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相由心生

第二百三十四章 相由心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呵!又是這種混蛋!這種混蛋一年到頭我不知道要打發多少個!」林天成冷哼道,「給他們一點錢,打發他們滾蛋!要是不走,你知道該怎麼做!」

林放不由眉頭一皺,道:「天哥,他們說不是為了錢,是為了別的事情。希望和您當面說!」

「和我當面說?他們以為自己是誰?以為我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見嗎?」林天成冷傲的說道。

「天哥,他們看上去,和一般人不太一樣……」林放略帶猶豫的說道,「我感覺,他們有點門道,但我見識太短,看不出來。」

林天成並不是個簡單粗暴的男人,他仔細的思量了一番:「你也不是見識短淺的人了。跟著我這麼多年,應該什麼人都見過了……」

此時,米文麗走了過來,這件事跟她有關,她自然不想迴避:「天成,那就讓他們過來吧!我也看看那幾個人什麼樣子,到底為什麼來找你和我的麻煩!」

林天成沖著林放一擺手:「阿放,讓他們進來吧!」

……

沒多久,羅非帶著林若心、甘甜和鳳凰一起,被林放引領到了別墅中。

林天成過去沒見羅非等人,他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後,也暗自吃驚。畢竟,羅非等人男的帥,女的靚,而且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無法被遮擋住的氣質,並不是一般人。

「坐吧!」林天成說道。

此時,米文麗走過來,親自給羅非等人端來了飲料。

「謝謝你,文麗姐!」林若心沖著米文麗微微點頭。

米文麗也淡淡一笑:「你們幾個長得可真好看。可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我和天成的事情,業內的人其實都知道,何必點破這層窗戶紙,自討沒趣呢?」

米文麗說話很客氣,也是在善意的暗示他們,讓他們服軟,然後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畢竟林天成兩道精通,真想對付他們幾個,簡直太容易了。

林若心淡淡一笑,很快便沖著鳳凰一點頭。

鳳凰心領神會,立刻從包包里拿出了一打相片和一張DV的記錄卡,全部攤在了桌面上。

林天成和米文麗一時間愣住了。

林天成拿起了照片掃了幾眼後,不由眉頭一皺……

照片是昨天拍的,而且,是在徐家公館的別墅區內拍的。清晰度可以證明一切。拍攝的內容是他剛回到徐家公館,在自己別墅門口和米文麗熱情擁吻的照片。

然而,徐家公館,特別是二號區域附近是他的專屬區域,周圍的安保設施極為嚴密,到處都有攝像頭,偷拍的人想要拍出這麼清晰的照片來,簡直不可能做到!

呵呵,碰到大要飯的了!林天成第一個念頭就是這個。他頓時起身,沖著林放說道,「阿放,去給幾位開一張四十萬的支票去!」

林放剛要走,羅非突然說道:「不用四十萬。」

林天成也不是小氣之人,頓時揚聲道:「是啊,四十萬的確太少了。四百萬好了!」

林天成本以為這個數能打發羅非,可沒想到,羅非還是搖了搖頭:「不。」

林天成臉色驟變,頓時冷笑了一聲:「我看你們是找死!」

林放已經明白了林天成的意思,轉身朝著房間外走去,去叫保鏢了。

但就在林放即將走出別墅的那一刻,羅非悠然一笑道:「其實我只是想要47000塊。」

林放頓時停住了腳步。

林天成也是心頭一跳。

老實說,如果羅非開價一兩千萬,他都可以接受。可是,對方只要47000,有零有整,這個套路可太怪了!他過去見都沒見過!這幾個人到底想幹什麼?

「你們……是什麼來頭?你們是什麼意思?」林天成意識到了這一點,頓時眉頭一皺,心裡對羅非等人加了十二分的提防。

羅非淡淡一笑道:「如果我真的要對林先生不利,那就不可能把照片和記錄卡全都交給你們了,早就把消息賣給三角洲地帶的門戶網站了。」

「那你們是什麼意思?」林天成拿起了一根雪茄,不解的問道。

一旁的林放很有眼力,立刻給林天成點燃了雪茄。

「是啊!」米文麗也坐在了林天成的身旁,輕笑道,「幾位朋友,你們到底為什麼來這裡?」

羅非道:「這幾張照片只是敲門磚。我們今天來的目的,是為了蹭林先生一頓飯,順便讓林先生幫忙鑒定幾個杯子的。」

「哦?一頓飯都好說。鑒定幾個杯子?」林天成突然間對羅非等人來了興趣。而且,他的目光也不經意的落在了林若心等人的身上。

年輕而貌美,貌美而膚白、白皙而渾圓飽滿,這樣活力四射的完美嬌軀,哪個男人能夠免俗?

這小子,不一般啊!林天成心中一陣遐想,他怎麼看上去這麼陌生,到底是誰啊?我的仇家?還是……

鳳凰又拿出了一個做工精美的盒子,從裡面取出了四隻高腳杯。

林天成這些年來一直過著近乎奢靡的生活,對於高檔的生活元素一直都十分在行。他拿起了一隻高腳杯,仔細的看了看。

普通玻璃製品色澤暗淡、折光率差、做工粗糙、手感差,甚至部分地方還有氣泡,輕輕敲擊聲音沉悶。

水晶玻璃製品相對普通玻璃製品色澤光亮、折光率強、做工考究、手感好,看上去像水晶做成的,輕輕敲擊有清脆的金屬聲音。含鉛水晶玻璃製品與無鉛水晶玻璃製品相比,要略顯得厚重。

這幾隻杯子雖然是無鉛水晶杯,不過質地很薄,易碎,並不是上品。

「這位老弟,這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