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成全你和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成全你和你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深夜,羅非已經帶著花田杏、林倩、白凝霜和劉南南回到了台江。www.pashuw.com

花田杏、林倩和白凝霜都住在了羅非的家中,而劉南南卻沒有留下。

羅非把劉南南一直送到了別墅門口。

此時,羅非忍不住問道:「恨我嗎?」

劉南南雖然停住了腳步,卻並沒有回頭:「我不恨了。你別忘了,我曾經和你一樣,我知道什麼叫身不由己。」

「南南,留下來不要走。」羅非拉住了劉南南的手。

「不走怎麼行?」劉南南淡淡一笑,「不過要小心的是你,你這邊美女多,我想夜郎盯上你可能性更大。你記住,如果他來了,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我會的。」羅非微微點頭。

「我不信,你這傢伙最會逞強。」

……

送走了劉南南,羅非也回到了家中準備睡了。車馬勞頓並沒有讓羅非感覺過分的疲累,洗了一個澡,羅非的體力已經完全恢復,這也得益於多年來的艱苦鍛煉。

夜深了,羅非突然間從睡夢中驚醒。

窗外,夜黑風高,空氣中透著一股肅殺陰冷的氣息……此外,還有陌生人的味道。

並沒有脫掉衣裝的羅非陡然而起,瞬間打開了窗戶,直接從二樓上縱深而下!

落地的瞬間,羅非居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好身手。」羅非對面的牆壁上,蹲著一個男人,男人的嘴裡發出了略帶沙啞的聲音。

羅非從聲音上就能判斷出這男人的實力不俗,他的聲音雖然有些沙啞,但中氣十足,必然功夫不淺。

「來了?」羅非淡淡一笑。

「哦?聽你的口氣,好像早就知道我來了。」對方悠然一笑道。

「你從台江追到廣平,又從廣平追到了台江。不就是為了我身邊的女孩子嗎,夜郎!」羅非冷冷道。

「哦?居然知道我是誰?看來你也不是一般人了。小子,報上名來吧!」對方慵懶的說道,似乎並沒有把羅非放在眼中。

「等你咽氣之前,我必然會告訴你!」羅非說完,突然間抬起腳來,將地面上的一塊磚頭猛然撩向了夜郎!

夜郎的反應可謂快到了極致,他縱身而起,在磚頭即將近身的一刻避開了羅非的攻擊!

然而就在這一刻,羅非卻已閃電般的速度來到了夜郎的面前,起手又是一記重拳!

夜郎的臉上仍舊掛著迷魅的微笑,突然間身軀一陣顫動,將一股奇怪的氣體釋放開來!

這,是夜郎賴以成名的絕技之一,作為採花高手,又是十大兇器之一,夜郎也有自己的絕招。這一招就是他體內散發出的氣息,極為強烈的雄性荷爾蒙氣息,不但能讓女人色授魂與,即便是男人,也很難抵抗!

眼瞅著羅非中了自己的絕招,夜郎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絲得意,他的雙手瞬間攥成了鷹爪的形狀,朝著羅非的心頭狠狠地掏去:「結束了!」

這一拳即將落在羅非的心頭,只要命中,必然會將羅非的心臟掏出來,這也是夜郎最喜歡的殺人手法之一。

然而,就在夜郎的拳頭已經貼在了羅非身上的時候,羅非突然伸出手,一把握緊了夜郎的手腕,順勢狠狠一扭!

只聽見「咔嚓」一聲,夜郎的右手手腕瞬間被扭斷!

「呃!」劇痛讓夜郎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哼。

而此時,羅非順勢又是狠狠地一腳,將夜郎踢飛了出去!

夜郎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只覺胸口一陣疼痛,猛然間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更是驚愕不已:「你破了我的氣息?」

羅非一步步朝著夜郎走去,一邊走,一邊冷笑道:「你的氣息比起九尾妖狐的氣息還是差的遠。」

「九尾妖狐?」夜郎更不淡定了,「你認識九尾妖狐……九尾妖狐投靠了獵殺者的狼團,難道你是……天狼?」

羅非的嘴角微微勾起:「眼力不錯。」

夜郎連連後退,語氣也變得緩和多了:「天狼!同為十大殺器,何必趕盡殺絕?我一向沒有招惹過你,你……」

「覬覦我的姐妹,就得死。」羅非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夜郎的話,「作為一個男人,得有骨氣!夜郎,死要站著死!」

羅非說完,並不客氣的快速疾馳向了對方!

「我願意歸順你!」夜郎慌忙之下喊了一聲。

沒辦法,夜郎最拿得出手的氣息就是自己的氣息,對付頂尖級高手的時候,夜郎的氣息溢出的時候5秒鐘之內,就是對方喪命之時,這一招百試百靈,從沒有失手過。今天在羅非身上失手,也就意味著自己已經失去了繼續戰鬥的本錢,不投降還能怎樣?

只可惜,一向愛惜人才的羅非並沒有把夜郎視為人才,而是視為了必須要獵殺的畜生!

理由很簡單,因為夜郎做過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這個自16歲開始出道的傢伙縱橫天下將近20年,不知道玷污了多少良家婦女的清白。光是憑這一點,羅非就沒有不殺他的理由!

夜郎看到了羅非眼中殺意,知道求饒已經是無用,他頓時憤然起身,沖著羅非沖了過去,低吼道:「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夜郎說話間朝著羅非狠狠地踢出了一腳。

然而,羅非毫不客氣,直接回敬了一腳!

當兩條腿狠狠地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又是「咔嚓」一聲,夜郎的腿當場骨折,整個人凌空跌飛了出去!

和泰倫德一戰之後,羅非的腿功力提升了一大塊,夜郎這種並不以腿攻見長的傢伙當然承受不住!

而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