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五十三章 羅非的撒嬌鬼

第二百五十三章 羅非的撒嬌鬼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火拳的腦門上慢慢地滲出了汗水:「我突然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甘甜走過去拍了拍火拳的肩膀,道:「兄弟,以後好好跟非哥學他的套路吧,這老傢伙最壞了!」

羅非一把攬住了火拳的肩膀,道:「走,進去陪我喝茶!」

火拳的心中頓時一陣溫熱。老實說,自從來到了非凡集團,他才能感受到和過去完全不同的溫暖。葉輝對他虛情假意,把他往死里用,讓他只會覺得自己是葉輝的一條打狗。而羅非等人才真正視他為兄弟。

而且,火拳學會了很多過去根本不可能從葉輝身上學到的東西。

……

來到了副董事長辦公室,一杯溫熱的拉茶,搭配精美的蘇式小點,火拳的心情更加愉悅了,而心中對某些知識的渴求也更迫切。

「哥,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違約金會那麼高?」火拳終於忍不住問道。

羅非淡淡一笑道:「從我進入非凡集團到去年十月份,非凡集團一直挺缺錢的。儘管大生意不斷,但一直缺大錢。有些錢,靠正常渠道很難最快的獲取。可是走邪門歪道,從我和若心這更說不過去。所以,我們得劍走偏鋒,用正確的方式去賺偏門的錢。」

「這麼說……」

「沒錯。」林若心道,「誰跟我是好朋友,誰帶著不良的目的跟我做朋友,我一清二楚。陸晨一直對我心懷不軌,目的只是想泡到我。所以當初陸風集團提出續約的時候,羅非故意要了兩億米刀的違約金。正常情況下,違約金應該只有十分之一。但是,那傢伙色迷心竅,居然親自簽了。於是,我們又有了兩億米刀的資金。」

「錢是挺多的。可是,咱們跟誰合作呢?誰肯繼續幫咱們運貨呢?」火拳鬱悶的問道。

羅非悠然一笑道:「所以在這裡,我非常感謝陸雲董事長的大力支持。兩億米刀,咱們可以自己開闢三條運輸線了!」

甘甜順勢補充道:「你哥哥和意國的克利奧尼家族關係非常好,人家本身就有製造萬噸和十萬噸級貨輪的能力,賣給或者租給咱們,價格肯定是最優惠的。另外,你哥哥和天海的天虹機場的董事長很熟,那人是洛先生的朋友。還有,你哥哥和江南省的天雄集團關係極好,天雄集團的汽車貨運是業內首屈一指的。」

「所以說,兩億米刀我們根本花不完,剩下的可以給員工發福利了。」羅非輕笑道,「所以說,我只恨陸董事長沒有10個侄子給我打。一人給我兩億,十個……」

林若心面無表情的說道:「別無恥了……兩億不少了,還要啥手錶啊!」

「我沒說要手錶,我只說要自行車!」

「……」

一陣調侃後,火拳緩緩起身,沖著眾人行禮後,走到了門外,繼續自己的工作去了。

此時,林若心不由微微嘆了口氣:「羅非,我真的希望你一直留在天海,可是你為了這件事來了,台江那邊萬一出了什麼大事,該怎麼辦?」

羅非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弧度:「放心吧,台江那邊的大風大浪已經平息了。」

……

晚間,孤兒院五人組的聚會。

羅非親自下廚,在廚房裡忙碌起來。

正當羅非切著冷拼的時候,廚房的門開了,林董事長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一把捏住了一塊牛肉。

羅非閃電般的關上了,雙手摟住了林若心的腰。

角度的問題,羅非看不到林若心的臉。此時,林若心又一次閉上了雙眼,任憑羅非火辣的雙唇在她柔嫩的脖頸上留下痕迹。

羅非更加無理,雙手慢慢地沒入了林若心的襯衣里,順著柳腰慢慢而上。

此時,林若心的呼吸已經有些急促:「別這樣……」

羅非沒有住手,而是更加肆虐:「若心,我想你了。」

林若心的嘴唇微微顫動,許久,她握緊了羅非的雙手:「我恨你……」

這個世界上從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羅非知道林若心為什麼恨他。恨,源於他自己。他幾乎把自己所有的熱情都無條件的給了她們幾個。其中給林若心的,應該是最大的一份。

羅非本來就是個有100%熱情的人,卻偏偏把這份熱情又放大了10倍,交給了林若心。

羅非的指尖,滲透著林若心身上的香氣,那股味道讓羅非嗅過,頓時心馳神往,一時間無法自拔。

林若心轉過頭,看到羅非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由調侃道:「見過無數大世面的羅非,也會在我的面前那麼矜持嗎?」

羅非微微低下了頭,湊近了林若心的嬌嫩雙唇。

可偏偏在即將觸碰到的一剎那,中間橫亘了一隻嬌柔而雪白的小手。

「羅非,你知道我想問你什麼嗎?」

林若心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讓羅非停止了動作。他默默無聲的切完了最後的幾片冷拼,繼續忙活其他的菜。

此時,林若心雙手摟著羅非的後背,一言不發,但一張俏臉上寫滿了幸福。

……

幾分鐘之後,林若心才走出了廚房,一人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她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特殊的電話號碼:「喂,杜哥。」

杜哥,即毒狼。現在,他正在天州的秘密實驗室中幫羅非研究一些特殊的葯。

「呃,若心,你找我有事?」

「嗯,進程還順利嗎?」林若心問道。

「嗯,非常順利。」毒狼不假思索道,「就是缺少了四種藥品。以我的能力,兩種搞不到,兩種配製不出來。」

「搞不到的我幫你,配不出來的,交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