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五十八章 巨蟒之災!

第二百五十八章 巨蟒之災!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若心,我有重要的事要處理,先離開幾天,勿念。」給林若心發的信息上,羅非如是寫道。

此時,天海美食節的展會僅僅進行到了第二天凌晨。

羅非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因為他知道,這一趟危險的旅程不能跟任何人提及。

而此時,羅非距離馬賽馬拉已經非常近了。

兩個小時,羅非抵達了馬賽馬拉。

這是被稱之為園中之冠的超大規模公園,橫跨肯國和坦國,總面積4000平方公里,這裡生活著各種野生動物,諸如瞪羚、角馬、獅子、獵豹等等。

而在這片巨大的野生公園之中,也存在著數不清死角,其中最危險的一處就是羅納爾深谷。

相對於4000平方公里的廣闊面積,羅納爾深谷只能算是彈丸之地,總面積也不過3平方公里左右。但就是3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中,卻擁有非常複雜的地形,河流、淺水、沼澤、草原甚至少數沙地,隨處可見各種危險且兇猛的動物。

但是,這裡最兇猛的,還是一種生活在這裡不知道有多少年的人類。

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種族,他們的語言甚至連當地已經與社會相融合的土著都聽不懂。這群人據傳十分兇殘,喜歡以人肉為食。而且,他們極為狡猾,領地意識極強,善於在領地之中布設各種陷阱,而且擁有極為精準的射術,甚至精通近體搏擊。

所以,他們又被稱之為危險的人,即羅納爾人。

那種能讓他們的男性飲用後變得極為強壯的酒且百毒不侵的酒,名為太陽酒。酒的配方是他們的聖物。據說太陽酒的配方和華夏有著很大的關係。但為何會落入羅納爾人的手中,卻無從考證。現在配方據說是供奉羅納爾人部落酋長的手中,成為了本族的神物。

此前,不知道有多少頂尖級高手為了盜取配方潛入羅納爾,但最終死在了那裡。然而,後來人仍舊對盜取配方樂此不疲。於是,羅納爾深谷中又多了數不清的屍骨。

這一天,羅非住在了馬賽馬拉外圍的高級四星級酒店裡,吃著當地可口的香薰瞪羚肉排,喝著朗姆酒,他倒是逍遙自在。

此時,什麼危險對於羅非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知道自己進入羅納爾深谷後,只有兩個結果——生,或者死。

之後,他在床上整整睡了10個小時,睜開眼睛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大量進食肉類,甚至,他創造了自己有史以來的進食記錄。他足足吃掉了14斤肉,而且是高能量的牛肉。

這是羅非每一次出大任務前的習慣,要給自己補足能量。像他這種等級的僱傭兵,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生成了如同駱駝一般的能力,能夠在飽餐一頓之後大量儲備自己的能量,以備應付艱苦的任務。

……

在這一天的下午4點半,吃飽喝足的咯費離開了酒店,直奔羅納爾深谷。

羅納爾深谷外圍,很罕見的出現了防護牆,牆高5米,圍繞住了整個區域,牆壁上隨處寫著警告性的標語,千篇一律之中,充斥著警戒——「請不要踏入羅納爾深谷,那裡是被死神詛咒的地方!」

這裡,沒有任何人看守。但是多年以來,羅納爾人似乎和外界達成了默契,那就是互不侵犯。但是,一旦外人踏入他們的領土,他們為了維護「主權完整」,必然會把他追殺到死。所以這許多年以來,像前任龍王那樣有命活著離開,等到自己毒發身亡的,是極少數。

羅非來到這裡,只是沖著圍牆掃了一眼。緊接著,他朝著後方倒退了幾步,繼而快速衝過去,一躍而起,蹭蹭幾下就翻過了圍牆!

此時已經是晚上6點半,這個時間對於羅納爾人來說,是最安逸的時刻,因為所有人都在沼澤身處的家中進行晚宴。

羅非穿著夜行衣,一步步,沿著沙地,以驚人的速度前行。

羅納爾人非常狡詐,為了保護他們的族中聖物,他們故意埋設了路障和陷阱。而且,在通往太陽酒配方所在的必經之地上,必須要經過沙地、沼澤、淺水所有複雜的地形。而這些地區,都有各種猛獸把守。

羅非沒有準備任何武器。因為對於他來說,自身就是最好的武器。甚至,他根本都沒有攜帶任何現代化的裝備,甚至沒有穿著防彈衣。

因為他知道,這些東西在這種場合的作用幾乎等於0。

……

羅非在沙地上以驚人的速度遊走,或者更確切的說,他已經不是在走,而是在跑,且跑步的時候,動作輕捷的令人難以置信,雙腳只是在沙地上留下了極淺的痕迹。

這便是一種輕功,類似於水上漂,卻遠沒有武俠片中那麼邪乎。但不置可否的是,這種輕功居然輕而易舉的幫助他躲過了第一個陷阱!

更確切一點,他其實已經踩中了陷阱。只是他的速度太快,加上腳步輕盈,陷阱剛剛塌陷的時候,他已經一馬平川的「飛」了過去!

陷阱很深,足足有十多米,且陷阱的底部布滿了尖銳的木樁,放養了致命的毒蛇!這是一個三重陷阱,掉入其中,不管是人還是兇猛的野獸,不摔死,也會被木樁活活插死,即便還是不死,劇毒的眼鏡蛇也會將其毒殺!

呵呵!真夠狠的,這可不是待客之道!羅非在心中暗笑道。

而且,陷阱不是一個,而是接連好幾個。羅非一路前行,只能感覺到身後出現了坍塌的聲音,但是,羅非沒有絲毫猶豫,更沒有回頭!

當坍塌的感覺不再存在的時候,仍舊沒有放鬆警惕的羅非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