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二十章 滾上來!

第二百二十章 滾上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很快,美女服務生把四個簽放在了一個大玻璃瓶子瓶子里端了過來。主持人剛要讓兩個人抽籤,洛雲天就冷笑道:「這麼抽似乎不太公平,志強兄,你是不是也這麼想的?」

劉志強狠狠地瞪了洛雲天一眼,不由低聲問道:「是你搞的鬼?」

洛雲天淡淡一笑:「這不就是你期望的結果嗎?」

劉志強當然明白洛雲天的意思,頓時爽朗笑道「是啊,英雄所見略同。既然咱們兩勢同水火,我想也沒有必要打內戰了!」

主持人是一個中立幫派的成員,當然明白雙方的想法。而且,當雙方說完話之後,場面上的確也變得非常熱鬧,大家似乎都很贊同這個想法。

於是,主持人向其他幫派請示了,徵得了同意自後,立即改變了規則。他又拿來了一個大瓶子,把藍幫、洪天幫、烈焰幫和光輝幫的四個簽按照陣營分在了兩個瓶子里。劉志強抽裝有洪天幫、烈焰幫的瓶子;洛雲天抽另一個。

此時的洛先生其實也很緊張,手心已經冒汗,因為他知道泰倫德和火拳都非常難對付。唯恐羅非等人不是他的對手。而相比之下,劉志強卻有一種勝券在握的感覺,很快,他們抽出了第一組,結果是——

光輝幫對陣烈焰幫!

如此一來,另一組的情況也就明朗化了,洪天幫將對陣老對手藍幫!

這一刻,羅非心中的第一塊石頭算是落地了。

當洛雲天走下拳台的時候,羅非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洛雲天先生和他擁抱的時候,羅非沖著他低聲道:「現在可以幫甜甜下注了。」

「我知道了。」洛雲天點了點頭之後,突然間一愣,「哎?幫甜甜買?」

「你忘了?我是不賭錢的。」羅非笑道。

「真的差點忘了!好,我這就去!」

隨後,洛先生又擁抱了下自己的兩位好妹妹甘甜和鳳凰,之後才離開。

至於葉輝、劉志強等人,仍舊沒有離開,而是坐在了拳台外觀望。

而與此同時,在賭場外,異動開始出現……

……

半決賽第一場比賽開始了。比賽規則仍舊是車輪戰。

光輝幫這幾年來一直都是火拳一枝獨秀。幾年來,他們靠著分組賽幸運的抽籤和一些人為因素,連續五年殺入決賽,都是靠著火拳一個人贏得了最終冠軍,今年,葉輝當然對火拳很放心。

唯一的不確定因素,就是江虎在之前比賽中說的那句話。火拳的恩人,到底是誰呢?

不過,想太多也沒有用,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看火拳在場上的表現,就能看出他到底是忠是奸。這一點,葉輝很明白。

光輝幫昨天已經被江虎重創了兩人。現在,兩個人都躺在醫院裡掛吊瓶,一個全身多處骨折,一個手臂斷了,他們根本無法參賽,今天的重任自然是落在了火拳的身上。

現在的火拳,充滿了鬥志,士氣昂揚,完全想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很快,他遇到了第一個對手,帶著面具的風狼。

劉志強的眼神一點都不錯,烈焰幫的確和洛雲天關係不淺,因為烈焰幫是沈傾城一手扶持的。這一次,沈傾城的幫派的所有參賽選手都是羅非的人。

剛一上場,風狼的臉上寫滿了淡定,不慌不忙的揚起了右拳。

火拳也沖著風狼微微點頭致意。

很快,鑼聲響起,兩個人戰在了一處。

火拳從沒有跟交過手,可是火拳剛剛揚起拳頭的一剎那,就感覺風狼的步伐和拳法像極了一個人!

是羅非?這傢伙跟羅非是什麼關係?

其實到現在為止,火拳仍舊不知道羅非就是天狼。所以對羅非,他還是充滿了仇恨。看到對方的步伐和羅非如此之像。風狼怎能不暴怒,衝上去就是一連串的攻擊!

火拳的近體快拳不停的揮向風狼,但風狼的閃避非常迅捷,時不時的還會策動反擊,用自己的右手攻擊火拳的左肋!

左肋,是火拳的軟肋。確切的說,是火拳新近生成的軟肋。這是被羅非上次攻擊所致。上一次,羅非差一點就打斷了他的肋骨,造成了他這一側多根肋骨骨裂。

火拳一時間也有些吃驚,看來,對方對他的傷勢調查的非常清楚。

幾次對攻下來,火拳只是一記左腿橫掃掛在了風狼的手臂上,但是因為閆靜和他拉開了距離,因此這一擊沒有掃的很准,對方並不疼痛。

緊接著,雙方展開了拉鋸戰,你來我往,你攻我躲!

火拳是善於打快戰的高手,出拳快准狠,喜歡在短時間內獲勝。可是這一次,風狼偏偏跟他打消耗戰,耗費他的體能,並不全力出擊。

打著打著,火拳的心態就慢慢的發生了變化,變得急躁,出手有些凌亂。

而這個時候,風狼看到時機成熟,突然衝殺過來,又是右手拳照著他軟肋擊打過去!

火拳趕緊護住了自己的肋骨,可是沒成想,對方卻突然變招左手突然照著他的腦門打去!

火拳已經下意識的向後撤了一步,可是對方卻貼身緊逼,愣是把這一拳生硬的按在了他的腦門上!

疼痛感倒是找不到幾分,但是被命中這一拳之後,火拳有些迷茫,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而與此同時,對方居然放棄了攻擊,跳出了擂台,主動認輸了!

此時,場下一陣嘩然……

「靠,搞什麼飛機啊!這傢伙怎麼不打了?」

「是啊,是不是放水啊!什麼玩意啊!」

葉輝先是一頭霧水,緊接著眉頭緊皺,不由狠狠地瞪了場上的火拳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