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一十七章 拳賽在即!

第二百一十七章 拳賽在即!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甘甜果然也沒有讓他失望,不到半根煙的功夫,她就有所覺悟了:「你未來應該跟他有合作,更確切的說,他對咱們的任務有幫助,對不對?」

羅非露出了非常欣慰的表情:「答得好。」

「這麼說來,非哥,你是故意來夏日群島的。因為你早就知道花田英男會來這裡!」

「是的。」羅非點了點頭。

「可是,你就那麼有把握結識他嗎?」

羅非淡淡一笑道。:「那條藍鰭金槍魚只是一個理由而已,類似的理由,我想到了至少五個。」

「……」甘甜深吸了一口氣,「非哥,我徹底服了你!」

……

羅非和甘甜在海邊跑了一個小時,之後又打了一會兒沙排,出了一身熱汗之後,這才朝著酒店的方向走去。路過花田居的時候,羅非不偏不倚與花田杏迎面而過。

出於對羅非的保護,花田杏什麼都沒說,甚至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直到他走出了很遠之後,她才忍不住回頭望了他一眼,結果發現他早已消失在人海。

「杏兒,是不是有些喜歡他了?」花田英男不知不覺站在了女兒的身邊,調侃道。

花田杏從來不和父親撒謊,也不喜歡撒嬌,可是這一次,她居然傲嬌了:「爸爸,我才沒有呢。」

「呵呵,我家杏兒長大了,有心事了。」花田英男笑道。

花田杏臉色緋紅,喃喃道:「其實像他這樣的男人,應該很討女孩子喜歡吧?」

「應該是吧!」花田英男笑道,「走吧,咱們該回去了。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咱們還會有機會和他見面的。」

……

夏日群島是非常適合人居的地方,這裡的陽光雨露沙灘讓羅非等人流連忘返,不知不覺就住了一周時間。隨後,林若心帶著李晶、秦霏雨、香兒等人暫時回到了天州,羅非則帶著甘甜、鳳凰和狼團的一眾人回到了香江。

此後很長一段日子,香江風平浪靜,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不過在平靜的背後,卻暗藏玄機。

洪天集團的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洛雲天早已走出了荷國的刺殺事件的陰影,開始更加精細的打理自己的大家族,而手下的堂主們奉公守法,同樣賺到盆滿缽溢。

而反觀藍幫,則是「王小二過年」,一天不如一天。因為大三角和荷國的兩條違禁品通道都已經被羅非斬斷,藍幫的非法收入幾乎變成了零。而他們在酒吧、餐飲等業務上競爭力又遠遠不如洪天集團,導致堂主和小弟們越來越窮,就連二強都不得不賣掉了自己的兩處豪宅填補虧空。

終於,兩大幫派的比賽日臨近了。

這一點晚上,洛雲天請羅非等人一起吃完飯的時候,羅非很快步入了正題,問了莫南一句:「阿南,這次的拳賽是什麼規則?」

莫南是洪天幫這邊的拳賽接頭人,關於拳賽的一切細節,他比誰都清楚。

莫南說道:「和澳城拳賽規則是一樣的,都允許帶面具。不過車輪戰從6人變成了3人。」

「也就是說,咱們只要挑出3名高手參戰就行了?」羅非笑問道。

「是的,3個人就行。」莫南給給在座的都倒上了一杯酒,很認真的描述道:「而且規定,比賽只能帶不允許帶拳套,只能帶分指手套。所以,這將是一場真正的搏殺。」

洛雲天也補充道:「而且,這並不是一次單純的兩個幫派之間的較量了,香江幾乎所有的大幫派都會來參加。而且這是一次一年一度的比賽。每年的比賽地點都會更換,一般都是在地下,要麼是倉庫、要麼是碼頭,要麼是地下賭場。門外都會有各大行會的成員嚴格看守。」

莫南說道:「今年也是這樣。只不過今天肯定要比往年都要熱鬧,因為今年會有更多香城的幫會參賽。」

「哦,搞得這麼大?」鳳凰笑道。

「是啊!」洛雲天也笑了,「比賽時間為兩天,冠軍幫派有權向四大幫會中的任何一家索要一個區的地盤,而那個幫會必須答應,否則將會名譽掃地。」

莫南的目光轉向了羅非,躍躍欲試道:「非哥,你覺得我們應該派誰出戰?」

羅非笑道:「不能派你出戰是真的。」

莫南的眼神中難免流露出了一絲失落。

羅非凝視著莫南,不由搖了搖頭:「阿南,咱們是兄弟,我不怕得罪你。我身邊有兩位高手的武功在你之上。而且,藍幫和光輝幫這一次必然是精銳進出。」

莫南雖然鬱悶,卻也只能點頭道:「是啊。泰倫德、火拳、還有陳輝,他們的功夫都比我要高很多。」

羅非微微點頭道:「所以,安排人手的事情交給我吧,怎麼樣,阿南,老洛?」

二人都點了點頭。

第二天,周五晚上九點半,距離拳賽還有半個小時拉開帷幕。此時,香江碼頭最大的一個倉庫——九號倉庫的地下變得非常熱鬧。今天,香江的所有幫派大集結,他們的主要成員都來到了能容納萬人的地下賭場。

賭場里的牌桌已經被撤掉,性感的荷官們換上了服務人員的緊身皮衣,一個個挺胸搖臀,格外誘人。有些混混的手很賤,忍不住摸了她們一把,她們也不生氣,只是嬌嗔的道了一句「討厭」,隨後,她們的胸口中就被塞進了好幾張紅色的鈔票作為補償。

而在賭場外,則是一片靜寂,靜寂的只能聽到大海的聲音。

在一輛看似很普通的黑色大眾轎車的后座上,坐著兩個男人,一個男人個頭不算高,很白凈,身材很健碩,看上去保養得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