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四十八章 米菲

第二百四十八章 米菲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羅非也沒有想太多。自從回到華夏,開始嶄新的生活,羅非更習慣於見招拆招這種隨機應變的方式。因為他覺得這樣做才是最科學的方式。

20多分鐘之後,酒店前台終於給羅非的客房裡打來了電話,客客氣氣的說道:「羅先生,有一位叫林放的先生想見您。他正在一樓飯廳等您。」

「我知道了。」羅非掛斷了電話,不慌不忙的走下了樓。

大概過了一根煙的功夫,羅非才走進了飯廳。

此時,林放正翹著二郎腿坐在了靠窗的椅子上,身旁還坐著一個身穿花襯衫的中年男人。那男人高大,略胖,皮膚黝黑。

羅非信步走過去,不慌不忙的坐在了兩個人的對面。

「呵,羅非,你的架子還挺大!」林放冷笑道,「真以為自己是個大人物嗎?」

中年男人也冷笑了一聲:「姓羅的,在廣平,你就算是條龍,也得爬著走!以後放哥再叫你出來,你再敢這麼怠慢,當心小命不保!」

羅非拿出了一把指甲刀,不慌不忙的剪起了指甲,一雙眼睛也落在了窗外:「春天無限好,可惜有狗叫。會說人話就好好說,不會說,就滾回自己主子的身邊,別在我這添亂!」

中年男人暴怒,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陡然而起,指著羅非罵道:「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敢跟我鐵掌熊這麼說話?」

鐵掌熊,真名熊寧,因為從小練鐵砂掌,拳風很硬,加上人高馬大長得壯,因而得名。他在廣平的江湖上是三巨頭之一,雖然風頭不及另外二人,但也是雄霸一方的狠角色。

羅非上下掃了鐵掌熊一眼,不由嘆了口氣道:「人貴有自知之明,可惜,你沒有。」

鐵掌熊剛要繼續說話,身後突然有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頂在了他的腰上,一個冰冷的男人的聲音很快傳入了他的耳中:「鐵掌熊,是誰給你的勇氣,敢在非哥面前耍威風?」

鐵掌熊側目一看,頓時嚇得臉色驟變,連忙站起身,誠惶誠恐的說道:「南哥,您怎麼來了?」

「再不來,我怕你受傷。」莫南冷笑道。

林放頓時坐不住了,只是剛想站起身,又有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同樣頂在了他的後背上:「老老實實待著!別亂動!」

說話的是一個女人,女人身材高挑卻纖瘦,留著利索的短髮,眼神中充滿了對林放的不屑。

鐵掌熊看到這人,頓時顫聲道:「妹姐,你怎麼也來了?」

妹姐冷笑道:「看你們不爽。我就鬧不明白了,你們有什麼能耐敢來挑釁阿非?腦子進水了嗎?」

林放的額頭上滲出了幾滴冷汗,他強壓著心中的緊張情緒,厲聲道:「別往姓羅的臉上貼金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呵,你是誰都不好使!在廣平還輪不到你們兩個小崽子撒野!」妹姐冷冷道。

林放的心中一陣詫異:我他媽從天海一路跟這廝到台江,這廝不就是個普通的業務員嗎?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牛逼了?難道是我調查有誤?還有,鐵掌熊你他媽搞什麼飛機?你不是廣平的三巨頭嗎?怎麼現在被人家一嚇唬就軟了?

林放怒氣沖沖的瞪著鐵掌熊,想要尋求答案。

鐵掌熊哭喪著臉,囁嚅道:「放哥,還是老實點吧!水火堂和青木會都是洪天幫的分堂,人家月月給洪天幫上供,我又能怎樣?非哥,怪我有眼無珠,請你不要跟我這種小人物計較!」

林放頓時感覺到了心頭一冷:這怎麼回事?廣平三巨頭中的水火堂和青木會怎麼都是洪天幫的堂口?我過去沒聽說過啊!

羅非望著林放那詫異的表情,只覺得有些可笑。

水火堂和青木會的老大和洛雲天的父親關係極好,都是師兄弟。後來三人分別建立了三個幫會。後來,兩個幫會的老大相繼去世,洛雲天一直幫著自己兩位師兄的兒子打理幫會,做了很多又賺錢又合法的生意,所以,兩個幫會的老大早就把洛雲天視為了自己的老大,按月上供。這種事已經持續了兩年了。

現如今,洪天幫氣勢更勝,和廣平的關係也更加密切了。

鐵掌熊雖然廣平的三巨頭之一,但在洪天幫面前也只有俯首稱臣的份。

「羅非,你到底是什麼人?」林放不由咬緊了牙關問道。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羅非站起身,淡淡一笑道,「回去告訴林天成。想跟我合作,就拿出誠意來,不要整這些沒用的。如果想和我作對,也提早拿出態度來,不要含混不清。」

林放的神色黯淡,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接羅非的話。

……

幾分鐘後,林放幾乎是被妹姐扔出了洪天酒店。他灰頭土臉的跑到了一輛黑色轎車裡,很鬱悶的給林天成打了電話:「老大,我失手了。這個羅非到底是什麼人?」

林天成一陣詫異:「阿放,到底怎麼回事?」

林放把剛才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林天成聽完,不由悠然一笑:「呵呵,看來不出我的意料。這個羅非就是天州的羅非。」

林放頓時震驚了:「你說的是那個把香江攪得雞犬不寧的羅非?」

「是啊!也是把丁進搞得在香江活不下去的羅非。」林天成一陣唏噓,「唉,說起來我做事也有點唐突了。那天居然沒看出這一點。算了,算了!阿放,你先從廣平回來吧!我有事跟你商量!」

「好的。我馬上訂機票!」

與此同時,在天海徐家公館內。

「難纏啊。」林天成掛斷了電話,不由嘆了口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