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零八章 這句話可能會讓你不

第二百零八章 這句話可能會讓你不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走下樓,羅非發現樓下風景美好,美女們小短裙、小熱褲、白腿暴露,蠻腰妖嬈,頗為驚艷。

羅非伸手一數,整個人都有點hold不住了:「一二三四五,全是小母虎。五四三二一,一起坐灰機。」

話音剛落,羅非這頓打算是挨上了,差點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甘甜、秦霏雨、胡美、鳳凰和林若心都來了,不多不少,正好五個美女。

羅非揉了揉被打得最慘的後背,鬱悶道:「啥情況?天上掉美女呢,怎麼都來了?」

秦霏雨一把捏住了羅非的耳朵:「哥哥偏心!大混蛋!為什麼去意國玩不帶上我們!」

羅非的嘴角都要抽搐了:「去意國……玩?」

甘甜急忙解釋道:「大家悶在天州也沒什麼意思,所以我把她們帶來了。就算是陪你一起出公差吧!」

羅非心頭一暖:謝謝你,明明是我忽悠你,你卻怕我難過,故意把她們帶來陪我。而且馬上就要收網了,這些妹子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天天呆在家裡非憋出病來。還不如跟著他出國玩幾天呢!這件事你想的很周全。

……

下午,羅非和甘甜開車帶著眾人一起前往了香江機場。

他們的身前身後,警方的卡車、貨運車等「有意無意」的如影隨形。對於香江警方來說,可以鬆一口氣了。羅非舉家「遷徙」,等於是給他們減少了不少的任務。

羅非的心裡是很高興的,一路上也綻放出了幸福的笑容。

甘甜看到之後,故意調侃道:「哼哼,某些人的臉啊!就是天氣預報,一時一變!」

羅非沒好氣道:「死者已矣,我總不能一輩子哭喪個臉吧!再說了,他們都是我的兄弟,看見我整天鬱鬱寡歡,肯定得從九泉之下爬上了抽我大耳刮子。所以啊,我必須得樂觀一點!」

胡美在兩個人的身後笑而不語。其實胡美知道內情,這一次狼團的兄弟們全身而退,一個都沒有出事。但是某些事必須要做的完善一點。

……

飛機經過了10多小時的航行之後,羅非等人終於在西島的機場降落。

在這邊接機的,是虎王的左右手藍虎。

藍虎一見到羅非,趕緊走過去接了他的行李,並和羅非的身邊的朋友問好,並邀請他們去家裡住。不過,羅非卻一擺手否掉了這個建議:「他們不去咱家了,酒店我已經訂好了。」

「呃?這樣啊!這多不好意思,真是太照顧不周了!」

林若心也客氣了幾句。

羅非表示要先回家處理一些事情,於是和眾人先告別。他很快上了藍虎的車。

在車上,羅非見到了虎王。一時間,這哥倆緊緊的握住了手。

虎王道:「兄弟,辛苦了。」

羅非搖了搖頭道:「哥,你才辛苦,三更半夜也得麻煩你跑一趟。」

虎王爽朗笑道:「咱們兄弟不說這個!小東是誰?」

羅非知道虎王是故意這麼問的,頓時哈哈一笑,虎王也笑了。

笑過之後,虎王沖著羅非深深鞠躬:「兄弟,謝謝你幫我除掉了明虎,這一次做得天衣無縫。」

「不用客氣,應該的。」羅非淡然道。

明虎是虎團中特別偏向於雷先生的,他如果不死,等於在虎團中安插了一個隱患。但是,虎王又不敢直接除掉他,所以把他拜託給了羅非。羅非藉助毒狼之手將明虎幹掉了。隨後,毒狼向雷作了報告。雷很清楚,這種戰鬥減員在所難免,所以並沒有責怪羅非。

在車上,羅非也把泰倫德城堡里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虎王,虎王都有些唏噓,也有些自慚形穢。因為憑藉目前虎團的能力,根本達不到狼團的程度。

車子在羅家停下來的時候,周圍同樣聚滿了人。別看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多,可是獵殺者的成員毫無睡意,因為他們知道,天狼又回來了!

天狼從不輕易回家,但只要回來,肯定會帶來不少好處。別說是自己的團,就算是其他幾個團也能分到一碗湯水。

過去和羅非梁子很深的鷹王也親自迎接羅非來了,只是,他站在外圍,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沖著他微微點頭。

沒有辦法,天狼現在在雷先生面前正當紅,雷先生都捧著他,他也不敢太造次。

龍王也在,不過也在外圍,同樣沖著他點了點頭。

周圍的氣氛很熱鬧,鳳團的妹子們再次把羅非包圍了,惹得一群人眼紅。

這群人中,不乏新人。不認識羅非的菜鳥甚至還壓低了聲音打聽他呢。

「哥,這人誰啊!看上去好牛逼的樣子!」

「小子,你連他都不認識?他就是你的偶像天狼!」

「卧槽!這麼帥!還有,鳳團那些美女姐姐怎麼都圍著他轉?」

「這就叫牛逼。人家一個人賺得傭金能養活整個一個鳳團,就連鳳凰老大都是他的妞!更別說這些妹子了!」

「我什麼時候才能這麼牛逼啊?」

「你啊?呵呵,你小子好好練吧!」

雖然羅非被眾星捧月,但他自己沒有失去理智,很快就擺了擺手。

鳳團的美女們心領神會,很快就各歸各位了,畢竟她們很清楚,現在的羅非還不能功高蓋主。

不遠處,雷先生和月亮緩緩走來。一時間,眾人山呼萬歲,那感覺就如同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回到了自己的山寨一般。

羅非看到雷先生,頓時快步走過去,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雷先生,我回來了。」

雷先生的臉上難掩笑意,立刻回敬了一個軍禮,道:「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