺,對方疼得「嗷」的慘叫了一聲!

此時,凌軒也眼疾手快,一槍打中了對方蠢蠢欲動的左臂上!

兩名特警疾馳而去,一把將對方制住!

其中一個特警撕開了對方的衣服一看,這才驚異的發現,對方的身上居然捆滿了炸藥!

久經大戰的王彪都驚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拍了下羅非的肩膀致謝:「老弟,多謝了!這傢伙太狡猾了!」

可是,就在這一刻,那個泰倫德突然間凄冷的一笑,嘴巴里不知道碎碎念了什麼,上下牙猛然間咬合!

一時間,一股近乎生杏仁的味道從這個泰倫德的嘴巴里散發出來,他的臉一時間扭曲了……

羅非都震驚了,一時間咬牙切齒道:「氰化.鉀!」

兩個特警剛要掰開他的嘴巴,卻已經來不及了,對方早就未雨綢繆,在假牙里放了氰化.鉀,現在已經毒發,死了!

王彪快步走到了泰倫德的身邊,羅非也快步走了過去。

趁著兩個特警卸掉對方身上的炸藥的時候,羅非摸了一把泰倫德的臉,甚至用力拉拽了一番……只可惜,對方並沒有佩戴什麼面具,這就是他的本相。

這人到底是誰?羅非的心中頓時籠上了一層疑團。

……

這一戰,因為有暗狼的暗中幫助,香江特警只有兩人輕傷,其他人安然無恙。至於對方,被擊殺二十二人,被逮捕二十一人,頭目自殺。

王彪命人把這些人全部帶回警局,至於羅非,他也沒有多耽誤他的時間,讓他在現場,由王彪親自為他錄口供。

羅非沒有一句謊話,把事情交待的非常乾淨。至於王彪,他則是做了很大幅度的修改,這倒不是他徇私枉法,而是為了保護羅非,畢竟,羅非現在是自己人了。

完事之後,王彪沖著羅非歉意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這是例行公事。」

「沒關係,彪哥。」

王彪望著羅非,說了幾句耐人尋味的話:「你很不容易,甚至比我們更不容易。以後你做事情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保護自己!我的聯繫方式你有,以後再有什麼事,直接打我的電話。」

羅非深深點頭:「多謝彪哥。」

「別客氣,咱們是自己人。」王彪有些遺憾的說道,「今天很可惜,咱們抓住的這個泰倫德死了,要不然,今天會是大豐收。」

羅非笑道:「來日方長,我覺得這個傢伙不是泰倫德,也和泰倫德有扯不斷的聯繫。泰倫德已經被觸動,撒網吧,準備捕捉。」

「嗯。」

……

在羅非的堅持下,王彪沒有派車送他回去,他自己沿著小路離開,一路被警方的狙擊手掩護著,上了一輛計程車,離開了這片爛尾樓。

目送羅非離開,王彪這才拍著凌軒的肩膀說道:「這是你這輩子結交的最重要的朋友,阿軒。」

凌軒道:「彪哥,我一直很看好這個人。」

「這麼年輕,不但是天州方面的自己人,還是非凡集團的特派專員。這個人,不簡單啊!知道嗎?如果今天沒有他的人火力掩護,咱們沒有這麼快搞定這群頑匪。」

凌軒也是眉頭一皺:「是啊,我聽出了狙擊槍的聲音,似乎有些不同。」

王彪思忖了片刻:「這件事,我不會讓屬下吐露一個字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