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五十章 你放馬過來吧!

第二百五十章 你放馬過來吧!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呵呵,好混蛋的夜郎。真是臨死都要拉一個墊背的!羅非在心中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此時,羅非的視線已經慢慢地模糊了,但他的內心深處很清楚,面前的女孩子是花田杏。

「杏兒,別管我了,出去吧……」

「不!」花田杏堅決的說著,而她嬌柔的雙手已經羅非的上衣脫掉了。

羅非完全無力抵抗,整個人像是被燒著了一般。

「杏兒,別讓我毀了你,你走!走啊!滾!」為了趕走花田杏,羅非甚至在罵她。

然而,就在下一刻,羅非的雙唇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甜味……那,是唇膏的味道。

「哥哥,你趕不走我的。」花田杏微微一笑道,「你知道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十八歲的生日!哥哥,你還沒有送給我生日禮物呢!」

「滾!滾出去!」羅非堅忍著說道。

然而,花田杏仍舊沒有生氣,而是柔聲道:「哥哥,把你自己送給杏兒做禮物吧!」

抵抗,已經是徒勞。或者說,因為夜郎的毒,羅非已經完全沒有力氣抵抗了。那種深入骨髓的灼燒讓羅非的意識已經慢慢地消失了。體內的那個堅固的牢籠卻在被慢慢地開來,裡面的那隻沉睡的野獸已經被喚醒,呼之欲出。

「哥哥,我不會讓你死的。你死了,會很有很多跟著難過的。」花田杏說著,已經解開了自己的腰帶,雪膩的嬌軀完全展露在了羅非的面前。

然而,羅非的雙眼前一陣恍惚,只能看到一個若隱若現的身影而已。

「杏兒……求你……出去……」最後的一刻,羅非還在堅守,然而,信念猶在,神魂卻已迷離。

「哥哥,你是我最好的禮物,永遠都是……」花田杏說完,便慢慢地依偎在了羅非的懷裡。

……

日月輪轉,斗轉星移。

當熾熱的陽光斜射在羅非臉上的時候,他才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此時,羅非的雙眼中全都是眼屎。他很清楚,這是積累了一整夜的心火。

羅非的身邊,昨夜的枕邊人已經不在。他恍然若是的走進了衛生間,卻也沒有看到她的身影。

羅非的心頭微微一沉,不由嘆了口氣。

幾分鐘後,羅非洗漱完畢,走到了一樓客廳。

客廳中,花田杏已經不在,倒是劉南南和林倩、白凝霜一起,正坐在房間里吃早飯。

劉南南和羅非四目相對的時候,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種淡淡的憂愁,這一刻,羅非全明白了。

「吃飯吧!」劉南南說道。

「哦。」

……

羅非和平常一樣,和美女們一邊聊著一邊吃完了飯,可謂不動聲色。飯後,他來到了樓頂,和劉南南見了面。

「昨天晚上,我給你打了電話,是杏兒接的。杏兒說你已經睡著了,我當時沒有多問。」劉南南不由嘆了口氣,「不過當時我已經知道,你出事了。」

「你為什麼不過來?」羅非壓著火問道。

「非哥,我這些年雖然沒有在你們的圈子裡混,但是我相信我比杏兒更了解十大殺器。」劉南南很理智的說道,「我知道你不愛聽,但我必須要說。因為我幫不上忙,那種毒,只有類似杏兒那種女孩子才能解。我解不開的。」

「為什……」羅非自己還沒說完,就明白了劉南南的意思。一時間,羅非攥緊了拳頭,「夜郎這個畜生!」

「非哥,杏兒凌晨四點的時候給我打過電話。她說對不起我。這丫頭真的很聰明,她看出了咱倆的關係。她還說,你是一個最好的男人,沒有之一。你在自己快死的時候都在堅守著自己的信念。非哥,我沒看錯你……」

羅非沒有再說話,只是一把摟住了劉南南。

「非哥,下次再看到杏兒的時候,好好對待人家吧。人家救了你的命。」

「嗯……」羅非微微點頭。

……

今天是周一。身體已經恢復的羅非沒有請假,而是帶著林倩和白凝霜一起去上班了。

劉南南也收拾起了行裝,準備離開台江了。她這一次來本就是為了消滅夜郎,可是她沒有想到,夜郎最終還是死在了羅非的手裡。於是,她可以放鬆心態,回澳國繼續忙碌了。

當羅非的車子停在了江心俱樂部一號別墅的停車位中的手,林樹林居然在這裡等候著他。

看到羅非下車,林樹林連忙走過去,親自幫羅非打開了車門。

羅非沖著林樹林微微點頭,道:「林總,天海國際美食節所有展位都已經賣出。」

林樹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負罪般的微笑,道:「羅董事長,分公司以後就交給你們了。」

羅非笑道:「放心吧,你就安心的去總公司工作吧!」

羅非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雙木集團的KPI制度參考了非凡集團,而非凡集團是以人為本的。雖然說羅非等人的業績都是靠著自己的能力拿下來的,但是因為林樹林是他們的總經理原因,所以也要享受他們的合同中的另一部分屬於他的總經理業績,這樣一來,林樹林必然也會提升自己的職務。

這種制度對於這種公司里的老夥計來說,也是很有幫助的。

然而,林樹林卻搖了搖頭,道:「我決定提前退休了。總公司里勾心鬥角太過嚴重,我不想去了。」

羅非不由一愣。林樹林能說出這種話來,著實讓他感覺到震驚。

林樹林看到羅非的表情有些異樣,不由淡淡一笑道:「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很對不起林倩的爸爸。我和他雖然不是親兄弟,但我們情同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