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二十四章 老天爺都救不了你

第二百二十四章 老天爺都救不了你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此時的二強已經完全癱瘓了,如同行屍走肉一般被特警們帶走了。

沈傾城望著兩個人頹廢的背影,不由凄冷一笑:「呵,老爸,你一世英名,居然死在這兩個豬狗不如的畜生手裡!」

「傾城,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羅非道,「過去的事情不要多想了,往前看!」

沈傾城的臉上終於綻放出了一絲笑容,走過去一把攬住了羅非的手臂,動情地說道:「羅非,我願意為你,放棄所有該放棄的黑暗。從今天開始,我的身份只有兩個,那就是天虹集團的董事長和……你的女人。」

「哦?我可聽到了!羅非的女人很多的,不怕我告密嗎?」藍天明悠然笑道。

「哼,臭老頭,你不怕我殺人滅口嗎?」沈傾城輕哼道。

「哈哈哈!」羅非和藍天明都笑了。

整整一天時間,羅非都在沈傾城的家裡。沈傾城對羅非毫無保留了,她把自己一切的矜持,一切曾經不好意思給羅非的,全都給了,讓羅非整整一天沒有走出她的卧室。

也從今天開始,澳城和香江突然間少了兩個叱吒風雲的頂級幫派。一個是曾經的香江霸主藍幫,另一個是曾經的澳城王者天虹幫。

……

半個月後的一個上午,羅非驅車帶著甘甜一個人出門了。

一路上,甘甜一句話都沒說。

羅非知道她憋著心事,卻沒有問她一句,下了飛機之後帶著她從這邊乘坐計程車,很快來到了香江第一監獄。

第一監獄是羈押重刑犯的地方,死刑、死緩、無期和一些還沒有被判刑的重罪嫌疑犯都關押在這裡。

剛一到這裡,甘甜似乎察覺到了什麼,頓時露出了一絲少女特有的狡黠:「大賤人,你何必多此一舉呢!」

羅非笑道:「走!跟我進去吧,咱們去嘲諷嘲諷他,我可不能讓他清閑。」

甘甜不無擔憂的無奈道:「可是,萬一……」

「放心吧,他該吐的東西都吐出來了,已經沒什麼價值,就等待宣判呢!」羅非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兇狠的光芒,「只是,他沒怎麼受苦。這種混蛋,怎麼能讓他那麼安然的上路呢?他得帶足了懺悔去地獄裡三省己身才對!」

……

雖然泰倫德是被秘密羈押在深城第一監獄的,但這裡的官兵每日仍舊如臨大敵,把泰倫德看守的密不透風。

之前,泰倫德被羅非和甘甜打得幾乎丟了半條命,左小腿和左掌被羅非打成了貫穿傷,而右臂右小腿則被甘甜打斷,他修養至今,外表上的傷是好利索了,可是手腳卻遠遠不如原先那麼有力了。

現在,泰倫德被羅非「特別關照」,住在了私人單間里,每天都是粗糧青菜,吃得十分清淡,養尊處優的身體倒是比以前健康多了。

現在泰倫德住的房間里,沒有任何危險品,就連吃飯的碗、筷都是塑膠的,沒有牙膏,只有漱口液。最大程度的避免了他自殺的可能。

而實際上,泰倫德死不死已經無所謂了,他的身體上雖然堅挺,但已經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權。現在的他,實際上和行屍走肉沒有任何區別。

現在,不管泰倫德願不願意,只要是羅非想看望他,他就必須出門迎接。

而在他被關押的半個月中,羅非一次也沒來過,因為羅非實在不想見這張醜惡的嘴臉。

恰恰相反,甘甜很想見他,很想看看他現在的醜態。

現在是下午三點半,泰倫德面無表情的被帶入了探視間,隔著一層厚實的鋼化玻璃,泰倫德拖著手銬腳鐐,緩緩的走到了羅非的面前。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羅非,之後往旁邊一掃,看到了一臉冷漠的甘甜。

「呵呵呵,真想不到啊!」泰倫德咧著嘴,露出了一絲想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的笑容,「想不到阿甘的女兒居然來看我了!」

「是啊,來看看你現在的醜態。」甘甜說道,「反省過了沒有?每天晚上有沒有做惡夢?」

「做惡夢?開玩笑!在這裡真的很安逸,每天粗茶淡飯倒是樂得個自在,飯後還能做做復健,聽聽廣播,看看電視,晚上還能洗個澡,過得舒服極了!」泰倫德笑道。

「繼續裝。」羅非冷冷道,「自己照鏡子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吧!眼眶裡全是紅絲,還敢說自己睡得好?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吧?是不是對死亡充滿了恐懼?想沒想過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已經在阿鼻地獄裡架起了油鍋,就等著你下去了?」

泰倫德這種臭名昭著的畜生居然是信佛的,聽到羅非提及阿鼻地獄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噤,立刻凶相畢露:「姓羅的,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恐怕你做鬼都不會做的安穩。」羅非悠悠一笑,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煙,點燃了一根,隨後又把剩下的煙遞給了獄警大哥。

獄警顯然會錯意了,想要拿給泰倫德,卻被甘甜阻止了:「大哥,這是送給你抽的,這種畜生不該抽這麼好的煙。」

羅非又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保溫罐:「大哥,辛苦了!我炖了些補品,和兄弟們一起吃,補補身子吧!監獄裡濕氣有些重。」

保溫罐故意沒蓋嚴,裡面的海鮮散發出的美妙的香味一時間讓泰倫德有些承受不住了。

泰倫德過去曾經吃過苦,但是獨霸一方,坐地稱王之後,他一直錦衣玉食,過著非常奢侈的生活,早已戒不掉了。現在的他,恨不得和鮑魚躺在一個被窩,恨不得抱著魚翅睡覺!

可惜,不能如願了,永遠都不能如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