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二十八章 掛著肩章的惡魔

第二百二十八章 掛著肩章的惡魔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我的好孩子,你總算回來了!」老人頓時老淚縱橫。

月亮沖著羅非說道:「小狼,你過來見見我爺爺!」

羅非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坐在了老人的另一側,用波斯語沖著老人說道:「老人家,你好,我是月亮的朋友。」

從老人嘴角的愕然和隨後的笑容上,羅非能感受到老人家心中的驚喜:「月亮終於有男朋友了。」

月亮倒是十分淡定的說道:「不,他是我弟弟。」

老人居然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道:「放心吧,誰都不會知道他曾經來過這裡。」

左鄰右舍看到月亮回來,很快就張羅了午飯,似乎他們很清楚,月亮這一次來並不會呆太長時間。

諾爾村的飯菜很豐盛,烤羊肉、牛排、各種新鮮的蔬菜應有盡有

羅非胃口大開,這頓飯吃的很舒服。

飯後,月亮果然沒有逗留太久。她小心翼翼的把一張銀行卡遞給了村莊中的村長,耳語了幾句之後,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月亮的身後,一群孩子緊緊跟隨,甚至有個男孩子抱著她的腿不鬆手,掉下了晶瑩而透明的眼淚。

羅非不冷血,恰恰相反,他受不了這樣溫馨的畫面,他的眼眶一陣溫熱,不由自主側過了臉。

月亮則抱著小男孩,勸慰了許久之後才離開。

……

回賈拉德市中心在路上,他們攔了幾輛汽車,卻都不是順路。於是,步行也成為了一種修行。

月亮不無歉意道:「對不起,耽誤你的時間了。」

羅非卻擺手道:「沒關係,我只是覺得咱們在家裡逗留的時間太短了。孩子們很可愛,老人們也很風趣,真想多留下來跟他們住幾天。」

「小狼,你跟我是一路人啊!」月亮的聲音中帶著激動。

「月姐每年需要那麼多的錢,都是為了村莊的太平吧?」羅非問道

「是的。這麼說吧,賈拉德最近幾年經常打仗,可是,諾爾村卻非常太平。」月亮欣慰的說道,「錢在這裡能解決很多問題。」

「可是月姐,這是一種懦弱。」羅非毫不客氣的說道。

「小狼,你……」月亮似乎明白了什麼。她頓時瞪大了眼睛,沖著羅非大吼道,「我不准你這麼做!你不要命了!」

「不好意思,月姐,我殺意已決。」羅非道,「我已經調查那幫畜生很久了。今天要跟他們做個了斷!」

「不!不!不!」月亮的呼吸都變得凝重起來,連忙說道,「不行!你瘋了!你真的發瘋了!你知道他們有多少人嗎?我知道你天狼實力很強,可是那是一個完整的部隊編製啊!小狼!你別犯傻行不行啊!」

羅非的眼神中閃爍出了咄咄逼人的殺意:「月姐,你知道自己無法阻止我的!」

羅非說完,就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幾張已經泛黃的照片,遞到了月亮的手中。

照片是彩色的,年頭並不算長,之所以它會泛黃,是因為不知道有多少次被觸摸過了。

照片上隨處可見殘垣斷壁,甚至殘缺不全的屍體,一群喪心病狂,身著迷彩服的軍人,正在燒殺搶掠。其中一張角度略微有些扭曲的照片上,一個匪徒居然用刺刀挑起了一個嬰兒……

「你,你從哪裡得到的這些照片?」月亮看到這些照片,只覺自己的全身都在顫抖,有一股熾熱的怒火在周身燃燒起來。

「我調查你的時候,在賈拉德得到的。」羅非慢慢地攥緊了拳頭,「我雙手沾滿鮮血,但從來不傷害無辜。這群畜生……觸及了我的底線。他們必須死!」

兩行清淚順著月亮完美的臉蛋上緩緩而落,她不由自主的抱緊了羅非:「這就是你上一次拒絕我投懷送抱的理由嗎?」

羅非微微點頭,道:「月姐,這麼多年來承蒙你的照顧,才讓我活到今天。我心愛的人不曾遭受過這樣的屠殺。但你卻沒有保住自己的家人。這件事,其實已經成了我的心病了。」

「小狼,也只有你才懂我……十年了,我曾經和雷提過三次這件事,他都以各種理由推脫了。小狼,我對他早已寒心。」

「他就不是個真正的男人。」羅非冰冷的說道,「姐,我這一次來,就是為了跟你一起,去手刃這群兔崽子的。一個都不留,全都得死!」

「嗯!我……我願意和你同生共死!」

月亮說完,便迫不及待的踮起了腳尖,而羅非則微微低下了頭……

一個淺吻之後,月亮含笑望著羅非,言語中不乏調侃:「你可是給你的老闆戴了綠帽子。」

「呵,他活該。」羅非悠然一笑,笑容如同往昔一般平靜,但!充斥殺意!

……

一路前行,羅非和月亮越來越接近匪徒們的營地。

月亮突然間感覺情況不太對勁,而這一刻,久經大戰的羅非也發覺到了前方有異常,立刻機警的躲到了路邊,他隨即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柯爾特男用點40手槍,並拉開了安全栓。

月亮讚賞的點了點頭,隨即和羅非順著道路兩旁前行。

這一刻,月亮驚人的被羅非看在了眼中。

這是幾乎不遜於頂尖級男子僱傭兵的速度。月亮的速度飛快不說,行進間的還能走出非常精妙的曲線和折線,而且,她的目光非常犀利,左右環顧無死角。

羅非同樣是如此,只不過,他的速度還是比對方要快了一點。

兩個人從彎曲的山路中一路前行,很快來到了一個峽谷的外圍。

峽谷中槍聲大作,甚至還能感受到山炮和迫擊炮的轟鳴聲。在峽谷的入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