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前所未有的心虛

第二百四十六章 前所未有的心虛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山本直泰氣得直哆嗦,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現場數不清的華夏人都在為花田英男鼓掌。

王志成和侯婧婷的神色一陣黯然,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就在此時,人群中突然傳來了一個嬌羞的女聲:「羅非哥哥!」

人群主動形成了一道分水嶺,讓女孩子跑了進來。

只見這是一個身著白色和服,皮膚細嫩的能捏出水來的小美女,她如同一隻歡快的小鳥,一下子撲倒了羅非的懷裡,將他緊緊抱住:「哥哥,我好想你!」

此時,林倩和白凝霜的臉蛋都紅透了。

林倩撅著小嘴道:「哼,臭非哥,一身桃花債!」

羅非淡然一笑,道:「我來介紹一下吧。這位大叔是我的忘年交,他是霓虹國花田株式會社的董事長,花田英男先生。這位是他的女兒,花田杏小姐。」

林倩滿懷醋意的問道:「和非哥你是什麼關係呢?」

花田杏露出了少女特有的狡黠,道:「很好很好的朋友!」

林倩只覺自己的雙眼在冒火……

此時,山本直泰已經氣得轉身而去了。

侯婧婷連忙追了過去,一把拉住了山本直泰的手,氣呼呼的問道:「你……你不管我了嗎?」

山本直泰氣不打一處來,頓時怒道:「我管不了了!你是死是活,自己看著辦吧!」

侯婧婷暴怒,揚起手甩給了山本直泰一個大嘴巴:「你個混蛋!」

山本直泰的臉上火辣辣的疼,他剛要發作,侯婧婷就已經轉身走遠了。

此時,白凝霜已經悄無聲息的走到了王志成的面前,沖著他冷笑道:「漢奸,你準備何去何從?」

王志成冷哼道:「哼,你們嘴巴上說說有什麼用,我舅舅是不會相信你們的鬼話的!」

白凝霜笑著揚起了自己的手機,道:「真的嗎?」

王志成頓時一驚,旋即暴怒的伸出手去搶白凝霜的手機:「***!死丫頭你找死!」

白凝霜的笑容瞬間凝固,一絲冷酷早已不經意的掛在了她的臉上。她後退了一步,突然間又衝過去,照著王志成的兩腿中間就是一記鐵膝!

「嗷!嗷!」王志成慘叫著,捂著褲襠倒下了。

「活該!死漢奸!」白凝霜冷笑道。

……

中午,花田英男做東,請了羅非等人一起吃飯,而飯店則選在了廣平的花田居。而且,花田杏親自切了生魚片招待自己最喜歡的羅非哥哥。

席間,花田英男端起了酒杯,沖著羅非說道:「小非,非常感謝你的幫助,花田社最近一個多月的凈收入足足比過去一年都要多!」

花田英男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羅非幫他和洛雲天、沈傾城取得了聯繫,三方進行了親密的合作。洪天集團和天虹集團成功在霓虹國的登陸,開了不少酒吧連鎖店,並且還得到了霓虹國的賭場生意。

而反過來,花田株式會社則在華夏開了將近100家料理店,且在澳城的所有賭場擁有10%的股份。

花田英男把三方的合作稱之為夢幻金三角。

羅非淡淡一笑道:「大叔不用這麼客氣,這是晚輩應該做的。再說了,今天的事情,也是您幫我們解的圍。」

「瞧你說的。我想即便我不在,你也能幫自己解圍,你有這樣的實力。」花田英男笑道,「小非,我看兩位小姐也不是外人了。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兩位小姐能不能也幫著小非參謀一下?」

林倩笑道:「什麼事這麼重要啊?我就怕我們給不了什麼太重要的意見啊!」

「這肯定不會。因為二位都是女孩子。」花田英男的目光旋即轉向了花田杏,「杏兒早已到了婚配的年齡,明天將年滿十八歲。小非如果不嫌棄小女,我希望小非能和小女締結百年之好。」

花田杏的小臉蛋一下子紅透了:「爸爸,您說什麼呢?我……」

羅非這個一向淡定沉穩的男人都鬧了個大紅臉:「大叔,這個太突然了吧!」

花田杏望著羅非,雙眼中充滿了期待:「哥哥,那你……喜歡杏兒嗎?」

羅非擺擺手,道:「等等,我想靜靜。」

此時,林倩的臉色非常難看,甚至想要站起身,立刻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可是,她看到羅非非常為難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剛才的想法衝動了。

花田英男懇切的說道:「小非,叔叔的想法很單純,沒有摻加任何雜念。我只是覺得杏兒和你兩情相悅,雖然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感情已經很好了。所以,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覺得你們兩個……」

羅非還是搖了搖頭,道:「我承認我很喜歡杏兒。但是我一直都把杏兒當做自己的妹妹看待,並沒有多想。還有,大叔,我有喜歡的女人了。我知道這樣說很傷人,可是我必須說出來。」

花田杏緩緩地站起身,臉上頓時露出了羞愧難當的表情:「爸爸,您幹嘛要這麼做啊!以後您讓我怎麼和羅非哥哥見面啊!」

花田杏越說越激動,捂著臉哭著跑了出去。

林倩連忙站起身道:「哥哥,我出去一趟!」

白凝霜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連忙站起身跟了出去。

……

此時,羅非不由苦笑道:「大叔,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

花田英男也鬱悶的嘆了口氣道:「難道我真的錯了?」

「大叔,像我這種人,你覺得有可能過早的結婚了嗎?」羅非說完,又立刻糾正道,「不好意思,我剛才的話不嚴謹。我的意思是,大叔你覺得我這種人能是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