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是超頂尖級的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是超頂尖級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很快,羅非打開了花田杏的房門,以驚人的速度朝著自己目測到的房間而去。他在房門口用力一踹,一腳踢開了這做工精細的障子,如同迅雷一般衝進去!

此時,三名忍者正在夾攻一個身穿睡衣的中年男人,這男人手握武士刀,極力反抗,可是自身的武力還是差了一點,被逼得連連趔趄。而且,他已經受傷,左肩處浸染了一大片血紅色,臉色都是一片蠟黃!

羅非突然亂入,讓這三個忍者吃驚不已,他們一時間一頭霧水!

可是,三人很快就醒悟過來,面露鄙夷之色。畢竟,他們功夫高深,並不把羅非放在眼裡,只把他當做了一個普通的店夥計而已!

然而,就在他們正要分出一人去對付羅非的時候。羅非突然拋出了腰間的匕首,匕首精準無比的戳透了那人的眉心!

「呃!」這人從喉嚨里發出了最後的悲鳴聲,目瞪口呆的倒在了地上!

「這傢伙!殺了他!」另一個人是忍者們的頭領,他瞬間暴怒,立刻給身邊的同伴下了命令!

一時間,兩個忍者急速奔向了羅非!揮舞起了手中的武士刀!

「小心!」中年人看到情況不對,連忙將自己的寶刀扔向了羅非!

羅非一把接過了中年人的寶刀,連連揮舞!他揮刀的速度快,角度刁,兩個忍者一時間眼花繚亂,根本看不出羅非用的是什麼劍法!

然而,這倆人並不傻,一個沖向前去和羅非對攻,另一個則朝著後方挪動,從手中突然拿出了一枚香瓜形狀的手雷!

然而,就在這一刻,羅非突然間高高躍起,一個非常規的腳踢動作,踢在了正在與自己對攻的這名忍者的刀身上,驚人的力量讓他連連趔趄,而在滯空的情況下,羅非的手中武士刀再度被他當做了暗器使喚,兇狠的扔了出去!

只聽見「撲哧」一聲,這把刀精準無比的沒入了對方的脖頸一時間讓對方的手上停止了動作,就連香瓜手雷也掉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了羅非的身上,一時間錯愕不已:「你是……」

此時,花田杏也衝到了房間里,沖著自己的父親喊道:「爸爸,你受傷了?」

中年人嘴唇緊咬道:「我沒事,杏兒,多虧了這位先生相救!」

此時,羅非的手機又一次發出了震動,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鳳凰發來的信息,上面出現了四個已經被她幹掉的忍者,他們都躺在了樓下花田居外的一部車裡。上面還有一條留言:「處理完畢。」

羅非嘴角微揚:這鬼丫頭,還是不聽話!

收拾好了手機,羅非沖著淡淡一笑,說了一句日語:「樓下尼桑轎車裡還有四個屍體,趕緊處理掉,別給自己惹麻煩。」

花田英男凝視著羅非:「你是……羅非君?」

羅非根本也沒打算隱瞞,立刻摘掉了嘴巴上的面罩,露出了廬山真面目:「大叔,你又欠我一頓飯。」

花田英男打通了一個電話。很快,花田居的其他房間里的保鏢這才反應過來,開始清理死屍,而那個領頭的保鏢則來到了花田英男的身邊,二話不說就跪下了,自己抽起了自己的嘴巴。

花田杏冷冷道:「廢物的行為不是光抽嘴巴就能管用的!滾出去,好好修鍊吧!」

羅非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毒狼調製的獨門秘葯,走到了花田英男的身邊。他利索的撕開對方肩膀上的衣衫,很快灑在了他的傷口上。

花田英男也是一條漢子,好幾厘米深的傷口加上藥粉的刺激,愣是不哼一聲,讓羅非擦好了葯。

之後,花田英男拉住了自己女兒的手,和她一起,朝著羅非彎曲了膝蓋。

羅非卻把他們攙扶了起來:「不必客氣了,花田社長!花田小姐。」

花田英男羞愧不已:「是我無能,讓羅非君見笑了。」

……

花田英男是霓虹國知名的企業家,在全球擁有數百家霓虹料理店,同時還經營了九十家家華夏料理店,同時,他也是霓虹國著名幫派花田社的社長。

這家霓虹國社團的經濟實力是很強的,硬體實力也不弱,在霓虹國的幫派中能躋身前三名。可是相比較他們的敵對社團風魔會,花田社長的手下實力就要遜色的多了。花田社長本人是劍道高手,不過面對窮凶極惡的風魔會忍者,對付一個還行,對付三個只有被殺的命。

羅非之所以對這個人保護有加,是因為為人正派而善良。他是個慈善家,每年都會給華夏捐錢,救助沒有學上的孤兒。前些年華夏川城大地震的時候,他曾經親赴現場,把八千萬華夏幣親自發到了災民手中,甚至比很多在華的托拉斯形態的大公司捐的還要多出幾十倍。

花田英男,盜亦有道,愛屋及烏,儘管華人妻子去世多年,卻仍舊把對妻子的愛毫無保留的轉移到了華夏的身上。

三年前,羅非曾經拒絕雷發出的殺死花田英男的任務,甚至也不允許其他組織內其他人接殺他的任務。

……

望著花田英男,羅非不由嘆道:「我能保護你一次,卻不能每次都保護你。大叔,你好自為之吧!」

花田英男深深點頭:「多謝指教,羅非君對我父女二人的救命之恩,花田英男永生不忘!以後有用得著我花田英男的地方,希望你不要客氣。」

羅非卻擺手道:「我救你是因為你幫過很多華夏人,是我們的朋友。」

花田英男很是感慨:「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如果當初不是我太太,我怎麼會有今天?我幫助華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