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超凡兵王 >第二百六十章 戰友之情

第二百六十章 戰友之情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其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非洲大草原上的太陽終於緩緩的沉入了地平線之下,天色黯淡了。

此時,靜謐的沼澤地中,耳朵可以聽到的,是鱷魚們吞咽食物的聲音。咔咔作響,令人毛骨悚然。

兩道黑影以驚人的速度穿越了沼澤地,來到了羅納爾人最大的一個茅草屋下。

茅草屋的前方,羅納爾人點燃了篝火,載歌載舞。而茅草屋後,兩個人屏氣凝神,大氣不敢喘。

羅非無法從正門而去,他手持著崔琳娜的軍刀,精巧的、緩緩的,利用篝火發出的聲音和對方跳舞歡呼的聲音為掩護,慢慢的割開了稻草屋的後門。

隨後,羅非先一步進入了稻草屋。

屋中同樣燈火通明,精明且狡詐的羅納爾人,也有大意的一面。他們依仗著毒蛇、巨蟒、猛獸和鱷魚四道屏障,自以為天下無敵,於是很不以為然的把太陽酒的配方放在了這巨大茅草屋的中心位置,和他們供奉的神靈放在了一起,而配方就斜插在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木樁的中心。

頂尖級獵食者的第六感告訴羅非,這裡沒有危險。現在,只需要拔出這把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全身而退。

於是,羅非出手了。他快步走過去,一把捏住了配方的羊皮卷。

古樸,質地甚至有些粗糙,邊角都已經泛黃。看得出,這東西已經被擺在這裡很久很久了。

羅非只是用力拔了一下,卻並沒有把羊皮卷拔出來。然而,就是因為他狠狠拔了這一下,卻意外陡生。羊皮卷斜插的木樁上發出了一種詭異的聲音,一時間驚動了稻草屋外的人!

羅非剛要閃躲,卻已經來不及了,數個皮膚黝黑的羅納爾人以驚人的速度衝進了稻草屋。

而後,只聽見屋外傳來了幾個羅納爾人的暴怒的叫聲,崔琳娜也被他們從後門切開的縫隙中趕了進來,驅趕到了羅非的身邊。

此時,羅非發現崔琳娜的後背上已經中了一支箭。她臉色蠟黃,氣息都不是很順暢了!

羅非暴怒,正要動手,前方卻走來了一個白髮蒼蒼的羅納爾老者。他上下打量著這倆人,嘴巴里不知道說了什麼,隨後用自己的手杖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羊皮卷。

羅非望著周圍一個個凶相畢露的羅納爾,知道自己想要動手,未必能全身而退,倒不是自己打不過他們,而是因為對方手中都緊握著短弓,一旦交手,人家亂箭齊發,不被射死也會被毒死!

崔琳娜氣息很微弱,喃喃道:「羅非,幫我照顧好……我姐姐……」

羅非咬牙切齒:「別廢話!你不能死!咱們都不能死!」

此時的羅非,也許是因為太過於擔心崔琳娜了,頭腦反而更靈光了。從羅納爾老者那不置可否的目光和暗示中,他似乎看出了什麼——拔出羊皮卷,他們能活!不拔出羊皮卷,他們會死。

羅非的目光很快轉向了羊皮卷,這才發現,羊皮卷是包裹在一把短劍的外面!而這把劍深深嵌入了木樁,形成了一定的角度。

羅非剛才的力道已經很大了,之所以沒有拔出來,其實並不是因為這把劍插得太深,而是因為斜插的角度有學問。所以以羅非隨便一個角度去拔,自然拔不出來。

看著崔琳娜那越發慘白的臉色,羅非知道自己耽誤不起時間了,他以最快的速度仔仔細細看了一眼這把劍斜插的位置,最終伸出了手,緊握住了這把短劍

此時,崔琳娜已經體力不支,緩緩的癱軟在了地上。

羅非凝視著木樁,卻沖著她說道:「琳娜,等咱們脫險之後,你想吃什麼,喝什麼,玩什麼?」

崔琳娜露出了自認為是生平中最後的一抹微笑,道:「我想吃麻婆豆腐,想喝老白乾,想……找個好男人……」

聽到這裡,羅非的眼眶一陣發熱……他本和崔琳娜沒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崔琳娜卻為了他身中劇毒……但即便是崔琳娜已經毒發的時候,她仍舊那麼樂觀,甚至,有些小小的邪惡。

「別他媽胡說!你死不了!」

說話間,羅非抓住了劍柄,他朝著偏左35度左右,慢慢的、慢慢的……一點點的拔出了這把劍。

一時間,在場之人全都驚呆了……無一例外。

羅納爾人的目光緊緊的注視著羅非,隨後居然扔掉了武器,沖著他大聲叫了起來。但是,他們說的是什麼,羅非並不清楚。羅非緊握著手中劍,兇狠的指向了白髮老者:「解藥!快拿解藥!」

羅非怕老者聽不懂,立刻一把扶起了崔琳娜,指著她肩膀上的箭,隨後又比劃著喝葯的樣子。

老者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居然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小布包,遞給了羅非,語出驚人:「一半餵給她吃,一半外敷。快一點,再晚就來不及了!」

羅非震驚了,老者說的並不是羅納爾人的語言,而是標準的不能再標準的華夏語。這個老者,到底是什麼人?

羅非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立刻打開藥包,拿出水壺,把一半藥粉喝著水含在了自己的嘴裡,隨後掰開了崔琳娜的嘴,嘴對嘴餵給了她。

這種常識,羅非還是有的。這個時候,崔琳娜已經近乎瀕死,嘴巴是死死的不容易撬開,只能用這種方式喂葯。

果不其然,崔琳娜還是艱難的喝了下去。

羅非緊接著拔出了毒箭,隨後給崔琳娜的傷口敷上了葯。

這時,幾個羅納爾女人走了過來。

白髮老者虔誠地說道:「放心吧,我們不會傷害她的!讓她在我們的房子里好好睡