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一十九章 命運決定心態

第二百一十九章 命運決定心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蠢貨,你以為同樣的招式對我有用嗎?我可不是黑鳥!

基於對自己實力的自信,陳輝並沒有縮回自己的腿,更是更大力度的砸向了壯漢的腦袋!

眼瞅著壯漢馬上就要中招的時候,只聽見「啪」的一聲!

此刻,眾人的目光都獃滯了,只見壯漢居然用雙手握住了陳輝的腳脖子!

巨鉗一般的力量讓陳輝根本無法將自己的右腿縮回來,而此時,壯漢兇狠的把他的右腿一扭!

「咔嚓!」骨骼斷裂的聲音再次從拳台上發出!

緊接著,陳輝也成了空中飛人,被壯漢直接扔出了拳台!

「轟」的一聲,陳輝摔在了地板上,掙扎都沒有掙扎,就疼暈了過去!

泰倫德大驚失色,連忙衝過去扶起了陳輝!此時,他看到陳輝的右腳的腳腕已經被壯漢強行旋轉了180度!

此時,泰倫德頓時心頭一冷:怎麼會這樣?他和黑鳥明天都沒辦法參賽了!

劉志強和看台上的方天強都倒吸了一口涼氣。www.pashuw.com此時此刻,他們的心跳驟然加速,賽前的一切完美安排此刻都成為了浮雲。本來想在明天的比賽中用光輝幫加藍幫的雙重轟炸整垮羅非和洪天幫,可是沒想到,今天他們卻在小組賽最後一輪遭遇到了如此可怕的敵人!

此時,泰倫德咬牙切齒的跳上了拳台,沖著壯漢揮舞起了拳頭:「小子,我要打死你!」

壯漢頓時虎軀一震,不由搖了搖頭:「你厲害!你最厲害!我不跟你打,我退賽!」

眾目睽睽之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壯漢連續報銷了黑鳥和陳輝之後,居然宣布退賽了!

不僅如此,剃刀幫剩下的二人居然也退出了比賽!

就這樣,在「犧牲」了兩名拳手的情況下,藍幫艱難的殺入了明天的總決賽!

泰倫德幾乎瘋了,跳下拳台沖向了壯漢:「你他媽給我站住!你個懦夫!有本事跟我打啊!」

壯漢冷笑著走遠了:「呵呵,要跟你打的不是我!明天等死吧!」

劉志強和藍幫的幾個堂主連忙拉住了泰倫德。畢竟在拳賽中有這種過激行為是要被取消比賽的,畢竟對方已經認輸了!

「操!羅非你這個混蛋!」看台上,方天強已經識破了壯漢的陰謀,此前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本來打算用在羅非身上的戰術居然被羅非提前用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刻,方天強也感到了羅非的可怕:這個混蛋,居然布局這麼久!剃刀幫的那個壯漢肯定是他的人!不過羅非,你別以為能憑藉這種小伎倆獲勝!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泰倫德和火拳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就在二強氣得咬牙切齒的時候,光輝幫的最後一場比賽也拉開了帷幕!光輝幫對陣虎豹幫!

此時,作為光輝幫教練的葉輝毫不遲疑的派上了自己的心腹,即銅樓區的堂主,隨後又安排了另一名心腹打二號位,三號位才是火拳。

葉輝對自己這樣的安排很滿意:「呵呵,這樣一來,後面就很好玩了!」

火拳差點氣得爆血管:你想氣死我嗎?老大,你這排兵布陣不是和藍幫一樣白痴嗎?找死嗎?

更讓火拳大的是,江虎居然第一個上場了!

江虎剛走到拳台上了,就沖著藍幫的方向豎起了中指。一時間惹得藍幫的看台一片噓聲。

「砍死你個混蛋!」

「江虎,你就是一條走狗!快死吧!」

江虎的對面,葉輝的心腹不屑的掃了江虎一樣,道:「喪家犬,知道我是誰嗎?」

「你是個垃圾!」江虎冷笑道。

「等死吧!嘴炮!」

裁判剛宣布比賽開始,江虎餓虎撲食一般沖向了也會的心腹。

對方雖然是被火拳調教出來的,可是根基遠遠沒有江虎紮實,結果不到兩個回合,他的手臂居然被江虎打斷,門牙也被打掉了兩顆,吐著血敗下陣來!

緊接著,江虎又把葉輝的另一個心腹打得體無完膚,甚至當場暈倒。

可是,就在裁判數秒的時候,江虎居然跳出了比賽場地,宣布認輸!

如此一來,在虎豹幫的放水之下,光輝幫也以奇葩的方式進入了四強!

這一刻,別說是葉輝,就連火拳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他憤怒的衝到了江虎的身邊,怒氣沖沖的質問:「你們搞什麼飛機?」

江虎卻悠悠一笑道:「受你的恩人所託,給你留點面子!」

江虎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大聲,唯恐在場的人聽不見似的。

葉輝當然聽到了這句話,一時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疑惑的目光已然落在了火拳的身上。

火拳卻陷入了沉思之中,恩人?難道……天狼要參加比賽?

這個恩人,當然是之前在趁夜色潛入他的病房,餵給他九轉玉蟾丸的暗狼的老大天狼。這個恩情,火拳當然是記得的,要不是那幾顆大補丸,就算他不丟這條命,想要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元氣也是完全不可能的。

不過,不管怎麼說,今天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四個關係複雜的幫會最終都成功的殺入了四強。

藍幫和光輝幫的人地下賭場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十二點。雖然艱難獲勝,但兩幫老大的心情還算不錯。

葉輝沖著劉志強說道:「雖然咱們只剩下兩張王牌,不過兩張王牌都很能打,明天的比賽應該能夠勝利會師決賽吧!」

劉志強也變得謹慎起來,說道:「當然沒問題。只是,明天抽籤,我有些擔心,萬一咱們抽到一起,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